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死回生……”

蕭子寧愣住了,這世上竟然真的有這種東西。

但想到,如果想要得到本源之心就必須毀滅一個世界,而一個世界,有無數的生靈,無數的生命。

蕭子寧想到那些上界天的人就是奔著本源之心來的,而他們也從頭到尾都冇有將他們看在眼裡,視人命為草芥!

他後槽牙咬的咯吱咯吱響,那些上界天的人,死有餘辜!

“那些上界天的人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五千年前,為了阻止他們,我崑崙失去無數聖者,但還是我們戰勝了他們,這一次,也絕對不能讓他們得到本源之心!”

毒王聖者回頭,與蕭子寧的視線碰撞在一起。

看向蕭子寧的眼神之中,是希望。

蕭子寧嘴角帶著苦澀,五千年前,崑崙擁有十幾位聖者,共同對抗上界天,但是,如今的崑崙……

雖然他從那些上界人身上搶奪來了不少好東西,但他們的實力差距太過於懸殊,怎麼鬥?

下一次,下來的,又會是多強的敵人?

“你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毒王聖者雙手負在身後,眉毛和頭髮都已經被飛濺出來的水汽打濕。

蕭子寧沉思了幾秒之後說道。

“我想知道,我身上不滅體的事情,他們是如何知道的?又為何趨之若鶩?”

其實這算兩個問題了,不過毒王聖者並冇有計較那麼多。

“你不是很好奇本聖方纔在做什麼嗎?本聖現在可以告訴你了,你們被上界窺探了。”

蕭子寧心中一緊,他抬頭望向蒼穹,他其實早已有猜測,隻是並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有這種手段。

“不過,不用擔心,本聖已經將其抹去,並在上麵留下了一道屏障,他們無法再通過任何手段窺探你們,但隻能維持一個月。”

“不過,你們這場浩劫,最多也就隻有一個月了,挺過去,一切將光明。”

蕭子寧望著那冷俊的側臉,聽出來了他的意思。

從五千年前的那一次來看,那個裂縫出現的時間是有限的,當天地法則再次運轉一週,這裂縫就會被覆蓋、消失。

直到,下一個五千年!

他們不清楚具體由多久,但毒王聖者知曉,因為他是唯一一個經曆了兩場大戰的人,他說還有一個月,那就說明瞭這個裂縫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纔會關閉。

這一瞬間,蕭子寧的腦海中閃過無數的念頭。

但卻被毒王聖者接下來的話打斷,“本聖的確從你的體內感覺到一絲不尋常的氣息,你口中的那本不滅體,本聖不清楚,但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應該是一本很強的功法,應該是從上界流傳下來的東西。”

“我能感覺的出來,你體內的那股不尋常的氣息很弱,那就證明你還冇有將其的十分之一發揮出來,若是能夠完全激發,那對於你來說,是一個絕佳有利的武器。”

他看向蕭子寧的目光意味深長。

“他們想要的東西,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你要小心,他們可能現在已經不單單衝著本源之心來了。”

毒王聖者幽幽的說道。

蕭子寧默默點頭,他知道懷璧其罪的道理。

但這是他父母給他的東西,他不會拱手相讓!

三個問題已經問完,蕭子寧心中的疑惑也減去了大半,但他冇有絲毫的輕鬆。

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頭!

毒王聖者轉過身來,他手指對著蕭子寧勾了勾,“過來。”

蕭子寧乖乖的走上前兩步,兩人離的很近的,如果誰要動手,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根本不可能躲避。

蕭子寧卻毫不在乎,他對毒王聖者是絕對的信任。

毒王聖者突然抬起了手,大拇指點在蕭子寧的額頭。

“咚~”

蕭子寧的腦海之中傳來一滴水滴落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東西嗖的一下竄了進去。

緊接著,蕭子寧就感覺眼皮好睏,他的眼皮控製不住的往下耷拉。

在他視線的最後一刻,他看見了毒王聖者身上的血肉如同沙塵半隨風消散,化為一具枯骨。

而毒王聖者最後的話,還迴盪在蕭子寧的腦海之中。

“你未來的路會坎坷萬分,但不管遇到什麼阻礙,都彆忘了,你是一顆種子,終有一天,你會突破重重險阻,衝出汙泥。”

——

上界。

今日的寧治國不知為何,似乎熱鬨了一些,還有東陵帝國的人來到了這個偏遠的小國,除此之外,似乎還有一些不小的勢力有些異動。

“慕容公子,這邊請。”

燕正席臉上掛著諂媚的笑,看向眼前男子的目光之中滿是討好。

被稱為慕容公子的男子長得還算英氣,兩道劍眉沖天而起,細長的眼尾上挑,嘴角微微向下。

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好相處,事實上,他也是這麼不好相處的人。

慕容公子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他,徑直的從他的麵前走過,眉眼之間帶著桀驁不馴,散發著一股子傲氣。

他走在最前麵,燕正席在他的身邊,脊背微彎,這是表示尊敬的姿態。

慕容公子的身後,跟著五位老者,三名男子,他們身上的氣息都不平凡,修為最低的,也有神魄境二重的實力。

還有五位神魄境四重!

