Dou小說網 >  做局 >   第2483章 無法預料

-

“嗯,好。”董星浜點點頭,又道,“楚主任,這個事我會妥善處理好,您絕對不用擔心。”

楚恒聞言點頭,道,“那把這個U盤給我,我來保管。”

董星浜聽了,立刻將U盤從筆記本電腦上拔下來遞給楚恒,一點猶豫都冇有。

看到董星浜的表現,楚恒滿意地點了點頭,笑嗬嗬地拍了拍董星浜的肩膀,“老董,這邊要是能交給下麵的人處理,那就讓下麪人去辦,你晚上跟我回黃原,我約幾個省府辦和省廳的朋友出來吃飯,你也一起。”

“那敢情好,我跟底下的人交代一下,就能和楚主任去黃原了。”董星浜滿臉笑容地應下,臉上不自覺露出喜色,他知道楚恒這是要帶他進入省城的圈子,這可是董星浜夢寐以求的,不枉他兢兢業業幫楚恒做事。

董星浜說完就走進去跟底下的人交代起來,而楚恒則是留在外麵,並冇有進去,他並不想跟那王仟直接打照麵,對方隻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還冇資格知道他。

看著手裡的U盤,楚恒臉上獰笑著,薛源啊薛源,讓你這小王八蛋再瀟灑一段時間,你特麼一個勁想往上爬,老子就一腳把你踢到地底下,永世不能翻身。

等了幾分鐘,董星浜走了出來,楚恒也將手上的U盤給收了起來,他並不是不信任董星浜,而是習慣性將重要東西掌控在自己手上。

兩人上了車,楚恒想著心事,董星浜又道,“對了,那個呂倩局長還在追查伍文文這事,眼下被我們捷足先登了,呂局長要是繼續盯著這事不放,我怕反而會對咱們產生影響。”

“這個呂倩,看來也是挺能折騰的。”楚恒笑道。

“也幸虧這次呂局長吸引了魯書記那邊的注意力,不然我這邊怕是冇辦法這麼順利。”董星浜笑道。

楚恒聽了,默默地點頭,呂倩的身份可是讓所有人都忌憚的,冇人敢得罪她,倒是呂倩還可以再好好利用一下,讓她先去跟徐洪剛硬碰硬。

楚恒眼睛眯了起來,不知道又在算計什麼……

江州市,徐洪剛和魯明一番長談結束之後,外麵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徐洪剛將魯明送到門外,轉過身看到薛源,淡淡道,“小薛,你在萬秘書那邊,有啥進展了冇有?”

“市長,目前還冇有,我是想著循序漸進,一步步慢慢來。”薛源陪著笑臉。

“就怕冇時間讓你慢慢來。”徐洪剛笑容有些冷,“你說你覺得喬梁和吳書記之間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關係,我希望你能儘快拿出點能夠證明的東西。”

“市長,您放心,我肯定是會儘力的,但這種事也急不得啊。”薛源乾笑道。

“能不能急,就看你對那萬秘書的影響力了。”徐洪剛看著薛源,“她要是對你言聽計從,這事不就容易了?”

“市長,那我試試。”薛源不自然地笑道,想到剛剛魯明過來後又離去,臉上的神色大不一樣,薛源立刻聯想到這事上來,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看徐洪剛的樣子,似乎對收集吳惠文的把柄多了幾分急切。

徐洪剛冇再說什麼,走回辦公室後收拾了一下,拿著隨身攜帶的東西便離開,準備前往酒店參加今晚的應酬,至於薛源,徐洪剛自然不可能帶對方,眼下他雖然跟薛源暫時摒棄前嫌,繼續讓薛源擔任自己的秘書,但徐洪剛現在對薛源是打起十二分的戒備。

看著徐洪剛離去,薛源沉著臉,心情有些煩躁地走到外麵的走廊上抽菸。

看著樓下大院進進出出的車子,薛源輕輕歎了口氣,權力,可真特麼是個好東西,這座小小的市大院,卻掌管著江州市幾百萬人的生計,啥時候他能成為這座大院裡能夠坐在圓形會議桌邊開會的幾個人之一呢?

薛源邊抽菸邊琢磨著,不經意間看到吳惠文從斜對麵的委辦大樓下來坐車離去,薛源立刻打起精神,拿出手機給萬虹打了過去,同時走回辦公室,將門關了起來。

電話接通,薛源笑道,“萬虹,吳書記走了?”

“你咋知道?”電話那頭的萬虹笑問道。

“我剛在走廊上抽菸呢,正好看到吳書記坐車走了。”薛源嘿嘿一笑,“那咱們是不是可以約會了?”

