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楚臨也仰起頭,看著葉語嫣:“小姑,我們就要死了嗎?”

一時間,整個雲頂山的氣氛都沉重了起來。

隱隱有孩童的哭聲傳出。

現在的雲頂山,聚集了大量的人。

葉凡的幾個舅舅、還有小姨全在。

所有人在聽到葉擎天的話語之後,都是一副降臨絕境的淒楚神情。

然而,庭院裡,卻唯有那頭黃牛,戴著墨鏡,躺在躺椅上,優哉遊哉的曬著太陽。

在很多人絕望哭泣的時候,這頭黃牛竟然還悠閒的翻了個身。

“臥槽!”

“牛老哥,你特麼還有心思睡覺嗎?”

“想想辦法啊。”

“我凡哥生前讓你庇護江東,不是讓你來這睡覺的!”

葉凡的發小胖子氣不過,衝上來一把將黃牛的躺椅踹翻了。

黃牛滾到地上,被摔醒了。

“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打擾俺老牛的美夢?”

“找抽不成?”

黃牛翻身站了起來,一雙牛眼瞪得滾圓,儘是憤怒。

“牛老哥,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

“火燒眉毛了都!”

“趕緊想辦法啊。”

李二也將希望落到黃牛身上。

葉擎天同樣看向黃牛。

希望這頭老牛能有什麼辦法。

可誰曾想,黃牛看了一眼外麵的狀況,竟然扶起椅子,躺上去接著睡。

“一個個的,慌什麼?”

“跟死了媳婦似得!”

“該吃吃,該喝喝。”

“隨他們折騰去就是。”

黃牛根本不理他們那套,繼續睡自己的。

“媽的!”

“我就知道,這死牛,一點都不靠譜!”

“它就是來騙吃騙喝的。”

胖子氣憤的罵著。

身為葉凡的發小,他被接到雲頂山已經好幾天了。

剛開始見到黃牛的時候,他覺得這傢夥能說人話,指定是凡哥留給他們江東的殺手鐧。

所以胖子這幾天一直觀察著這頭牛。

結果,這死牛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有一次還去偷看自己老婆洗澡。

一點正形都冇有,肯定是指望不上了。

最終,大家也就都將注意力從黃牛的身上移開,繼續祈禱這大陣能擋住楚淵的攻擊了。

“牛叔叔,我也要睡覺。”

正所謂,少年不知愁滋味。

在眾人絕望滿心之時,楚臨那小傢夥卻是掙脫了自己小姑葉語嫣的手,抓住黃牛的尾巴,爬上了躺椅,躺在黃牛的肚皮上,也睡起覺來。

葉語嫣冇有阻攔他,任由楚臨跑過去睡覺了。

畢竟,葉語嫣也不知道,以後自己這個侄子,是否還有機會,能無憂無慮的睡覺了。

轟!

終於,楚淵的攻擊重重的落了下來。

雲州大陣之下,所有人都緊張的攥緊了手掌,心裡那根弦也狠狠的緊繃起來。

隨著一聲轟響。

眾人隻覺得,整片天地,都在楚淵這巨掌之下,顫抖起來。

那青色的光幕,也如同巨石落水,掀起巨大的波瀾。

就在所有人都在準備迎接大陣破碎之時,可誰能想到,在劇烈的顫抖過後,一切竟然又恢複平靜。

雲州大陣依舊橫亙於此。

青色的光幕,仿若永不熄滅的火焰,罩著整個雲頂山。

“什麼?”

“這是什麼陣法!”

“竟..竟能頂得住我的一掌?”

對於這個結果,楚淵無疑大驚。

他幾乎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楚門的強者同樣駭然。

甚至雲頂山下的李二等人,都震驚的瞪大了雙眼。

良久之後,方纔傳出一陣陣慶功般的歡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