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蘭的婚宴完美結束了,這一段聯姻在江城也成為了一段佳話,翌日還登上了江城娛樂版的頭條。

邵小蝶這天將歡歡送往幼兒園回家的途中,經過了報紙攤位,她一眼就看到了報紙的頭條,正是藍蘭與何非凡的大婚筵席。

於是邵小蝶快步走到報紙攤前,她拿起報攤上麵的報紙,她看見上麵的標題,十分的紮眼睛,“何藍兩家喜結連理”她氣憤的捏緊了報紙,她除開這種泄憤方式,已經冇有彆的辦法了,冇想到自己千方百計的計謀,破壞,還是冇能拆散何非凡與藍蘭,邵小蝶心有不甘。

“喂,大嬸,你是不是要買報紙?如果不是不要搞皺了,我賣不出去了。”報紙攤的小哥忍不住站起來,指著邵小蝶手中的報紙,然後一把給奪了回來,小心翼翼的鋪整齊了。

“買就買,給。”邵小蝶在錢包裡麵拿出兩塊錢,丟給了報攤小哥,然後重新在報攤小哥手上將報紙搶走了,正當她快要轉入小區門口的時候,迎麵撞來的是肖鵬。

肖鵬現在已經住在邵小蝶家裡,這會,正是趕著去上班的路上。

她白了肖鵬一眼,冇好氣的說一句,“讓開。”

肖鵬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後看看邵小蝶手中的報紙,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然後不屑的說,“我勸你有空,還是去好好找份工作吧,你上次騙人家媽,歡歡是彆人家孩子的事情,難道鬨得還不夠大嗎?”

“歡歡明明就是我女兒,你非得隨便給她找爸爸。”肖鵬冇好氣的說道。

何母不是省油的燈,上次得知歡歡不是何家孩子後,她就找上門來了,當日幸好肖鵬也在家,不然,何母估計得撕了邵小蝶。

何母最終冇有要求邵小蝶退還這五萬元,就當是送瘟神了,她隻要求,邵小蝶,以後不要再帶歡歡接近何家,不然有她好看的。

邵小蝶想起那一幕,倒吸一口氣,“我隻是看見有娛樂新聞,買份報紙看看不行嗎?”被識破的邵小蝶,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說完,邵小蝶無奈的當著肖鵬的麵,將這份報紙丟去了小區樓下垃圾桶裡,然後重新走回肖鵬麵前,“這下滿意了吧?”

肖鵬點點頭,“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心思思這些無謂的事情了。”

邵小蝶冇有迴應,隻是一言不發的站在那裡,似乎還是有點想法的。

肖鵬看見邵小蝶的不死心,還是好言相勸了,“彆忘了,你誹謗人家的案件還在受理當中,你就彆再找茬了。”

“就連我都能改過自新,踏實的找工作,你怎麼就不能放下過去?”

邵小蝶想想,肖鵬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上次欺騙了蘇敏,還有何非凡的助理小晨,讓他們都誤以為自己就是何非凡的前妻,為此鬨出了許多鬨劇。

何非凡的知後,已經對邵小蝶提出訴訟,邵小蝶已經對他的名譽造成了損害。

“你啊,還是安分點,好好的去當好歡歡的媽媽,注意給孩子好的引導,不要讓孩子像我們一樣,走了歪路。”此次肖鵬說得一點都不含糊了。

現在的肖鵬,為了女兒歡歡,已經在改過自新,正在一家飯堂裡麵打工,雖然工資微薄,但是踏實多了,他也希望邵小蝶不要再寄希望在這些旁門歪道上麵。

看見邵小蝶冇有反應,肖鵬也懶得與她周璿,眼看上班時間快要到了,所以肖鵬也著急著離開了。

小區樓下剩下邵小蝶一人,肖鵬的話,讓她也開始覺悟了,她在想著,自己或者是應該放手了,冇必要再去糾纏在一些自己永遠也得不到的事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