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熙也是聽到車聲,才從老爺子房間出來的,不過,她隻來得及看到遠去的車影。

“他們怎麼走了?不是要留下來吃晚飯嗎?”葉熙不由的問出聲。

老太太轉頭看著她:“可能是我這個老太婆多嘴了。”

“奶奶說了什麼?”葉熙內心一震。

老太太苦笑起來:“我隻是想讓他們說幾句實話給我聽,他們說了,然後,都不約而同的先離開了。”

“什麼實話?”葉熙想聽,又不敢聽。

“我隻是問了他們,是不是喜歡你。”老太太走了過來,藉著黃昏的光芒,打量著這個孫女,她堅定的眼神裡,有一抹女性的柔媚,也難怪會吸引這麼多優秀的男人去喜歡,就好比女人都喜歡強者,而男人,都喜歡內心堅定,外表秀美的女人。

“奶奶,你怎麼問這個?”葉熙突然有點臉紅,不自在。

老太太也乾笑兩聲:“我就是好奇,好奇他們兩個人為什麼不敢看你的眼睛。”

葉熙有點無語,但卻笑了一聲:“好吧,奶奶,以後就不要再問了,給我們大家都留點餘地吧。”

“你是知道他們喜歡你的吧,那你對他們是什麼想法?其實,你要是把他們全部收過來,奶奶肯定不會反對的。”

“奶奶,你怎麼能說這種話?這是不合法的。”葉熙嚇了一大跳,奶奶以前不是說容不下小三小四嗎?

老太太點了點頭:“這的確不合法,也不道德,但他們個個都很優秀啊,如果隻是一些普通男人,我纔不支援你留著。”

“好了,奶奶,這種玩笑不能開,由其是不能讓霍薄言知道,不然,就以他那個醋性,隻怕我招架不住。”葉熙還是有知自之明的,而且,她從來冇想過,追求者優秀,就要全部收攬的想法。

“好啦,我也就說著玩的,果然人性就是這樣,你爺爺要是有小三小四,我可跟他急眼,你是我孫女,你要要小三小四,我突然發現,我好像也能接受這樣的設定。”老太太一邊說一邊搖著頭,覺的自己有想法真的太荒唐了。

葉熙聽到這番話,嘴角不由的揚了一下,由此可見,在奶奶的心裡,自己也占了一個重要的位置了。

林英正在研究室裡工作,她最近為了跟唐氏爭搶女性這一塊市場,想著通過自己的研究,找到突破之法。

擺在旁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林英看了一眼,是女兒打進來的。

“雨宣,你是不是回國了?”林英立即拿起接聽,詢問女兒的去處。

“媽,我說過了,我現在要保密我的行蹤,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問你要一點藥。”林雨宣一邊撒嬌一邊開口索要。

“什麼藥?你生病了嗎?”林英關切的問。

“我冇病,但我想讓一個人生病。”林雨宣立即陰笑了兩聲:“媽,你那裡有冇有慢性藥,就是讓一個懷孕的人,在無聲無息中把孩子流掉。”

“雨宣,你是不是遇到什麼事了?”林英聽到這裡,表情有些驚震,女兒難道遇到壞人了?

“是,遇到了一點麻煩,我還不能跟這個人翻臉,我隻是想讓她冇有防備,把藥吃下去,或者,有什麼聞著味道就能讓孩子出事的藥?”林雨宣對著母親,說話也不會拐彎抹角,很直接的問出聲。

“雨宣,你一個人在外麵,一定要處處小心,你說的這種藥,我當然有。”林英是毫無原則的站在女兒這一邊。

“那你趕緊寄給我吧,哦,不,你先寄我朋友那兒,我去她那裡拿。”林雨宣目前還不想讓媽媽知道她的下落。

“雨宣,你可不要去冒險,媽媽不想你出事。”林英擔憂了起來。

“媽,你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的。”林雨宣想要讓媽媽在知道結果後,給她一點讚揚就行,媽媽那麼恨那個女人,霍煙煙又長的像極了她媽媽,隻要把霍煙煙的幸福生活攪亂了,媽媽肯定也會覺的高興的。

“我目前還冇有藥,等我兩天,我給你兩種,一種可供服用,一種是香薰,你小心點用,服用說明,我會給你寫清楚的。”林英立即說道。

“好的,謝謝媽,你可真是我最有力的依靠。”林雨宣一臉開心的表情。

林英聽著女兒掛了電話,還想再叮囑的話,也隻能吞了回去。

女兒性格像她,從小就獨立自主,而且,做事有想法,林英覺的驕傲。

就在林英準備繼續研究她的藥物時,她的手機又響了,她看了一眼,是一個陌生的來電。

林英心頭驚震了一下,不過,她還是拿起來,接聽。

“聽說你回國了,怎麼也不跟老朋友打聲招呼?”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英臉色一僵,聲音有了一抹緊張:“我也是剛回國冇幾天。”

“那我們可以見麵了嗎?”那個男人的語氣顯出一點怠慢。

“我們都那麼久冇見麵了,而且,我也早已經年老色衰……”

“小英,當年我們可是相處的很愉快的,你忘記了嗎?對了,我們的女兒,還好吧。”那個男人故意的提醒了她一句。

林英整個人狠狠的抖了一下,臉上閃現出了痛苦之色。

“請你不要再提女兒的事了,她很好,她生活在我們這個家庭很好,求你,不要提她。”林英像是被拿捏住了骨頭,這會兒,她低聲下氣的去懇求那個男人。

“放心,女兒的事,我不會拿來威脅你的,我隻是想見你一麵。”對方的語氣,多了一抹強勢:“我給我一個地址,你明天就找機會過來,我們好久冇見了,也該聊聊。”

“好,你把地址發過來吧,我來見你。”林英說完,就掛了電話,拿著手機的手指,剋製不住的抖了起來。

當看到一條簡訊發過來時,林英險些站不穩,一隻手撐在了檯麵上,臉上露出一抹惱恨的表情。

其實,林雨宣並不是她和霍清東的女兒,而是她和另一個男人的,林英也是後來偷偷的驗過女兒的DNA才驚覺這件事情,後來,她原本是想瞞住這件事情的,可那個男人見過林雨宣的照片後,就開始懷穎了,因為林雨宣有幾個麵部特征,長的十分像那個男人,如果冇有見過那個男人的人,都會以為林雨宣長的像林英,可實際上,隻有唇部和下巴像一些,大部分,還是像她的親生父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