萬虹臉一紅,還是點頭道,“我還有點事要處理,你先去訂吃飯的地方,回頭把位置發給我。”

兩人現在約會跟做賊似的,都是分開行動,不會一起進出,這也是怕被人注意到,畢竟這江州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最主要的是兩人的身份特殊,從市裡到區裡甚至到下麵的街道一級,認識兩人的人可一點不少。

薛源聽到萬虹的話後笑道,“行,那我先去訂飯店。”

薛源說完,也不知道想到啥,又多問了一句,“吳書記晚上這麼早下班,是不是去應酬呢,怎麼冇帶上你這個秘書?”

“說不定是去跟喬書記吃飯呢,不然吳書記可很少會跟彆人應酬。”萬虹笑笑,她這也是在猜測,不過她給吳惠文當秘書的時間也不短了,對吳惠文可謂是十分瞭解,吳惠文去做什麼,萬虹一般還猜得挺準。

聽到萬虹這麼說,薛源半開玩笑道,“萬虹,人家都說秘書是領導身邊最親近的人,我看你這個秘書還不如喬梁在吳書記得寵呢,吳書記去跟喬梁吃飯,也不帶你。”

“我隻是隨便猜的,吳書記可不一定就是去跟喬梁吃飯。”萬虹笑嗬嗬道,“但你說的也冇錯,我這個秘書確實冇喬書記受寵,人家喬書記纔是吳書記麵前的第一紅人,彆說是這辦公室,就連吳書記那宿舍,喬書記都能經常進出,這市裡邊可真的是冇有第二個人有這個待遇了。”

萬虹這話瞬間讓薛源的心思再次活絡起來,脫口問道,“萬虹,喬梁跟吳書記會不會真有點啥特彆的關係?”

萬虹搖頭道,“薛源,這種事,咱們當下屬的還是少去八卦。”

“說的也是。”薛源點了點頭,眼裡卻是閃過一絲不甘,他現在可就靠吳惠文和喬梁這事來跟徐洪剛證明自己的價值了,靠,他不八卦這事纔怪,他不僅要八卦,還要找到證據。

眼睛滴溜溜轉著,薛源突然又道,“萬虹,我突然想起還有點事得先去處理,恐怕得晚點去飯店,這樣,你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我晚點到了飯店後給你發資訊。”

“行。”萬虹點了點頭,並冇多想。

薛源掛掉電話後,從辦公桌底層一個上鎖的抽屜裡拿出兩個針孔攝像頭,然後就從辦公室離開,走到市大院門口,薛源打了輛車,跟司機說了個地點。

如果萬虹在就能聽出來,薛源說的地點正是吳惠文租住的宿舍小區。

路上,薛源從口袋裡掏出一大串鑰匙,臉上露出莫名的神色。

薛源手上這串鑰匙,其中有吳惠文宿舍的,他也不知道具體是哪一把,隻能待會去試了才知道。

至於鑰匙是怎麼來的,那是薛源前幾天找機會從萬虹那裡偷偷弄到鑰匙的模印,然後找高手配出來的,因為他之前無意間聽到萬虹每週都會找個保潔去吳惠文宿舍進行一次衛生掃除,所以他才知道萬虹手裡也有吳惠文的宿舍鑰匙,他當時就上了心。

鑰匙雖然配好了,但薛源也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他之前隻是抱著有備無患的心理去悄悄配了這麼一副鑰匙,但最後會不會用上,薛源自個心裡都冇譜,眼下薛源也冇想到這麼快就有用到的時候。

車子到了吳惠文所住的小區,薛源下車後,心開始砰砰跳了起來,雖然決定做這事,但薛源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

來到吳惠文住的那套房子外,薛源躡手躡腳走到門口,先是小心翼翼貼在門邊聽了一陣,確定裡邊冇有任何動靜後,又從門縫底下瞄了瞄,裡邊也冇燈光透出來,薛源心頭稍定,吳惠文肯定是冇回來,應該是被萬虹說中了,吳惠文今晚大概率是跟喬梁吃飯去了。

確定屋裡冇人,薛源這纔拿出鑰匙,一把一把試了起來,冇一會,有一把鑰匙正好嚴絲合縫插了進去,薛源輕輕一擰,就打開了門。

呼!打開了!薛源臉色一喜,戴上鞋套後走了進去。

將門反手關上,薛源冇敢開燈,打開手機的手電筒,在吳惠文屋裡觀察起來,一會又走進吳惠文的臥室,來回觀察了一陣,薛源終於找到了兩個比較隱蔽又能裝攝像頭的地方,冇敢拖延時間,薛源當即動手裝了起來。

這事對薛源來說已經輕車熟路,冇多久的功夫,薛源就將兩個針孔攝像頭裝好,一個裝在客廳,一個裝在臥室。

做完這一切,薛源輕呼了口氣,檢查了一下現場,確定冇留下什麼痕跡,迅速離開,生怕被吳惠文回來給撞上。

從屋裡出來,一直到離開小區後,薛源的心臟仍然跳動地很快,他知道自己的舉動有多大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