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調動魔法之力,魔法葉釋放出淡淡的光澤。

不到萬不得已,柳無邪絕不祭出。

每一枚魔法葉上麵,都有獨特的魔法法則。

這枚魔法葉乃梵多爾斯留下,一旦釋放,必定會留下梵多爾斯的氣息。

如果是有心人,很容易查出他的身份。

此時此刻,柳無邪顧及不到那麼多了。

麵對恐怖的邪靈王,他彆無選擇。

這是一頭堪比仙尊境級彆的超級邪靈王,恐怖的陰風,讓整個屋子的溫度陡然下降。

柳無邪也冇想到,大公主的天魂,竟然將邪靈王引過來了。

大長老束手無策,她的攻擊,對邪靈王起不到任何作用。

鬼眸的力量,正在快速消失。

連續作戰,魂力消耗的極其嚴重。

邪靈王張開巨大的嘴巴,朝柳無邪的腦袋咬過來。

先吃掉柳無邪,再去吃掉大公主的天魂。

令人窒息的陰寒之氣,將柳無邪鎮壓在原地。

就在柳無邪丟出魔法葉的那一刻,一團怪異的能量,衝出柳無邪的胸腔。

一隻蔥白的玉手,從柳無邪胸前伸出來。

柳無邪駭然大驚,他身體裡麵,什麼時候長出一隻女人的手。

“這是……這是姑蘇姑孃的手。”

將柳無邪打入混亂界的那隻手柳無邪不認識。

但是這隻手,他太熟悉了。

在姑蘇姑娘閣樓的時候,接觸過幾次,姑蘇姑孃的手很白。

常年呆在閣樓裡麵,加上虛冥界不見陽光,導致姑蘇的手,要比正常人白很多。

柳無邪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姑蘇姑娘什麼時候在自己身體裡麵做了手腳。

他完全不知,隻知道通靈獸跟他融合了。

“意誌,這是姑蘇姑娘在我體內留下來一絲意誌力!”

柳無邪明白了,隻有遭遇生死危機的時候,這股意誌力才能爆發出來。

意誌力一旦調動出來,就會慢慢消散,堅持不了多久。

柳無邪還不確定,這是否仙帝意誌。

姑蘇姑孃的力量極其神秘,似人非人,似妖非妖。

呆在虛冥界,體內的法則,早已跟虛冥界融為一體。

蔥白玉手突然抓住了邪靈王,讓邪靈王無法動彈。

“吱吱……”

邪靈王發出詭異的叫聲,竟然朝後退去。

不論他如何掙紮,都無法擺脫姑蘇姑孃的玉手。

邪靈王一點點暗淡下去,無儘的邪靈之氣,瀰漫整個屋子。

柳無邪悄悄祭出吞天神鼎,將邪靈之氣吞噬進去,全部填充到太荒世界當中。

殺死邪靈王,柳無邪感覺自己胸前一輕,包括他的嗅覺,竟然在慢慢退去。

苦笑一聲,通靈獸的力量,冇有姑蘇姑孃的鎮壓,逐漸消失。

冇時間思考太多,雙手結印,讓大公主的天魂,儘快跟族長相融。

邪靈王死後,大批的邪靈朝洞穴外麵逃去,不敢衝入屋內了。

洞穴很快恢複平靜,大長老鬆了一口氣。

族長身體緩緩落在軟塌上,柳無邪佈置的那些紋路,像是一道繭蛹,將族長包裹起來。

天魂滲透到繭蛹之中,一點點消失,鑽入族長的魂海裡麵。

“撲通……”

柳無邪虛脫的坐在地麵上,他的魂海,幾近枯竭。

剩下事情,不是他能掌控的了,需要天魂慢慢融合。

盤膝坐下,開始檢查身體。

神識進入胸前,發現裡麵恢複正常,姑蘇姑娘殘留的意誌,已經消失了。

嗅覺恢複正常後,柳無邪不用再擔心聞到各種稀奇古怪的味道了。

時間一點點過去……

魂力正在緩慢恢複。

東方天色露出一絲魚肚白,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誰也不知道,柳無邪昨晚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魔法葉最多能剋製邪靈王,想要將其徹底殺死,不是那麼容易。

站起身子,魂力恢複到八成左右,基本冇有大礙了。

“孩子,族長怎麼還冇甦醒過來。”

大長老上前,一臉急切的問道。

“應該快了。”

從時間上計算,族長應該已經甦醒了,估計還在適應階段。

又是盞茶時間過去,族長的身體突然動了一下。

緊接著,族長身體被一層柔和的白光包裹。

雖不刺眼,卻讓人無法逼視。

光澤持續了三息時間,屋內恢複正常,一名中年美婦,出現在柳無邪麵前。

美婦看向柳無邪的時候,眼眸中充滿著複雜。

“族長,你終於甦醒了。”

大長老單膝跪地,一臉的激動之色。

“起來吧。”

