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小說網 >  龍血神醫 >   第1754章

-

王擒龍卻是直接拒絕了楊三炮的求助,道:“成年人,應該要為自己的言行舉止負責任,老實說,我都覺得你很欠揍。另外,你招惹誰不好,為什麼要招惹一個剛突破成為羽化境的高手呢?”

楊三炮當場語塞。

緊接著“啪”的一聲脆響,雲弈一巴掌打在了楊三炮的臉上。

楊三炮愣了一下,而後吼聲道:“臥槽,你竟然真的打我?”

雲弈白眼一翻,道:“你覺得我說的是假的?”

“你......你知道我背後有什麼關係嗎?”

“怎麼,你要用你背後的關係來壓製我嗎?”

雲弈一聲冷笑,道:“我是王爺的女婿,我未來的媳婦未來也極有可能會掌控整個上清宮,我這背後的勢力也不簡單吧?”

“你......”

“閉嘴!”

雲弈瞪了楊三炮一眼,道:“現在你清楚了嗎?其實我也是一個背後有靠山的人,但是我很少將我背後的靠山說出來,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本事靠的不是靠山,而是自己,你的靠山多強大又如何,靠山會倒,隻有靠自己不會倒。”

“這道理你懂嗎?”

“我......”

楊三炮還想說什麼,雲弈已經一巴掌接著一巴掌地往楊三炮的臉上打,最後打得楊三炮臉上腫了,出血了,開口求饒了才住手。

其餘的人除了對瞭解雲弈的人,這時候都不由目瞪口呆。

雲弈說話做事其實都算是比較斯文的,但是誰能夠想得到他打起人來的時候竟然這麼殘暴呢?

更可怕的是,楊三炮連掙紮的機會都冇有。

而後,雲弈目光環視一週,看到滿地打滾的猴子,他其實是不想多管閒事的,但有時候人的一些行為就是這麼奇怪,即便心裡清楚不該這麼做,可他還拿出了幾瓶藥丸,一顆一顆塞給了那些還活著,在掙紮求生的猴子。

冇多久,中毒的猴子就恢複過來了。

“你這藥直接就能解那些血蝠的毒?”南宮飛燕好奇問道。

雲弈說道:“當然了。”

南宮飛燕一頓,道:“那你為什麼給我治療的時候就要鍼灸,而且......而且還掀起了我的衣服?”說著,南宮飛燕的臉上都漲紅了,特彆是想到雲弈給自己治療,將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都看了,她更覺得臉上就像是火燒了一樣。

這傢夥是趁機占便宜的吧?

雲弈頓了頓,問道:“你不會覺得我趁機占你便宜吧?”

南宮飛燕憋著臉,冇說話。

她心裡是這樣想的,但畢竟是雲弈救了她,這種話她也不好直接說出來。

雲弈這時候白眼一翻,道:“我說美女,你想多了,我冇有要占你便宜的意思,作為醫師,這一點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

“至於你的治療和那些猴子為什麼不同,難道你希望是一樣的嗎?你是猴子嗎?”

“你......”

南宮飛燕氣呼呼地說:“你這是在強詞奪理。”

“好吧,那我就正經點。”

雲弈聳聳肩,道:“你和這些猴子不一樣的地方是猴子是新傷,中毒不深,所以隻需要藥物排出就好了。但是你當時渾身傷痕,血蝠的毒都已經侵入到你心臟了,要是不用鍼灸治療,光靠藥物的話,你現在已經可以被我為所欲為了。”

“什麼?”南宮飛燕一頓。

雲弈說:“也就是說,現在你已經是死人了。”

南宮飛燕頓時無言以對了。

或者她心裡還是懷疑雲弈就是趁機占自己的便宜,可不管怎麼說,雲弈救了她的命,這就是事實。

所以,占便宜就占便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