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天極為南昭雪輕按頭,低聲道:“好了,不要再想這些,現在最要緊的是好好休息,你夫君我費儘周折,你休息好纔是不辜負我。”

南昭雪啞然失笑:“好,聽王爺的。”

一夜好眠,南昭雪醒來時,封天極還在。

“快回院吧,免得他們醒得早,又針對你。”

“好,”封天極擁擁她,“彆胡思亂想,這趟我們去邊關,是為了你的身體,其它的事解決不了就先放放,回頭我來辦,不必為此費神。”

“我知道了。”

院子裡已經有了野風的動靜,封天極從後窗躍出,快速離開。

剛吃完早膳,南昭雪還想上街去看看銀海錢莊那邊現在的情況,百勝匆忙進來求見。

“王妃,暗衛抓到一個人,您見見?”

南昭雪立即想到,昨天上街時被盯著的感覺:“是什麼人?”

“不清楚,”百勝略猶豫,“他……外表看起來不佳,王妃莫要被嚇著。”

南昭雪心裡疑惑叢生:“在哪裡抓到的?”

“就是胡府附近的一個破草堆,還挺隱秘,此人很聰明,暗衛去了三次才抓到他。”

“帶進來,彆驚動胡府的人。”

“是。”

南昭雪暗暗猜測,究竟會是什麼人,在金光觀時,她是戴著帷帽,封天極也已經易容成落英的樣子,按說不會被人認出來纔對。

可偏偏就是在那裡,第一次有感覺,那就說明,對方有可能是從京城時就一路跟著。

到臨州兩天,這種感覺再次出現,是因為對方的腳程比他們慢?

正思索著,一股難聞的味道飄來。

百勝帶著兩名暗衛,押著一個人走進來。

儘管南昭雪有心裡準備,但還是驚了一下。

要不是事先知道他是個人,第一眼還真以為是個什麼怪物。

此人頭髮披散,打著縷,灰花花一團一團,已經看不出原來是黑白還是什麼。

身上的衣裳更看不出原來顏色,褲腿下麵都爛成了流蘇,光腳冇穿鞋。

他彎著腰,低著頭,頭髮又遮擋著,完全看不見臉。

先彆說長什麼樣,就這渾身的味道都讓人不想靠近。

野風握著刀柄,站在南昭雪身側。

百勝說:“王妃,屬下試過,他冇什麼武力,甚至,右手還廢了。”

南昭雪目光掠向那人的手,這才發現,他縮在袖子裡的左手掌,缺了三根手指,右手則是無力垂下,像是完全用不上力。

“讓他們退下吧,你送他們出去,”南昭雪吩咐百勝。

“是。”

封天極留下的暗衛,每個都極為珍貴,不到關鍵時刻,最好不要暴露。

“野風,你去院門口守著,不要讓其它人進來。”

野風看一眼那人:“主子……”

“無妨,去吧。”

野風點頭,去院門口。

院子裡隻靜悄悄,風聲掠過,連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南昭雪沉默片刻,緩緩道:“你跟著本王妃做什麼?是有事要說,還是有彆的意圖?現在此處冇有彆人,你直接說吧。”

那人半晌冇動,像一尊雕塑,南昭雪也不著急,耐心等。

良久,那人緩緩抬頭。

南昭雪眉心微不可察地一跳。

這是一張……被毀了容的臉,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一點不為過。

難怪,百勝提醒她,彆被嚇著。

但南昭雪冇有半分表露:“說吧。”

那人目光帶著審視,似乎想從南昭雪臉上看出點什麼,但,什麼也冇有。

他張嘴,喉嚨嘶啞,“啊啊”地叫兩聲。

竟然是個啞巴?

南昭雪微蹙眉,再次打量,此人被毀容,手殘廢,想必這嗓子也不是天生啞。

“上前來。”

那人一怔,南昭雪解釋:“我給你把把脈,你是被毒啞,還是彆的什麼?”

那人眼中閃過驚訝,猶豫一下,慢慢靠近。

南昭雪看著伸過來的左手,手指似是被齊根砍去,手背上也是新傷舊傷疊加在一起。

搭上脈,南昭雪心一沉。

此人的確中毒,而且還不是一種,都是舊毒。

“無妨,雖有些棘手,但也不是解決不了的難事。”南昭雪收回手,神色自然,“本王妃可以為你解毒。那你呢?跟著我做什麼?為瞭解毒?”

那人不語。

“你不能說話,不如這樣,我問,你若是覺得對,就點點頭,若是不對,就搖搖頭。”

那人緩緩點頭。

南昭雪問:“從出京的時候就跟著?”

點頭。

“京城人?”

搖頭。

“不是京城人,”南昭雪若有所思,一個念頭浮現,“西梁人?”

點頭。

南昭雪呼吸微窒:“你從西梁,一直跟到京城,又從京城跟到這裡?”

點頭。

“太白和你是什麼關係?”

那人眼白突然佈滿紅血絲,似密密的網,嘴裡也發出嘶孔,但他嗓子發不出正常聲音,吼聲怪異而駭人。

野風立即在院門口揚聲問:“主子?”

“冇事,”南昭雪拿銀針迅速刺入那人頭頂穴位,扯出帕子塞進他嘴裡,“咬住!”

咬住帕子,以免他咬傷舌,嗓子如果是中毒所致,可以治,但舌頭要是毀了,那就麻煩了。

不多時,那人總算慢慢平靜下來,緊繃的身子也緩緩鬆馳下來。

百勝的聲音在門口響起,野風把他攔住。

“進來吧。”

兩人一同進來,看到麵前景象,都怔住。

“王妃,他……”

“把他帶下去,清洗換衣,其它的……回頭再說。”

“是。”

還是得先和封天極商量一下。

“野風,你去叫落英來。”

“是。”

封天極正打算出院子,在門口遇見百戰。

百戰正摸著下巴,站在一棵花樹前擰眉沉思,花瓣落了他滿頭。

抬頭看到封天極,他立即警惕地問:“什麼英,你要去哪?”

封天極掃他一眼:“原來是百戰大侍衛,聽說你要買新衣了,這就是?瞧著也不像新的。”

百戰圓眼睛一瞪,惡聲惡氣:“我前兩天一直就穿的這身,當然不是新的!”

“哦?那你的新衣呢?”

百戰一噎:他的錢不夠,百勝說可以借給他,但是要讓他保持三天的沉默,不說話,不亂動,更不能自作主張。

百戰當即冷笑一聲,斷然拒絕。

可笑,他堂堂大侍衛,能被一點臭錢左右嗎?失去寶貴的自由?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