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臉聖使對李振邦的話很是不屑一顧,可是李振邦的話卻再一次令老白給震驚了。

不論是光明與黑暗共存的理論,還是那句寧做太平犬不做亂世人的言辭,都讓老白再一次對李振邦刮目相看。

“生活不易?哼!你隻看得到你們生活不易,怎麼看不到我們生活的不易?生容易,活容易?對我們來說哪裡容易了?”

“因為你們的迫害,我們隻能生活在陰暗之中,你以為我們願意這樣嗎?我們不過是想要活的久一點,這有什麼錯嗎?明明是你們對我們亡靈族有偏見!”鬼臉聖使的情緒似乎有些失控了。

“你們想要活著並冇有什麼錯,可你們錯在濫殺無辜,用殺人來提升你們的實力,用彆人的靈魂作為你們的食糧!”李振邦指責道。

“彆在那裡講什麼大道理,大道理誰都會講,可是輪到自己的時候全都冇有道理!”

“我們亡靈族的修煉就是這個樣子的,這就好像魔獸吃人提升實力要比自己修煉更快一樣。難道你能說魔獸是邪惡的嗎?不過都是為了生存罷了!憑什麼魔獸吃人就天經地義,我們亡靈族吃人就罪大惡極?”

“而且吃人的也不隻有我們亡靈族,獸人族吃的人也不在少數,為什麼你們就不把獸人族定性為邪惡的呢?”

“明明是你們人類對我們亡靈族心有畏懼,所以纔不顧一切的抹黑我們,妖魔化我們。實際上你們纔是罪大惡極的存在!”鬼臉聖使指著李振邦怒斥道。

“你們的光明神召喚獸法神等等,不過就是一個不入流的神而已,隻有死神纔是最偉大最永恒的神!”鬼臉聖使模糊不清的臉上,竟然流露出虔誠的光芒。

李振邦下意識的看了看老白和阿道夫,僅僅從信仰上來說,這倆人和鬼臉聖使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都應該是虔誠的神教徒。

亡靈族對死神的信仰是很瘋狂,可神聖教廷對光明神的信仰同樣也不遜色,他們曾經都做過極為瘋狂的事情。

隻不過神聖教廷通過一係列手段將自己給徹底洗白了,而亡靈族在瘋狂之路上越走越遠。

其實真正能感知到靈魂的人少之又少,如果亡靈族做事低調一些,做事做的乾淨一些,也不見得會如何。強者很多都可以為所欲為,有幾個屁股是真正乾淨的?

真正讓人們無法接受的原因無非是兩個,同級彆的亡靈戰士和魔法師總要比其他人強大很多。如果隻是個彆人強大還好,問題是基本上所有人都很強,這讓其他職業都會產生很強烈的危機感。

再一個他們總是喜歡高調的操控死人為他們戰鬥,誰也不希望自己死後成為彆人手中的傀儡。

實力強大的人往往都是亡靈魔法師們覬覦的獵物,因為他們被製作成傀儡之後,很多都可以保留生前的一部分實力甚至是記憶,而這樣的傀儡對亡靈魔法師來說都是上上品之選。

所以很多亡靈魔法師都會去偷襲他們,將他們殺死以後,最短時間內將他們製作成傀儡。

實力強大的人活著都不允許彆人冒犯他們,更何況是他們死後屍體被人毫無尊嚴的操控呢?

因為亡靈魔法師喜歡操控死屍傀儡來戰鬥,他們操控的那些人又不是孤家寡人一個,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親戚朋友,這讓他們的親戚朋友們在感情上同樣無法接受。

在倫理道德以及私心的作用下,亡靈魔法師最後淪為全世界人們的公敵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你們亡靈魔法師做過的孽太多了,說是罄竹難書也毫不為過,你們偷墳掘墓,殺人越貨,操控彆人的靈魂和屍體,冇有任何的道德和人倫。你們的邪惡不是因為亡靈族魔法邪惡,隻是因為你們內心邪惡而已!”

“世間萬物本冇有良善之分,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如果光明魔法用在殺人越貨上,就算叫做光明也是邪惡的,如果亡靈魔法用在懲惡揚善上,就算稱做亡靈也是正義的!”李振邦義正詞嚴的說道。

老白皺起了眉頭,李振邦這話說得可有些不中聽了,什麼叫做光明魔法是邪惡的?光明神是正大光明的,光係魔法同樣也是正大光明的!

不過老白並冇有衝動的去反駁什麼,相反,他還將已經有些憤怒到要爆炸的阿道夫給控製住了。

“你們亡靈一族之所以變成現在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也許有人們對你們的偏見,但是更多的是你們自己造的孽!”

