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格斯·費爾奇是霍格沃茨的城堡管理員。

他出生於愛爾蘭的一個巫師家庭,卻冇有展現出任何能夠使用魔法的跡象。

作為啞炮,他無法進入霍格沃茨魔法學校學習,而他父母也冇有讓他前往麻瓜學校唸書。

在阿格斯·費爾奇前半輩子的人生中,他如同一隻家養小精靈一樣打掃房屋、偶爾看看報紙,運氣好的時候或許可以陪著父母去對角巷買些東西——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事情,每週堅持給霍格沃茨寫信,希望有機會前往學校。

隨著時間推移,阿格斯的個子一點點變高、鬍子長出來,然後是皺紋……

而他寫給霍格沃茨的信件內容,也一點點地變化著——費爾奇早已不記得自己到底寫了多少封信。

最開始是入學申請,後來慢慢變成兼職,再後來變成霍格莫德村的店員,甚至於……

“哪怕是……霍格沃茨城堡的家養小精靈呢?我真的是一名巫師。”

倘若如同石沉大海一樣杳無迴音還好,或許他也會死心,亦或者選擇放棄。

最殘忍、同時又最幸運的是,阿格斯·費爾奇每個月都會收到一封霍格沃茨的回信。

一封,來自阿不思·鄧布利多的回信——對方會耐心的解釋原因,並且勸導他應該嘗試著眼其他的工作。

直到二十多年前,霍格沃茨的回信裡終於出現了阿格斯·費爾奇夢寐以求的轉折。

“您好,費爾奇先生。原城堡管理員阿波裡昂·普林格計劃七月退休,您有興趣過來麵試嗎?”

…………

費爾奇順利通過了鄧布利多的麵試——事實上,他是唯一候選人。

他遵循普林格先生的規矩,記錄下那些處罰學生的資料,並把它們存放在自己辦公室的木頭檔案櫃中。

夜間,費爾奇則會在走廊中巡邏,抓捕冇有睡覺、在走廊裡閒逛的學生,並且按照校規關那些小傢夥的禁閉。

另一方麵,他對大部分的教師都保持尊重,會按照他們的要求幫他們辦事。

儘管如此,大部分教職工依然並不喜歡費爾奇的脾氣、行事方式……

當然,還有他的啞炮身份——不少教授認為,啞炮並不適合在霍格沃茨城堡工作。

“我個人認為,費爾奇先生並不會長時間留在這裡,我不是說他的態度、人品有什麼問題。”

麥格教授在校長辦公室認真說道,她建議鄧布利多最好著手尋找另外的城堡管理員。

“等到他待的時間長些,他就會意識到他在霍格沃茨會過得非常煎熬,冇有魔力的啞炮無法威懾學生,而學生、皮皮鬼一丁點的惡作劇,就會耗費他大量精力去處理——城堡管理員的工作對於他而言,是一個痛苦、困難,幾乎冇有什麼成就感的工作,當他想明白了這些之後,他就會離開這裡……您冇看到,僅僅是些許汙漬,他就要清理大半天。”

但是費爾奇冇有離開,他留了下來,而關於費爾奇“啞炮”的流言,消無聲息地在霍格沃茨消失了。

人們說,他或許和圖書館的平斯夫人一樣,不過是不愛在人前使用魔法罷了。

…………

最近霍格沃茨城堡管理員擴招了,新增了兩名巫師,作為協助。

除此之外,學生之中也選拔出了風紀委員,分擔費爾奇日常難以兼顧的校園衝突、違紀管理。

當然,阿格斯·費爾奇依然固執而認真地繼續著他的工作——他快七十歲了,患有風濕病,佝僂著背。

他麵色蒼白、臉頰鬆垂、塌陷、脈絡縱橫,長著一雙暴突的淺色眼睛和關節突出的手,雙下巴上的肉時常顫抖著,走路時也經常呼哧帶喘、拖著步子。每當他得流感的時候,他的鼻子就會紅得很不正常,而且不停地流鼻涕。

不過這些並不妨礙他在門廳、走廊巡視,懲罰那些調皮搗蛋的問題學生。

城堡管理員這個身份,可以讓他輕鬆收拾大部分不聽話的傢夥。

除了……

“皮皮鬼!你這次……死定了!”

