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易阡陌 >   第3135章,終局!

-

在場的修士,全都看傻了眼!

黑色的金磚,帶著一股狂暴的旋風,去勢不見,朝著百萬天道巨擘轟殺了過來!

那一瞬間。無論是古族修士,還是那些超級古族的修士,全都下意識的退後,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呼嘯而來。

這就是一件造化神器!

“鏘!”

一道身影閃過,攔在了金磚麵前,伴隨著一股龐大的力量輻射而過,麵前的真空,竟然無數次的坍塌。

金磚彷彿陷入了鬼打牆一般,不斷的前行,卻依舊在原處徘徊,最終大半的力道都被卸去。

那人伸出手,正準備抓住金磚時,金磚卻化作一道遁光,直接轟碎了重重的虛空,飛回了易阡陌的手中!

看到眼前這一幕,在場的修士無不震撼,因為塵東飛就這麼死掉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都不敢相信。

而飛回手中的金磚,此刻也恢複了原來的顏色,那黑色的符紋,已經消失不見,易阡陌看過去時,發現金磚上出現了裂紋。

“果然,如此龐大的力量,並非是這種材質可以承受的!”

易阡陌苦笑,“看著樣子,最多還能用一次吧!”

他抱怨時,百萬天道巨擘卻都陷入了沉默中,直到他重新開口:“幫我轉告星辰之主,轉告星族的那些老匹夫,塵東飛是我殺的,想報仇儘管來找我!”

這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他們才意識到,三戰他們已經敗了兩場!

魚玄機眉頭緊蹙,看著易阡陌手中的金磚,感覺到了深深的威脅,但隨著黑色的符紋消失,金磚出現裂紋,她才鬆了一口氣。

如果這金磚冇有開裂,那也就意味著,眼前的金磚無敵了。

塵東飛的實力在星族雖然不是頂尖,可在年輕一輩裡,確實是佼佼者了,可身穿星辰流光愷的他,竟然冇有絲毫抵抗能力。

雖然說有讓易阡陌招數的成分在,但以他的實力,也絕不可能被一招斃命!

這一擊封殺,讓在場的修士都很難受,好像心底憋著一股子氣,就是宣泄不出來,那些古族修士還好。

古族之下的天道巨擘此刻的眼睛裡,充滿了恐懼,畢竟塵東飛的實力,是要強國在場百萬天道巨擘的絕大多數的。

“大勝,大勝!”

九淵魔海再一次傳來眾生的高呼,這一戰贏的太意外,以至於他們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贏了,陛下贏下了兩戰,若是再贏一戰,我們就徹底贏了!”

“再贏下一戰,長生殿會撤軍嗎?”

“肯定會撤軍,要不然為什麼陛下要跟他們賭呢?”

九淵魔海的修士無比激動,上一回雖然也贏了,但畢竟冇有這麼激烈的較量。

但這一次,卻是實打實的激戰!

而且,易阡陌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贏了,即便他們冇有出力,可他們也覺得光彩,畢竟這是他們的陛下!

中央龍殿內,黃粱也是一副吃了癟的表情,說道:“不對啊,不應該啊,怎麼會突然間提升這麼大的威能!”

“是那符紋!”

嬴駟很清楚這符紋源自何處。

即便到現在,也隻有易阡陌領悟了裡麵的符紋,而且僅僅隻是一個符紋而已,可這個符紋卻改變了許多東西。

“那是什麼符紋?”虞妙戈疑惑的看著他。

彷彿在說,這九淵魔海難道還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嗎?

而嬴駟並冇有回答她,他的眼神卻像是在說,冇錯,九淵魔海內,確實還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可不管如何,這兩戰是贏了,隻差最後一戰。

塵心身形一閃,便離開了中央龍殿,同一時間,暗裔女王也跟了過去,不管易阡陌是出於什麼目的,這三戰也不能讓他一個人去麵對!

嬴駟冇有阻止,看著他的虞妙戈身形一閃,也跟了過去!

同一時間,在長生殿,永恒司!

一眾巨頭也同樣關注著眼前這一戰,雖然說讓魚玄機放手施為,可他們並冇有完全放手。

當那黑色的符紋侵染的金磚居然拍死了塵東飛時,在場的巨頭的臉上,都露出了些許的不安!

因為他們發現,這是一種他們從未見過的符紋,而他們甚至無法參透這符紋當中的奧秘!

“記錄下來了嗎?”

渾厚的聲音傳來。

這時,命運司的司主起身道:“稟聖人,命運輪盤已經刻錄下來,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解析出來!”

“嗯!”中央的至高殿主點了點頭,道,“這個傢夥,抓活的回來!”

同一時間,三千世界,超級古族星族,眾星殿!

星王座上,坐著一名身形高大的中年人,那健碩的身姿上,卻擺著一張陰沉的臉龐!

易阡陌的話,是對他說的,而他也聽的清清楚楚,但他並未動怒,隻是回想起了剛纔的符紋,說道:“好精妙的符紋,傳令下去,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這符紋解析出來,另外……派人抓他回來!”

除了星族之外,幾大超級古族也都有了反應,但他們更加關注的,確實易阡陌剛剛篆刻的符紋。

九淵魔海上空。

“剩下一戰,我來吧!”

塵心出現在易阡陌身後。

緊隨著是暗裔女王和虞妙戈,這三位一出現,在場的修士臉色都有些不好,除了暗裔女王之外,塵心和虞妙戈他們當然是認識的。

至於暗裔女王,即便他們不認識,也知道這位絕對不好惹。

此刻,魚玄機麵色無比陰沉,而那名剛剛出手的修士,見到塵心與虞妙戈出現,卻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很顯然,他冇有把握戰勝這兩位,更彆說那位神秘莫測的暗裔女王。

見到老師到來,易阡陌心底一暖,可他卻搖了搖頭,道:“不必了,老師,這三戰我應付的來!”

塵心皺眉,不等他開口,易阡陌說道:“下一位!”

魚玄機怔住了,不明白易阡陌搞什麼鬼!

要知道,易阡陌的底牌已經用了,這金磚即便還能再用一次,在有防備的情況下,恐怕也無法達到剛纔的效果。

更何況己方這次派出的人,必然是要獲勝的,要不然長生殿的麵子往哪擱?

見她沉默,易阡陌繼續道:“怎麼,你害怕了?”

“害怕就對了!”易阡陌說道,“但要我告訴你,我還冇出全力呢,我若是出全力的話,你豈不是要被嚇死?”

魚玄機冷哼一聲,說道:“誰敢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