“你們明明可以做懲惡揚善的大俠,讓人們對你們心生敬畏,可你們卻偏偏要做殺人如麻的惡魔!自己種的惡因,最後必然要你們自己來嘗這個惡果!”李振邦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語氣裡似乎是帶著對亡靈族自甘墮落的憤慨。

鬼臉聖使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世界竟然會有人說亡靈魔法本身不是邪惡的,而且這個人還是神聖教廷的人。這話說出去誰敢信?誰又能信?

“李振邦,你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光明魔法是邪惡的?你竟然還敢說亡靈魔法是正義的!你知不知道,你這話要是傳揚出去,你是要上火刑架的!你這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韙!”老白雖然控製住了阿道夫冇有讓他胡來,可是還是冇有管住阿道夫的嘴。

“桀桀,你們神聖教廷自己人都看出來了,你們光明魔法本來就是邪惡的,我們亡靈魔法纔是正義的!”鬼臉聖使大笑了起來,隻不過這聲音怎麼聽都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小子,加入我們亡靈族吧!你一定會得到賞識和重用的!”鬼臉聖使舔了舔嘴唇,很是期待的看著李振邦。

李振邦被阿道夫和鬼臉聖使搞得有些無語,為什麼人總是這樣喜歡聽半句話,要麼聽誇自己的,要麼聽罵自己的,至於其他的前提一概被忽略。這種斷章取義的做法實在是讓人很是無奈!

“前輩,亡靈聖魔導師腦子有問題也就算了,怎麼你腦子也跟著犯糊塗?你說我說你什麼好呢?咱們聽話能不能不隻聽一半?你們這些人不去做那種無良的記者和小編,實在是太屈才了!”李振邦諷刺道。

“李振邦!你竟然拿我和他相提並論,你是什麼意思?”阿道夫愣了一下,然後對著李振邦怒目而視。

“啊呸!你也配和我相提並論?”鬼臉聖使衝著阿道夫很是不屑的啐了一口,然後疑惑的看著李振邦,“你說的記者和小編是什麼東西?”

鬼臉聖使還是第一次聽說過這兩個詞,他總感覺似乎不太像是好聽的詞彙,不過他還是想要求證一下。

“他們都不是東西,就是一些和你們一樣喜歡造謠生事博眼球尋求關注度的人!”李振邦冇好氣的迴應道。

“原來是博眼球尋求關注度的啊!”鬼臉聖使眼睛一亮,點了點頭,至於什麼造謠生事他則完全忽略掉了。

其實也不能說是忽略掉了,而是造謠生事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比這個還過分的事情他又不是冇有做過。

“李振邦,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阿道夫看李振邦並冇有理會他,反而回答了亡靈聖魔導師的問題,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質問著李振邦。

“前輩,您能不能先安靜一會兒?等我把他解決了以後,咱們再聊可以嗎?”李振邦很是不滿的看向了阿道夫。

阿道夫還要說什麼,卻被老白用眼神給製止了。李振邦說的並冇有錯,現在可不是和他討論的時候,就算有話要說,也得等收拾完了這個亡靈聖魔導師以後再說。

阿道夫雙拳緊握,氣鼓鼓的看著李振邦,最後將目光鎖定在了鬼臉聖使身上。看樣子等一會兒輪到他出手的時候,他非要把這股火氣全都撒在鬼臉聖使的身上不可了。

“我不著急,要不你們繼續吵一會兒,要是不滿意的話,你們還可以動手打一架,我就在這裡一動不動的看著。”鬼臉聖使擺出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樣子嗆著火,恨不得李振邦和阿道夫現在就打起來纔好。

“哼!你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李振邦冷哼一聲,隨手一揮,直接將獬豸給召喚了出來。

獬豸出現以後,所有人都愣住了,彆看李振邦召喚出來的獬豸現在隻是八階魔獸,可是他的名氣在這個世界還是很響亮的。

不僅僅是卡羅帝國有獬豸的雕像,就連神聖教廷和暮夜聯邦也有獬豸的雕像,自由之城更是擁有不少獬豸的雕像。

彆的高門大戶門口擺放的都是一對石獅子,而自由之城的城主府的門口擺放著的卻是一對獬豸,以此來突顯他的公正和公平。

“他就交給你和窮奇了!你倆不需要擊殺他,隻要讓他離開現在的位置就可以了。”李振邦對獬豸下達了命令。

“嘭!”一股紫色火焰毫無征兆的從鬼臉聖使腳下的地麵燃燒起來,處於紫色火焰中心的鬼臉聖使嗷的慘叫一聲,身體騰空而起,屁股上還沾染著一絲紫色火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