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也是呢~月兒十分讚同三哥哥的話,這畢竟是美食比賽,怎麼這來二去性質就變了呢?既然是美食比賽,還是要那味道來決勝負的~曹鎮主,不如你我一同來品嚐一下這美食如何?”

武玄月順勢開口,眼看單靈遙已經控製不了局麵,她的這杆槍落勢,自己若是還不趕緊站出來補救兩句,單靈遙隻怕是要出局了。

然而,敦羅田得理時又怎麼可能饒人呢?畢竟之前自己與單靈遙的梁子已經結下來了,憑什麼隻準對方對自己頻頻發難,懟的自己毫無立場可言,而眼下自己終於有了翻盤的可能,又怎麼可能會放棄這反擊的可能性?

到此,敦羅田臉色一拉,頓時好聲冇好氣說道:“嗬嗬~天門真士還真是好興致呢~剛纔你的好姐妹說了那麼大一連串的大道理,你聽著也不攔著,更是冇有顧念我權族麵子的意思,任憑其隨意發揮,弄得我敦羅田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好了~眼下你的好姐妹終於立場站不住腳了,天門真士這就跳出來為她解圍了不是?到底是誰人厚此薄彼,區彆對待了呢?”

聽到這裡,武玄月便是緩緩轉過頭去,臉上掛著溫順笑意,她深知這敦羅田是要後發製人。

兩方勢力早已經撕破臉,這關係也是到了劍拔弩張的地步,敦羅田如此這般,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武玄月便是好聲解釋著:“嗨~月兒看敦大人是誤會了什麼,剛纔月兒剛回來,這還冇有搞清楚什麼形勢呢,敦大人便是與古靈兒公主發生了爭執,月兒總歸是要聽一聽事情的來龍去脈才能搞清楚事情的狀況吧~總不至於這一上來就開始與人評對錯,若是如此,月兒的話又說服力嗎?你說是吧~~敦大人?”

武玄月的口才那可是武道有了名的,不急不慢,拿捏有度,更是合情合理,讓人挑不出絲毫的毛病來。

此話一出,敦羅田瞪住了眼,明明嘴巴在動,可是偏偏他卻再也發不出一個字音來!

聽來這話還真是一點毛病都冇有,最重要的是,這天門真士可比那古靈兒說話有水平多了,人家的他態度是極好的,不像那古靈兒公主一副上來就是要乾架的態勢,咄咄逼人,氣勢十足,弄得自己下不了檯麵。

在談判技巧上,兩個人打配合是非常很重要的,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一個是氣勢壓住對方,一個是言論上讓對方挑不出來毛病,由此可見武玄月與單靈遙的配合是極為默契的。

“不是……不是……事情不是這個樣子的!容我想想看,我總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兒……”

武玄月笑道:“哪裡不對勁兒了?我看是敦大人太過緊張了吧,沒關係,你先歇一歇,我與曹鎮主先把之前的菜品品嚐了,給出成績之後,敦大人再說也不遲。”

看著那敦羅田口吃愚鈍,顯然是說不過不武玄月,武玄月便是趁著這個時機加快節奏,這又使了一個眼色給曹雲飛,讓其趕緊上前去嘗一嘗雙方的美食。

而不曾想,敦羅田已經徹底不顧及臉麵了,他索性一個上前,用自己身子生生攔住了曹雲飛與武玄月的路,便是一副橫眉冷對,氣急敗壞的模樣——

“不許嘗菜!這件事情冇說清楚之前,誰都不準動!”

敦羅田此舉著實驚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武玄月與曹雲飛相視一眼,二人心中都生出來幾分疑影。

觀察一下的現在的態勢,正午豔陽之下,一陣陣熱浪滾滾,在這天台之上,無疑是加速了這熱菜的腐壞速度。

而作為冷盤的九霄閣的作品,因為一直又寒冰凍著,即便是在太陽的照射下,也不過是化掉了冰塊,而其冷盤作品並不會受太大的影響。

果然,單靈遙的話是有一定的依據的,好端端的你比賽為何卻放在頂層呢?晌午頭還好,這陽光還冇有那麼刺眼,而越是到了中午頭,這太陽的威力就漸漸顯現出來了。

敦羅田這好心機了~為了算計百合世家,連同這天氣都算計進去了嗎?

看著那滾滾熱湯而下的食材,武玄月抬眸遠去,依然掃到了那白華越發焦躁的臉色。

她知道這場比賽對百合世家有多不利,不論從天時地利與人和三方麵,都對這百合世家十分不公平。

想到這裡,武玄月微笑且禮貌開口,與那敦羅田理論了一番:“敦大人這是何意啊~該說的話,月兒已經說了很明白了不是嗎?三公子也是說了,這是比賽,時間不早了,若是這樣一直拖著的話,食材的味道發生了變化,這可是對比賽結果不公平啊~”

而這樣的結果不正是敦羅田想要的嗎?拖延時間,等著那熱鍋中的湯都熬乾了,食材在太陽的照射下,漸漸腐化,再讓武玄月與曹雲飛一同品嚐的話,就是傻子也不能給出一個獲勝的成績來,若是她倆昧著良心去打分的話,那自己便可帶著旭堯貝子和武玄華仨人指正他們二人不公不正的實事。

這一切都在敦羅田的計劃中,隻要自己能夠成功拖延時間,不論用什麼樣的手段,結果就會導向自己這一方。

到此,敦羅田便是擺出一副無賴的模樣,索性與武玄月對峙上了:“哎~天門真士可不能這麼含糊此事,這可是關乎了我權族的聲望,豈能讓那些小人隨便汙衊了咱們呢?真士不是一向與古靈兒公主以姐妹之舉嗎?所以……羅田是不是可以這麼懷疑,剛纔古靈兒公主所說的一切都還是真士教唆指示的呢?若不然古靈兒公主為何會如此?得罪了權族對她又有什麼好處嗎?”

眼看這敦羅田又開始發作起來,單靈遙實在忍不住了,直步上前,欲要跟武玄月撇清楚關係。

“敦大人——說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又與天門真士有什麼關係呢?這一切都是古靈兒自己所思所想,隻覺得這比賽貓膩太多,這才發表了自己的意見,怎麼?我們作為的評委,連同發表自己的意見的權利都冇有嗎?那若是如此的話,敦大人還需要我們這些評委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