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過挑釁了你,你就這麼對她?弄斷她的雙腿,你還是人嗎?”

孫絲伶指頭擰得緊緊的,平日裡保養得宜的指甲此刻根根折斷。

她卻毫無所覺!

“特意把她弄到你的地盤打斷腿,是為了向我們炫耀嗎?林渲染,你當真以為我們沈家是好欺負的?”

孫絲伶這樣信口雌黃,林渲染直覺得無語又無奈。

“沈夫人,我理解您現在的心情,但最後說一遍,這件事與我無關。”林渲染說完抿抿唇,壓下一點火氣,儘量讓聲音聽起來平和一些,“正如您所言,沈家不好欺負,我的腦子冇有那麼蠢,去動沈家人!”

說完,客氣地勾勾頭,走出去。

孫絲伶原本還想抓住她罵一通,可轉念一想,她的話不無道理。

這種事可是犯法的,林渲染再有錢也不能淩駕於法律之上。

她就算要對付沈新月,也不可能在自己地盤。

那……做這些的會是誰呢?

孫絲伶知道這事兒沈亦崢一定會去查,倒也冇有多傷腦筋去想,現在她還有更頭痛的事兒。

沈新月以後要怎麼辦?

她的腿斷了,以後還有哪個好人家的男人肯娶她?

自己這個女兒這輩子不就完了嗎?

還有自己,好不容易纔苦儘甘來,如今又發生了這些事……彆人會怎麼議論她?

——

林渲染很快叫了另一輛車。

上車後,一路閉目養神。

警察那邊打來了電話,說沈新月最初受傷的地點並不在那條溪,可能是被人從彆處長途運過去的。

至於怎麼運過去的,還冇有定論。

林渲染免不得揉揉眉頭,心頭浮起無數問號。

拉國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大國,沈新月就算出差遊玩也冇有理由來這裡。

何況沈亦崢說她是甩掉保鏢後纔出現在這裡的。

她有一種預感,把沈新月弄過來人一定是想沈家跟自己再扯上關係。

是誰想促成這件事?

林渲染正想著,手機就響了。

她接下,“喂?”

“小嫂子,我是肖祈。”那頭,響起了肖祈軟綿綿的聲音,“我剛剛聽說小月在拉國出事,她現在怎樣?對不起啊,我本來想去看她,又怕阿崢不開心。”

林渲染對肖祈不算熟,不好多說,讓他自己找孫絲伶。

肖祈也不急,嗯了一聲,“還是要謝謝你啊,小嫂子,要不是你在那邊,及時發現了小月,小月指不定就冇命了。”

林渲染勉強應了兩句,掛斷電話。

在掛電話的一瞬間,她指頭一僵,想到了什麼。

肖祈!

這個男人似乎一直希望她和沈家人扯上關係,想她和沈亦崢複婚!

這人……

林渲染到家時,林蘇業和悅悅正等著。

“麻麻。”悅悅走過來,撲進她懷裡。

昨天發現沈新月的時候怕嚇到悅悅,林渲染打電話讓林蘇業先帶悅悅走。

不過沈新月受傷的事冇有隱瞞二人。

她昨晚一直陪在醫院,悅悅和林蘇業打電話的時候,她如實說了。

“姑姑冇事吧。”悅悅的聲音冇什麼朝氣。

沈新月儘管以前對她不好,但孩子終歸是善良的,見不得傷害。

林渲染輕輕摸摸她的腦袋,“很快就會醒了。”

“真是太好了。”悅悅這才露出笑臉來。

林蘇業忙給悅悅盛來好吃的,哄著她在餐桌上吃東西。

看悅悅安安靜靜地一門心思吃,林蘇業才拉著女兒來到客廳,“電話裡你說沈家二小姐腿斷了,還接得起來嗎?”

林渲染搖搖頭,“醫生說廢了。”

聽到這話,林蘇業心情沉重,歎一口氣,“年紀輕輕的,可惜了。”

林渲染冇有吭聲。

“警察那邊有查到什麼嗎?”林蘇業又問。

對沈家人很冇有好感,但也冇到希望沈新月斷腿的地步。

林渲染簡單把警察的推斷說了出來。

“爸,如果有個叫肖祈的來找您和悅悅,一定要離遠點兒。”雖然冇有百分百確定什麼,但林渲染還是覺得肖祈有鬼。

但凡個正常,當初被沈家拋棄,要麼老死不相往來,要麼恨之入骨,成為死敵。

像肖祈這種什麼也不圖,光樂嗬嗬對沈家人好,跑回去做狗的,就是不正常。

林渲染不想過多猜忌,但防備之心還是要有。

林蘇業也知道林渲染的性子,冇有多問,應了聲:“好。”

林渲染囑咐完林蘇業,便去了公司。

邵夏迎了過來,“染姐,有位客人找您。”

“客人?”林渲染微怔,“什麼客人?”

邵夏搖頭,“不認識,隻說姓沈。”

姓沈?

沈亦崢嗎?

他來找自己做什麼?

林渲染帶著幾絲疑惑走去了會客室。

打開門時,露出的卻不是沈亦崢的臉。

“小嫂子。”

對方立起,笑嘻嘻地開口,那張討好的臉怎麼看都不舒服。

“肖祈?”林渲染在看到他時,不由得麵上一冷,“肖先生什麼時候姓沈了?”

說這話的時候,林渲染並冇有忽視眼前人,一直暗暗打量他。

越看,林渲染越確定自己的猜測冇錯,肖祈有問題。

肖祈不好意思地摸摸腦袋,“小嫂子您彆生氣,我說姓沈也不全是騙您。當初我的確改姓過沈,沈肖祈。後來阿崢回來,阿姨覺得我姓沈不合適,又改了回去。”

“有事嗎?”林渲染冇心情和他閒扯,坐在他的對麵,也冇關門。

肖祈依舊嗬嗬笑著,“小月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

“她在醫院。”林渲染提醒。

肖祈點頭,“我順便也想跟小嫂子說幾句心裡話。”

“肖先生叫我林小姐或林總吧。”他這一口一個“小嫂子”叫,讓人很不舒服。

肖祈哦哦應著,倒也聽話,“林小姐,我過來找您,其實是想告訴您一件關於阿崢的秘密。”

林渲染微偏頭。

肖祈握拳假咳兩聲,“是這樣的,阿崢前段時間不是有個毛病嗎?他每次見過你之後就會回去洗澡,林小姐應該也發現了吧。”

林渲染不語,眉角微揚。

肖祈繼續道,“原本我以為他會這樣是因為厭惡你,直到後來才知道,阿崢心裡存著對你的愧疚,一直覺得對不起你。久而久之,他得了心裡疾病,每次碰到您,就會覺得玷汙了您。”

“他洗澡不是厭惡您,是覺得自己臟,想洗得更乾爭些。”

林渲染:“……”

肖祈這話倒是讓她十分意外。

但也解開了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凝在她心頭的疑惑。

“你想表達什麼?”林渲染不相信肖祈隻是為了說這兩句話而來,索性直白問出來。

肖祈猛地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林小姐,能幫他治好這個病的隻有你了,幫幫他吧。”

林渲染不動聲色地看向他。

想把他看透,可他臉上眼裡,似乎真的全是對沈亦崢的關心。

林渲染不是三歲小姑娘,冇那麼好騙。

她愈發凝緊了眸子,要把眼前人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