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樣,維夙遙一掌拍打在孫不同的手腕上,以此搓開孫不同的強襲。

孫不同見狀嗤之一笑,他的掌勁,可不是區區極峰武者能化解。就算維夙遙橫截打中他手腕,他依舊能灌注內勁,強勢拍下一掌。

不出意外的話,孫不同能用蠻勁,一力降十會,狠狠打在維夙遙心口。

孫不同彷彿能看見,維夙遙捱了他一掌,踉蹌後退、唇溢鮮血的可憐模樣。

這不能怪他辣手摧花,要怪就怪維夙遙自己有眼無珠,心甘情願委身給一個徒有虛名的廢材。

聚集在南賢莊的江湖門派代表,尤其是南境門派的武者,他們目睹孫不同和維夙遙針尖對麥芒,心底都等著看維夙遙的笑話。

他們預測的結果,和孫不同腦子裡想到的結果,幾乎大同小異,都是維夙遙狼狽不堪的敗下陣。

畢竟在南境武者的常識裡,極峰武者和榮光武尊過招,就是蜉蝣撼樹,以卵擊石。

誠然,孫不同和維夙遙力拚一擊的結果,卻令包括白半邪在內的所有南境武者大跌眼鏡。

孫不同本想用蠻勁,一力降十會,以排山倒海的內力壓誇維夙遙。

誰料到,維夙遙眼明手快,一巧破千斤,手掌先緊貼孫不同手腕,隨即如蛇柔韌往上攀延,抵在孫不同的胳膊肘內側,指尖輕輕一發力。

孫不同筆直的胳膊馬上彎了……

緊接著,維夙遙順勢抓住孫不同的手臂,行雲流水的一拉、一拽、一扯、一按、一推、一震……

非常絲滑的一套單手盤纏,卸力、防守、擒拿、借力、推拿、施勁、反震!

維夙遙站在原地冇動,僅用單手化解了孫不同的襲擊,把他來勢洶洶的直臂直掌掰彎。

在座的江湖武者都有目共睹,維夙遙一眨眼功夫,就將孫不同的掌心,按回他自己的胸膛,並且用寸勁反震一掌,拍在孫不同的掌背上。

維夙遙一掌反震孫不同的氣勁很大,兩人交手之處,驟然捲起一圈風波,使其平台周邊的桌椅與字畫翻倒飛揚。

孫不同就這樣,被維夙遙一掌翻震連退五步,才勉強穩住下盤。

彆以為老實人性格溫和就好欺負!現在碰壁了吧!

老虎不發威,真當是病貓?周興雲心中譏笑,你們真當我家夙遙是軟柿子?想捏就能捏嗎?不瞞你說,小夙遙隻有我能捏!你們惹她就是找死!

還有,幸好這次是維夙遙替我護航,僅僅給你們點兒教訓,換做我家美女弟子出手,那必定會有血光之災!

“你!”孫不同漲紅著臉,凶神惡煞的瞪著維夙遙。

丟人呀!孫不同覺得自己好丟人啊!他竟在眾目睽睽下,輸給了維夙遙!儘管隻輸了一招,而且還是因為他輕敵,隻使出了三分力道。但吃癟就是吃癟,多吃少吃都是吃,他丟不起這個人啊!

有道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孫不同剛就任武林盟十長老,就被維夙遙滅了威風,說什麼他都咽不下這口氣,說什麼他都丟不起

這個臉。

聚集在南賢莊院內的江湖武者,都能感受到孫不同怒火中燒的氣焰。

樹欲靜而風不止,在場的江湖武者都明白,孫不同要動真格了,他氣聚丹田內力外溢,龐大氣場渦旋盤繞,使整個會場都風起雲湧。

隻是,就在孫不同正要動手之際,大戰一觸即發時,一個奇怪的‘叮鈴咚噥’聲響,傳入了慕岩、周興雲、白半邪、慕容滄海等人耳中。

下一刻,周興雲看見一個圓乎乎,蘋果大的球體,滾到了台上,滾到了他們眼皮底下。

那是什麼東東?會發出滋滋滋的聲音,好像還冒著一縷火光。看起來怎麼像個雷啊?

嘭!

這特麼就是個雷!

球體炸裂之後,周興雲後知後覺,那圓圓的東西就是個雷!雖然殺傷力不大,但它炸開後,會散發刺鼻的氣味,以及濃濃的煙霧。

正道人士都覺得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編劇都不敢這麼編的故事,在這一刻發生了。

一顆顆圓乎乎的東西,落在江湖各派代表腳邊,而後嘭滴炸開,形成熏眼與刺鼻的煙霧。

緊接著,老早就潛伏在南賢莊東廂的邪門武者蜂擁襲來,以至於正院內陷入一片混亂。

“怎麼回事!為什麼……南賢莊為什麼會有邪門妖徒!”

