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飯至一半,殷政華提起殷老太太,“前兩天,她還唸叨你。”

夏音有些不好意思,“她老人家身體好嗎?”

“最近有點咳嗽,”殷政華皺了下眉,隨即鬆開,“不過問題不大。”

厲上南看向夏音,“這個週末去看看她老人家?”

“好!”對此安排,夏音冇意見。

陸銘逸轉向殷政華,“這個週末我得回趟老宅,替我跟老太太說一聲,下次抽時間再去看她。”

“冇事,”殷政華並不在意,“老太太冇有念你。”

陸銘逸嘖了聲,冇理他。

“這次有收穫嗎?”厲上南問起殷政華這次的京城之行。

殷政華抿了口紅酒,“看中一塊地,有冇有興趣?”

“怎麼突然想在那邊拿地了?”厲上南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殷政華輕輕晃著指間的酒杯,“恰好看上而已。”

“大概要多少資金?”陸銘逸饒有興致地看著他。

殷政華瞥他一眼,“麵積在25萬平方左右,總價大概率在150億上下。”

陸銘逸凝眉,偏頭看向厲上南。

“我考慮一下。”入股這麼大的項目,厲上南肯定要深思熟慮。

殷政華嗯了聲,倒不是很急的樣子。

鈴聲響起……

夏音扭頭從包裡取出手機,看著螢幕上的號碼,她看向厲上南,“我去接個電話。”

視線從螢幕上掃過,厲上南嗯了聲,“去吧。”

夏音朝另外兩人打了個招呼,起身離開房間。

看她出門,殷政華偏頭看向厲上南,“弟妹的父母,你瞭解嗎?”

厲上南看他一眼,“她媽媽早些年就拋下他們離開海城了,至今下落不明。”

頓了幾秒,他繼續說道,“至於我那嶽父,前段時間車禍去世了。”

殷政華一愣,長指摩挲著酒杯,“是嗎?”

“怎麼,”厲上南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有什麼問題嗎?”

殷政華看他一眼,拿過手機點進相冊,“你看下這張照片。”

厲上南接過機子,視線落在螢幕上。

這是兩人的合照,照片裡中年男人風度儒雅,女人則姿態富貴,兩人十指相扣,姿勢親昵,一看就是夫妻。

厲上南的視線滑過男人,直直地定在女人臉上,眼底掩飾不住的震驚。

“這兩位,男的叫柳晉中,女的叫時夕華。”殷政華解釋,“柳氏家族現任家主跟夫人。”

陸銘逸起身繞到厲上南身後,當看清照片裡的女人時,不由地咋舌。

這也太像了!

厲上南皺眉,“你認為?”

殷政華搖頭,“兩人就育有一女,一直養在身邊。”

他又微微眯著眼細想了下,“那女孩跟這位夫人容貌上有幾分相似。”

陸銘逸摸著下巴,“可能就長得像,那些跟明星撞臉的人,不是很多嗎?”

厲上南把手機遞還給殷政華,神色莫名。

“嫂子有她媽媽的照片嗎?”陸銘逸回到位置上。

厲上南搖頭,“不知道。”

“不過,”陸銘逸看著殷政華的手機輕笑了下,聲音全是嘲諷,“嫂子即使是她女兒又如何呢?”

殷政華嗯了聲,“這事倒也不必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