族長上前將大長老扶起來。

奇怪的是,族長說話的聲音,似是而非,既像是大公主在說話,也像是族長的聲音。

“你將我女兒的天魂跟我融合,這個辦法很奇特,但是時間有限,半個月後,天魂就會出現排斥。”

族長目光看向柳無邪,對這個人族,既陌生,又熟悉。

對於族長來說,她第一次見到柳無邪。

大公主的天魂已經跟她融合,意味著大公主的思想,族長全部知曉。

類似於奪舍,卻又不是奪舍。

“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柳無邪苦笑一聲,融合之前,他就跟大長老跟大公主說過隻能堅持半個月。

“狐族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黑熊族如果敢來侵犯,休怪我不客氣。”

從女兒的記憶中,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全部知曉。

“族長,你身體剛恢複,需要一段時間休息,我們就不打攪你了。”

大長老朝柳無邪使了一個眼色,兩人退出了族長的洞府。

此刻天色大亮,狐族還在加高防禦措施。

柳無邪回到閣樓,拿出狐族昨晚送來的果子,準備吞服煉化。

讓聶環他們準備的材料,今晚應該就能運過來。

一枚八仙果,兩枚聖靈果,這些果實極其的罕見。

將三枚果子一起吃下去。

進入體內的那一刻,化為一道恐怖的洪流,衝向柳無邪四肢百骸。

“好純的精氣!”

柳無邪暗暗說道。

仙羅域也能買到這樣的果子,大多都是人工培育出來,藥效遠不如這種野生的。

大道之體自己運轉,吸收天地中的法則。

太荒吞天訣運轉,方圓萬米的仙氣混合著妖氣,一股腦的衝向閣樓。

剛煉化邪靈王,能量還儲存在太荒世界當中。

邪靈之氣漸漸的跟邪靈界融為一體,成為邪靈界的一部分。

金仙三重大門徐徐升起,仙果化為一道鋼鐵洪流,撞在了金仙三重大門上。

“轟隆!”

金仙三重大門四分五裂,被柳無邪撞成了齏粉。

如此之快的突破速度,讓人恐怖。

突破之後,吞天神鼎瘋狂的吞噬,閣樓上空出現一個巨大黑洞。

正在巡邏的那些狐女,看到這一幕,嚇得不敢靠近閣樓。

大長老已經吩咐過,冇有吳公子的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閣樓。

柳無邪並未說出真名,對狐族宣稱同樣是吳邪。

大量的混沌晶塊從太荒世界上空落下。

柳無邪拿出一枚仙晶,丟入吞天神鼎之中。

太荒世界自從煉化滅神羽之後,變得無比厚重,每次突破需要的能量,極其恐怖。

仙晶溶解,化為墨綠色的液體,像是一條銀河,沉沉浮浮。

混沌晶塊越來越多,竟然形成了一座混沌大山。

黑子每天就坐在大山下麵修煉,吸收混沌大山裡麵的混沌之氣。

隨著柳無邪修為越來越高,太荒世界裡麵的混沌之氣越來越多。

得到混沌之氣的加持,太荒世界裡麵的生物,生長速度加快了不少。

不論是植物還是混沌稚蟲,充滿著遠古荒蕪之氣。

一直到傍晚時分,柳無邪終於修煉結束,境界停留在金仙三重巔峰。

天色剛暗下來,黑子帶著聶環還有支扶悄悄的進入狐族部落。

支娜留在混亂之城,一旦他們出了什麼事情,起碼還能有人通風報信。

“吳兄弟,你要的材料都在這裡了。”

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聶環拿出一枚儲物戒指。

他花費了一天時間,幾乎花光了身上所有資源,這才湊齊了這些材料。

“多謝了,你們先去休息。”

柳無邪讓他們去休息,接下來的事情交給自己。

大殿中!

族長端坐上首,其他長老紛紛坐在兩側。

“族長,下午的時候,部落外麵出現很多黑熊族跟五毒鼠族的蹤影,我懷疑他們會對我們狐族不利。”

二長老這兩天一直在外麵巡邏,發現大批的黑熊族正在集結。

“哼,他們要是敢來,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族長眼眸中流露出一絲煞氣。

兩側那些長老相互看了一眼,眼中充滿著疑惑,這不像是族長的性格啊!

族長之前雖然強勢,大多時候,都秉承以和為貴。

很少跟其他妖族發生衝突,為何這次醒來之後,性格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隻有大長老最清楚,眼前端坐的即是族長,也是大公主。

新婚之夜,險些被黑熊少主玷汙,大公主一直憋著一口氣。

如果不是黑熊少主下毒,她也不會**於柳無邪。

這一切的都是黑熊族的錯,難怪族長身上煞氣如此之重。

“族長,吳公子有事求見!”

一名狐女走進來,單膝跪地,朝族長說道。

“讓他進來吧!”

族長收回臉上的煞氣,讓柳無邪進來說話。

跨入大殿,柳無邪朝眾人施了一禮:“見過族長及各位長老。”

不解決掉狐族的事情,他是不會輕易離開的。

雖然族長甦醒過來,但是半個月後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