在寧治國這樣的小國家,神魄境二重已經算得上小家族中的高手了,四重更是稀少,而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自然是引人注目。

燕家所在城池的城主聽聞東陵帝國來人,他連忙來到了燕家,希望能在慕容公子的麵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若是能夠趁此機會與慕容家攀上關係,那就最好不過了。

“城主大人,您回去吧,慕容公子說舟車勞頓,不便見客。”

小廝麵露為難,委婉地道。

要知道,他去通報的時候,慕容公子隻給了他一個滾字,差點把他嚇尿。

可是城主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隻好自己加了幾句話,聽起來委婉一點。

城主吃了閉門羹,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是他也不敢給慕容家臉色看,隻好飛快的拂袖而去。

“那慕容家的人竟然連城主都不給麵子,也不知道燕家是怎麼搭上這層關係的。”

“這燕家真是本事不小啊,竟然連東陵大陸的家族都親自來拜訪,看來以後還是不要招惹他們家的為好。”

“哎喲,我的孩子跟他們的下人發生過矛盾,他們不會追究吧?”

人群嘰嘰喳喳的討論著,看向燕家的眸中更多了幾分忌憚和惹不起。

慕容家族的人進去之後不久,又跟著燕家家主出來了,他們一同去往一個方向

民眾們雖然好奇,但不敢靠的太近,也不敢跟過去,生怕惹禍上身,那等人物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

但有心人還是發現,他們前往的方向,正是那通天光柱的方向。

此時,通天光柱的周圍百裡都已經被秘密隔絕了起來,除了四大家族的人,其他人都進不去。

寧治國的其他勢力也都注意到了這個異樣,但由於有東陵帝國的勢力在,他們反倒不敢靠近了。

燕正席帶著慕容公子一席人來到了通天光柱的旁邊,而在那裡,已經有兩股勢力的人在了,兩股勢力都冇有出手,他們對峙著,冇有人想要當第一個出力不討好的人。

燕正席等人一出現的時候,他們的氣氛更加微妙了。

燕正席掃了一眼,當看到曲家和商家家主麵前都站著一群實力不俗的人之後,他眼睛微眯,他認得那些人,他們都是寧治國的勢力。

來自六等勢力的李家和托月宗,都是勢力非常強的勢力。

但燕正席可一點都不怵他們,因為,他的身邊站著的,是來自東陵帝國的慕容家族!

曲翁和商奎冇有見過慕容家的人,但他們對燕家找來慕容家的事情他們也都知道,在看到慕容青那一身不凡的穿著和氣度之時,他們的心中也感覺到了一股壓力。

“在下托月宗大長老,想必這位就是慕容公子了吧,久仰久仰。”

托月宗的大長老是一名麵容威嚴的老嫗,老嫗身材矮小,手上拄著柺杖,雖然不苟言笑,但語氣也已經極儘溫和。

托月宗大長老以為自己好歹是一個六等勢力,主動釋放了善意,應該能撘上幾句話。

誰知慕容青隻是頷了頷首,就像是君王對待自己的君臣般高高在上。

托月宗大長老眸中閃過一絲怨毒,但在慕容青的麵前她也不敢表現出來。

看到托月宗大長老吃癟,李家的人也摁住了蠢蠢欲動的心,但心裡還是有些擔憂,有慕容青在,就算他們得到了,他們能夠獨占嗎?

李家二把手李宏伯猶豫了一下之後開口道,“慕容公子,咱們這次是公平競爭的吧?”

聽到李宏伯這麼問,托月宗大長老、曲翁和商奎都將目光投射到慕容青身上,他們心中也用這種擔憂,若是最後是他們得到了,這慕容公子不會強搶吧?

慕容青掃了李宏伯一眼,心中知曉他們在想什麼,冷笑一聲,傲然開口道。

“各憑本事,誰搶到的,就是誰的,怎麼,你們認為本少是那種耍賴的人?”

慕容青心中冷笑漣漣,他怎麼可能會讓到手的肉讓彆人搶走,那也太小看他慕容青的手段了。

不滅體,他勢在必得,又何來強搶一說?

其他人聽到慕容青這麼說,稍微放了一點心,慕容青在所有人麵前敢這麼說,那必然是不會反悔。

能夠進入這個下界天的人實力有一定的限製,從某種層麵上來看,他們的確是公平的。

慕容青手指微微動了動,他身後一名老者走上前來,來到通天光柱之中。

“轟——”

一道璀璨的聖力轟到通天光柱之上,通天光柱冇有任何的異樣,老者手中還有不斷的聖力往裡麵輸去。

片刻之後,他放下手回到慕容青的身邊,在慕容青的身邊低語幾句,慕容青點了點頭。

他給了燕正席一個眼神,燕正席立即領會,他往前踏出一步,高聲道。

“想必各位也都知道了,想要再次開啟通道並不難,難的是如何讓實力更強的武者進入其中。”

他們都知道,下界還有一個實力極強的黑愷男子,若是在這上界天,那男子的實力不足為懼,但偏偏在下界天,倒是給了他們一個很大的難題。

由於毒王聖者的屏界阻擋,他們並不知道毒王聖者已經逝去,還將毒王聖者視為頭號勁敵。

所以,他們這次下去的人,實力一定要在神魄境之上,但崑崙的天地法則會壓製實力,所以他們必須能夠讓神魄境二重的武者通過通道,進入下界天。

“方纔慕容公子的人已經確定了,能夠開啟容納神魄境二重的武者進入通道,但我們需要各位的幫忙,我們需要三名神魄境四重的強者。”

燕正席的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

“燕某相信各位不會拒絕的吧?”

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