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門樓上,章邯神色莫名的聽完麵前什長的話,淡淡的說到,

“你是說,新來的那個新兵,一個人打翻了你們整個百人隊?”

什長激動的說到,

“是啊,將軍!”

“那小子簡直就是無法無天!漠視軍紀啊!”

“不隻是我其他幾個什長,伍長,也都被他打了!”

章邯做出一副疑惑的樣子說到,

“現在院子裡有多少人,怎麼能被他一個人打翻了?”

什長回到,

“將軍,除去在外值守的,有近五十人。”

說到這個,什長略微有些不好意思,補充到,

“將軍,主要是我們前兩天連續搜尋,都有些疲憊了,所以才”

章邯擺擺手,打斷了他的話,然後說到,

“你哪裡受傷了,讓本將軍看看。”

什長連忙指著自己受傷的部位,說到,

“將軍,您是不知道,那小子下手毒的很,他”

“哎喲!!!將軍!將軍,您怎麼動手了!”

“哎喲!!”

章邯直接站起來,對著什長就是一頓痛毆,憤怒的吼道,

“五十個打一個,都冇有打過!”

“還有臉來告狀!無恥廢物!”

“回去告訴你的百夫長!你這個什長也不必當了,把位置給那小子!”

章邯是真的憤怒之極,他知道,這些秦軍頗為疲憊,可趙浪現在也是傷病之身!

就是這樣,這些人居然五十打一,還輸了!

“是,將軍。”

什長被打得趴在地上回到。

“滾!”

很快,他就拖著更受傷的身體,離開了這裡。

此時,軍營內,趙浪幾人聊了下近況之後。

胡亥看了看周圍捂眼護襠的秦軍們,有些擔憂的說到,

“浪哥,你今天就這樣了,以後怎麼過啊。”

軍中最講究的就是團結抱團,趙浪算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以後真要遇到敵人,隨便坑他一下,就是死路一條。

這時候,胡亥想到了什麼,略帶些得意的說到,

“浪哥,我和將軍的關係極好,現在也是個伍長了。到時我和將軍說一聲,你到我的伍“

隻是他話還冇有說完,外麵就走進來一個秦軍。

行了一個軍禮之後,臉上帶這幾分驚訝,對趙浪說到,

“百夫長有令,趙浪勇武用力。”

“提升為什長,可以自選兩伍進入麾下。”

說完,便將一個小木牌給了趙浪。

趙浪接過木牌,道了聲謝,然後對胡亥說到,

“剛剛你說什麼?”

胡亥眨眨眼,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說到,

“浪哥,冇什麼”

趙浪不以為意,反正胡亥這坑貨,犯糊塗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想了下說到,

“正好,我可以自選兩伍。”

“你剛剛不是說,你是伍長嗎?嗯,你就到我這裡來吧。”

胡亥都要哭出來了,眼巴巴的說到,

“不好吧,浪哥,我們是直接跟著將軍的”

趙浪疑惑道,

“你剛剛不還說和將軍關係極好嗎?這事就這麼定了。”

聽到這話,胡亥隻想狠狠的給自己幾巴掌,叫你多嘴!叫你吹牛嗶!

“還有一伍的話,”

趙浪神色一動,對著旁邊喊道,

“阿二!”

很快,一直就在一旁的阿二,就神色複雜的走了過來,

“什長。”

阿二走到跟前,行軍禮到。

“你以後就到我麾下吧。”

趙浪淡淡的說到。

這個阿二雖然是最先找他事的,但在剛剛的衝突裡。

一直帶著人幫他,擋了不少偷襲的人。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守規矩。

阿二看著趙浪,眼裡滿是複雜。

這才離趙浪作為新人報到多久?

一個時辰都不到吧!

對方就直接從新人,變成了什長。

世事變化,他完全看不懂。

微微吐了一口氣,說到,

“是,什長。”

趙浪點點頭,說到,

“你帶人把這莊子裡最大的院子收拾一下,我們今晚就住那兒了。”

阿二這時候露出一個苦笑,說到,

“不行啊,什長,最大的院子的是百夫長的。”

趙浪頓時瞭然,想了想,說到,

“我們能把百夫長也”

阿二連忙說到,

“什長,慎言!”

“伍長,什長單靠勇武即可,可這百夫長以上,必要有軍功,謀略或者地位的!”

趙浪有些遺憾點點頭,他還打算一起給辦了,免得下次麻煩。

“那就把第二大的院子給打掃一下吧。“

阿二頓時帶著人離開。

扶蘇看著這幾人離開的身影,搖搖頭,感歎道,

“當小兵還真是不容易啊,什麼事情都要做。”

公子高也點點頭,分析到,

“不過郡縣兵戰力不強,做些雜事也無妨。”

幾個人評判了一番,抬頭就看到趙浪正一臉奇怪的看著他。

“公浪哥,可有事?”

扶蘇自認為是這些人裡,年齡最大的,便開口問道。

趙浪說到,

“阿二他們都走了,你們在等什麼?”

扶蘇愣了一下,說到,

“浪哥,你是說”

趙浪點點頭。

扶蘇勉強的笑了一下,然後起身,公子高也很識趣的跟了上去。

胡亥等兩人走了之後,和趙浪套近乎說道,

“嘖,浪哥,你看這些小兵,真是不懂規矩。”

趙浪看著胡亥,冇好氣的說到,

“你去和將軍說一聲,以後就到我麾下了。”

胡亥這才一臉幽怨的離開。

大廳裡頓時隻剩下,贏陰嫚這一個人了。

贏陰嫚抬頭挺胸,對著趙浪怒目而視,她纔不怕對方。

看著對方的波濤洶湧,趙浪扶了下額頭,說到,

“你女扮男裝,也要有個女扮男裝的樣子。”

贏陰嫚回到,

“要你管!”

“哼,我是不會聽你啊!”

贏陰嫚話還冇有說完,就摔到地上,她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趙浪。

趙浪冷然說到,

“我不打女人,但這裡是軍中!”

“你要麼服從命令,要麼給我回去!我不想有天親手殺了你。”

贏陰嫚咬咬牙,爬了起來,對趙浪大聲道,

“混蛋!”

然後抹著眼淚跟上了阿二他們。

這倒是讓趙浪有些意外,他原以為對方會嚎啕大哭,然後走人的。

無論如何,在軍中他算是初步站穩的腳跟。

第二天一早,趙浪就接到了一道軍令。

“帶隊去征辟勞役的民夫?”

趙浪看著軍令,他知道,這是針對他昨天鬨出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