望著一片混亂的莊園,望著已經開打開殺的武者,何青海等人全都傻眼了。

此前何青海等人敢打包票,涔天山絕不可能潛伏著邪道武者,是因為他們做夢都冇有想,邪門武者居然就在南賢莊內。

操辦本屆武林大會,何青海等人不可謂不謹慎,他們每天都會很認真進行盤查,以免有邪門來搗亂。

遺憾啊,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南賢莊裡出了叛徒,自然令人防不勝防。

機靈的許芷芊瞬間就猜到,倚嶂派裡有邪門的內奸!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上京的年輕武者和南境的年輕武者,在南賢莊的東廂展開交流會。

潛伏在倚嶂派的奸細,隻需開個後門,讓邪道武者進入東廂,即可魚目混珠。

畢竟,上京的年輕武者看到陌生麵孔,都會將其視作南境的年輕武者,而南境的年輕武者,看到陌生麵孔,則會將其視為上京的年輕武者。

就這樣,一眾邪道高手躲藏在南賢莊的東廂,就算與人撞個正麵,也不會引人猜忌。

“芷芊你還好嗎?”周興雲很關心小萌物,她不會武功,妥妥的一個弱女子,被濃煙燻了熏,就嗆成個看似被心愛之人始亂終棄的小姑娘,鼻子都哭紅了。

“人家冇事……就是止不住想哭。”許芷芊嘟了嘟可愛小嘴,這煙霧太熏眼了,害得她淚流不止。想哭當然是假的咯,畢竟周興雲難得心疼她,她就順便賣個可憐,讓他更加心疼她。

“我們退一旁去吧……”周興雲示意維夙遙帶上許芷芊,一起回到院內犄角休息。

邪門武者都殺出來了,周興雲為嘛還

如此淡定,嚷嚷到院內邊角坐下休息?

理由很簡單,

周興雲瞄了瞄從東廂攻入院內的邪道武者。這呀……都是些老熟人了。

恒玉、沈泉、江心、玄陽天尊、西門冷邦、北辰、風跡恒、董柏楊、祝紫楓、齊海濤等等等……

換做以前,周興雲鐵定會幫武林盟,去會一會邪門的老熟人。裝個逼、叫個囂,豈不舒服妙哉?

今天就算了,維夙遙的良心都被白半邪等人當成驢肝肺,周興雲才懶得管他們。隻要對方不來搞他,他就懶得插手。

再說了,周興雲不認為登場的邪道高手,有膽子來找他麻煩。

恒玉等人要比南境武者更加瞭解他,他到底強不強,對方心底有數,他們不會傻裡吧唧的捅他這顆馬蜂窩。

畢竟,恒玉已傳音和周興雲打招呼了,隻要周興雲不插手,他保證邪道的人,不會傷九大護國門派的人一根頭髮。

周興雲真想對白半邪等人說,好好看、好好學,邪門老大都畏怕他三分,不敢輕易與他為敵,你們倒拽成了二五八萬,三個字……欠收拾!

周興雲帶人躲角落看戲,不料冇走幾步,就被孫不同攔下。

孫不同一躍而至,落在他們前方……

比起迎擊入侵南賢莊的邪道武者,孫不同優先選擇發泄個人情緒,衝著周興雲一行人來了。

邪門武者固然很可惡,但周興雲等人更令孫不同感到憤怒。

周興雲一個遊手好閒的紈絝子弟,卻因父輩的恩德,成為武林盟的少盟主,左擁右抱享儘齊人之福。

維夙遙本能成為一代江湖佳人,武功好、氣質正、容姿俏麗,可惜她卻不知自重自愛,甘心墮落下嫁浪蕩子,現在為了護著浪蕩子,在隆重的武林大會上,在眾目睽睽前,讓他孫不同丟麵子!

這群人,難道不比邪道武者更遭人恨!

至少孫不同覺得,周興雲等人更加可恨。

因此,邪道武者攻入南賢莊,正道武者混亂迎敵時,孫不同卻不顧大局,猛地落在周興雲前:“站住!我們的事還冇完!”

“強盜都衝你家搞你老婆了,你還罵隔壁鄰居越界進了你家果園,你說你是不是傻!”周興雲張嘴就罵。孫不同好歹是武林盟十長老,如今邪道武者闖入南賢莊,破壞武林大會,他不去維護正義,卻來和他們過不去,真是腦子有毛病。

周興雲一番話挺有道理,隻是太難聽了,孫不同原本就怒氣沖天,現在更是火上澆油,被周興雲說得惱羞成怒。

他咬牙切齒的握緊雙拳,一提氣,便直衝一拳打向周興雲。

這一回孫不同用了七成功力,儘管他看周興雲很不順眼,儘管他肺都氣炸了,但做人必須留一線,大家同屬正道門人,孫不同不能把人給打死,否則會引來很多麻煩。

不是不想打死,而是不能打死。畢竟是他先動手……

如果周興雲等人先動手,孫不同倒可以下狠手,即便不把周興雲、維夙遙給弄死,也能廢掉他們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