費爾奇抹了抹臉上的冷水,壓低聲音怒吼道。

他是被冷水潑醒的,當他從床上醒來,看到半空中漂浮的小個子幽靈時,恨不得撲上去撕了它。

霍格沃茨城堡管理員與皮皮鬼的“戰爭”持續了幾百年,不過在此之前皮皮鬼從未“踏入”管理員房間,尤其是在這種午夜的時候,進行這種惡作劇——夜間休戰,以及雙方“安全領地”的默契,被那個落下的水彈徹底撕毀了。

“嘿嘿,老傢夥,我有好東西要給你看,我在禮堂等你……到時候你還要感謝我。”

皮皮鬼囂張地抱著雙臂,在費爾奇眼前飛來飛去,雙腳得意地跳著踢踏舞。

冇等費爾奇開口,它就穿過門板,朝著禮堂方向飄了過去。

禮堂?

那個混蛋到底想要乾什麼?

費爾奇皺著眉從床上爬起來,扯了件大衣披上,舉著提燈追了出去。

走廊上一個人都冇有,皮皮鬼遠遠地飄在走廊最前邊,時不時回頭比個粗魯的手勢,似乎害怕他冇有跟過來。

阿格斯·費爾奇努力壓住破口大罵的想法,悶著聲往前追去——他臨走之前看了一眼時鐘,才淩晨五點——教授和學生們還在睡覺,他不知道皮皮鬼要乾嘛,但是費爾奇不想弄醒第二個人,有他一個人被吵醒就夠糟糕的了。

片刻後,他來到了禮堂門口,他聽到裡邊似乎有人交談的聲音。

閃爍的微光從虛掩的門縫中照出來,在黑乎乎的地板上投出一道橙色的光影。

這個時候……在禮堂?

費爾奇側著身子,小心地一點點靠近,手裡緊緊攥著提燈上方的拉環。

在離門口幾步遠的時候,禮堂門忽然一下子打開了。

一個他從未想過的身影站在那裡,微笑看著他,招了招手。

“鄧、鄧布利多教授?!”

費爾奇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輕呼道。

而皮皮鬼的身影也竄了出來,抓著雙腳在半空中興奮地打著滾,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原本“失蹤”的鄧布利多就那麼靜靜站在光影中,手中拿著一個看起來有些簡陋的木盒子。

“阿格斯,非常抱歉以這種方式叫醒你……”

鄧布利多溫和地說道,他走到費爾奇麵前,鄭重其事地將手中的木盒遞給他。

“不過……”

“我想這個禮物應該可以作為補償——屬於你的魔杖。”

鄧布利多拍了拍費爾奇的肩膀,費爾奇愣愣地看著那個打開的盒子,一時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事實上,他現在已經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各種問題在他腦海中交織混雜成一團。

“奇洛教授在禮堂裡邊,他會指導您怎麼使用這根魔杖,以及如何施法……”

鄧布利多指了指身後的禮堂,越過費爾奇朝著門外的廊橋走去。

“還有……幫我轉告麥格教授——關於霍格沃茨的變化。”

“什、什麼變化?”

費爾奇捧著那個魔杖盒子,結結巴巴地說道。

“教授,您知道的,我、我冇辦法——這,您這個是什麼意思,還有您——”

“魔法世界可不是一成不變的,你就是那個變化……阿格斯。”

鄧布利多笑了笑,大步流星地朝著夜幕中廊橋走去。

“去吧,奇洛教授在等你——”

“以及……歡迎來到,霍格沃茨魔法學校。”

啪。

當他走到石橋儘頭的時候,他的話也恰好說完。

伴隨著一聲輕響,鄧布利多徑直幻影移行,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

————

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