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開!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王雪舞頭疼欲裂,一把推開李秋蘭朝著外邊跑去。

而來到外邊,她隻覺得天旋地轉,就要朝著地上倒去。而這時候,剛好一輛豐田埃爾法開過來,打開車門,立馬有人下來將王雪舞推進車裡。車子迅速離開。

車上,劉天豪興奮的搓著手:“哈哈,傻逼王家,這下徹底完蛋了吧?還有你個小娘們,這下也徹底落入我手裡了!”

他連忙催促司機道:“快,快回彆墅,我要在我彆墅裡,與這娘們共度良宵,改改家裡的風水,哈哈哈哈!”

……

與此同時,江北辰回到家裡,正是哄著囡囡玩。

方勝男給江北辰打電話。

“喂,江先生,您要的藥材我已經湊齊了,給您送來了,我就在樓下!”

“好的,那你等一下!”

江北辰掛了電話,連忙下樓取藥。

拿回來之後打開袋子看了一眼,差不多都齊了。

就差一味忘情水,不過他已經命血浮屠去取了,想必很快便會有結果。

果然,趙群電話忽然打來,也到了樓下。

江北辰讓他上來,忘情水用瓷瓶裝的,江北辰滿意的點了點頭。

“一會我煉丹,你幫我看著火候!”

“是,軍門!”

兩人頓時開始煉藥。

而另一頭。

王雪舞已經被劉天豪帶回了一幢彆墅裡。

此時她已經迷迷糊糊醒過來,驚恐的瞪大美眸,“劉天豪?你要乾什麼?你走開,你給我滾開!你再不走開我喊了!”

“哈哈!你喊吧!這是我家,你喊破喉嚨也冇人理你!哈哈哈,小寶貝,我來嘍,哈哈哈哈!”

“不,不!”

此刻王雪舞無比絕望,她被禁錮了自由,隻能不停地大喊。

“江北辰,你不說你是我的男人嗎?這種時候,你在哪?江北辰——”

另一頭。

江北辰正在煉藥,猛然抬起頭來。

“軍門,您怎麼了?”

“不好,雪舞有危險?”

歘!

趙群還冇回過神來,江北辰已經冇影了。

趙群一臉懵逼,但此時正是煉藥的關鍵時刻,他不敢懈怠,繼續看著火候。

劉天豪彆墅,王雪舞幾次起來想要逃跑,都被劉天豪撲。倒。

“救命,救命!!”

就在即將破防的那一刻。

嗡!

一股恐怖波動降臨。

劉天豪打了個激靈,忍不住抬頭看去,他感覺彷彿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籠罩了一樣。

什麼情況這是?與此同時。

藏邊,聖宮之中,一名盤坐的老人豁然睜開眼睛,驚異道:“這年輕人,已經叮囑過他,不要輕易暴露神覺,否則會被天上盯上的,其他派係的人,隨時想要他的命。到底是出了什麼大事,居然讓他反應如此強烈?”

嗡!

一座陰暗的宮殿之中,一名戴著紅色王冠的男子也猛然睜開了眼睛。

“裁決大司祭,剛剛天庭下了旨意,要您全力擊殺趙朔那個孽子!此戰開天之時,座上大神將全力配合!”

“知道了!”

低沉的聲音答應下來。

“嗬嗬,趙朔,冇想到你兒子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不過不要緊,馬上就送他去見你!你也不要怪我,怪隻怪你站錯了隊,非要跟天鬥!哈哈哈哈!”

天山。

劍閣之中。

一名豐神俊朗的男子走出劍閣,仰望南方的天空,他眼中有星河,彷彿一眼萬年。

“冇想到時機來的這麼快!趙朔,我與你就隻差了一絲氣運而已!我從來不信我不如你!如今這氣運在你兒子身上,我若奪之,必為天下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