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這不可能!!!”

帝尊看著雲千帆的變化,整個人都僵住了。

它一生追求的天道,在此刻被雲千帆領悟了。

這讓帝尊此時此刻,表情之中充滿了對雲千帆的怒火。

“轟!!!”

一擊之下,雲千帆所在的地方瞬間化為了灰燼。

而此時的雲千帆,一手接住了帝尊全力一擊。

“你一生求道,渴望突破境界的桎梏,但你可曾想過普天之下的芸芸眾生,你視眾人為螻蟻,又憑什麼從芸芸眾生之中領域到生命之力呢...”

雲千帆滿臉平靜地看著帝尊,此時的帝尊,在他的眼裡,真正意義上成為了螻蟻一般的存在。

麵對帝尊,雲千帆已經冇有了任何情緒上的波瀾。

隻要他想,帝尊彈指可滅。

“不...不可能,本尊領悟不到,難道讓你一個連半神境都冇有的人領悟生命之力嗎,這不公平!!!”

帝尊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不甘心和憤怒。

對他而言,雲千帆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死之前領悟了生命之力,突破了生命和肉身上的雙境界。

這等打擊,對帝尊而言不可謂不大。

但此時此刻,雲千帆的確是做到了。

這讓原本心如止水的帝尊,一時間所有情緒都湧上了心頭。

也正是由此開始,帝尊正是脫離了主觀上的控製,發了瘋一般朝著雲千帆而來。

“既然我得不到,那你也彆想得到,領悟了又如何,本尊不在乎,你們都去死吧!”

帝尊說完後,將整個九界握在了手中,一時間,所有位麵均感受到了來自帝尊的怒火。

境界底下的位麵,甚至都冇有承擔的能力,瞬間化為了灰燼。

它的憤怒,全都來自於雲千帆領悟了生命之力。

現在的帝尊,完全失去了原有的理智,唯一的想法就是清洗整個九界,包括雲千帆。

“你一個人死就足夠了...”

說話間,雲千帆一手將帝尊抓起,下一刻,帝尊便灰飛煙滅,消失在了這片空間。

僅一擊,雲千帆便將帝尊斬殺在了這個位麵。

帝尊在九界本已經無敵,但也僅僅隻是在九界。

而雲千帆,領悟的是九界之外的力量,對帝尊而言,幾乎是降維打擊。

雲千帆和帝尊的這一戰,讓整個九界開始逐漸走向覆滅。

雲千帆閉上了雙眼,渾身散發著金色的生命之力。

很快,金色的生命之力將雲千帆附近的所有人都洗禮了一遍。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我冇死?”

“老大,是老大!”

“雲千帆...”

一時間,被帝尊殺了的人,被生命之力洗禮後,逐漸恢複了生機。

而雲千帆將領悟到的生命之力儘數用出,很快就從第九界開始蔓延至其它位麵。

同時,因為這一戰死去的人,除了帝尊和它的勢力外,全都得到了新生。

雲千帆雙手負背看著眾人,笑著說道:“好久不見,抱歉,來晚了!”

雲千帆見到了久違的族人,見到了所有陪著他踏足九界的朋友,也見到了許許多多有著同樣目標的盟友。

此時的他,內心滿是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