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殼總廠的辦公室中,沈林和程真遠坐在沙發上。

程真遠的神色有些嚴肅,但是沈林此時,卻顯得無比的悠然。

“程總,有些事情啊,你不必太擔心,聽我說,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沈林心中非常清楚程真遠擔心什麼,但是對於程真遠的擔心,他卻不能給自己這個得力助手明說。

畢竟,他在釣魚。

而且還是在釣大魚!

如果這次釣魚成功,那麼米殼電子的收益,將會是非常的大。

不過魚也不傻,在钜額的資金投入下,沈林知道這些大魚,一定會非常的警覺。

甚至還有些魚在投入的時候,對他們整個米殼電子的情況,都會進入細細的調查。

在這種情況下,程真遠就是他們調查的重點。

為了不讓自己的計劃失敗,所以沈林隻要委屈老程了。

看著一幅淡然的沈林,程真遠的心中是真的著急。

他幾乎用一種顫抖的聲音道:“沈董,我知道您對自己的計劃充滿了信心。”

“可是你知道為什麼大家對於廠子的事情如此關注嗎?是因為大家對廠子非常關心。”

“他們都清楚,如果廠子垮了的話,他們的日子,也就不會好過,所以他們纔會如此。”

“您不能隻決策,而不關注他們的想法。”

沈林給程真遠遞了一根菸,而後道:“程總,您應該知道,咱們兩個,最想要米殼電子好的人,應該是我。”

“隻有米殼電子更好,我才能夠拿到更多的錢,你說是不是。”

“而米殼電子一旦倒下,第一個倒黴的人,同樣是我。”

說到這裡,沈林看了一下時間道:“大家都已經來了,我們過去吧,彆讓大家久等。”

程真遠雖然心中有些不舒服,卻也知道沈林說得對,在這種時候,不能讓開會的人久等。

兩個人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外麵已經等了不少人,這些都是米殼電子現在的中堅力量。

強子,光子,老藍和煉少峰等人......

他們每一個人,現在最少都是百萬富翁,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有米殼電子的虛擬持股......

可以說,他們是米殼電子發展的最大受益者,他們也最不希望米殼電子倒下。

沈林朝著眾人笑了笑道:“走吧,我們去和大家見見麵,有些事情,說通了大家都理解了。”

看著笑眯眯的沈林,在場的眾人就跟著沈林來到了會場。

會場上的椅子都已經準備好了,沈林看著椅子,並冇有去坐,而是走過去,拿起自己麵前的話筒道:“這一次開會,大家都是站著的,我也跟大家一起站著。”

說到這裡,他接著道:“中秋節就要到了,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裡,我祝福大家花好月圓,萬事如意,平安喜樂!”

跟著沈林一起來的程真遠等人,看著站在主席台上的沈林,一個個也非常自覺的冇有去落座,而是在沈林的身後,無聲的站成了一排。

下方的工人們,此時也冇有人吭聲。

他們一個個注視著站在主席台上的沈林,一個個心中卻是各種念頭不斷的翻騰。

小劉是米殼電子的新工人,以往也就是在電視上,看到過沈林。

此時看著侃侃而談的沈林,他的心中在佩服的同時,也升起了無儘的嚮往。

自己什麼時候,也能夠如沈董這樣,在眾人的麵前大聲的說話。

不過他心中雖然這樣想,卻也知道,自己和沈林的差距,實在是太大太大了。

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如沈林一般,在眾人的麵前,如此的瀟灑談話。

“各位這一次過節,應該是有怨氣的,而且這怨氣的目標,還是我沈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