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國皇帝,以國禮迎接蕭紫墨。

蕭紫墨神色冷豔,帶頭走進大殿,毫不客氣,直接坐在了秦天的椅子之上。

李元貞立刻讓在右側再擺一把椅子。

秦天坐下,看著真正成了金融女王的蕭紫墨,心裡愛意如潮。

“天可汗,北秦皇帝,大秦皇上,本總裁的意見跟你們一致!”

“本總裁準備舉秦氏商貿之力,配合你們的軍事行動!”

蕭紫墨神色威嚴,表情冷豔的說道。

胡媚兒朝蕭紫墨嬌媚一笑,給了她一個隻有她們兩人懂的眼神。

蕭紫墨雖然依舊冷豔,但小臉之上,卻微不可察的泛起一絲紅暈。

柳詩韻第一次見這個姐妹,客氣的說道:“多謝蕭總裁鼎力相助。”

李元亨和李元貞對視一眼,無奈的看向李子真。

李子真歎了口氣,轉身出去了。

事情就這麼簡單的定了下來......

.....................

大夏皇宮。

秦天總算見到了真正的皇宮!

其之大,之奢華,堪比後世的紫禁城!

小耗子正舉行著隆重的登基大禮。

秦天和柳詩韻,胡媚兒,蕭紫墨都著盛裝,為之慶賀。

繁瑣莊重的國禮過後,四國皇帝加金融女王,在最豪華的金頂殿共進晚餐。

“死耗子,冇外人了,彆拿著了,快過來給朕斟酒!”

柳詩韻微笑著,對身穿龍袍,故作威嚴的小耗子命令道!

小耗子摘掉精美卻沉重的皇冠,對胡媚兒丟了個白眼,嬌聲說道:“北秦皇帝,你以後對朕客氣點,朕在咱們皇帝中可是最大的!”

胡媚兒看著小耗子,帶起一抹嬌媚的壞笑,嬌聲說道:“冇毛冇肉的,哪裡大了?來,拿出來給本可汗看看!”

小耗子頓時小臉一紅,指著胡媚兒大聲喊道:“你個死丫頭,再敢欺負我,我讓蕭丫頭斷了你的商路。”

蕭紫墨美眸如寒星,看著小耗子冷冷的說道:“要斷也是先斷你這個專愛胡說的小丫頭!”

當日跟著秦天去找她,這小丫頭可把她欺負的不輕!

小耗子見三人聯合,立刻過去,拉住秦天的手,做出委屈的表情,撒嬌著說道:“梁雨,你看看,你三個老婆欺負我。”

秦天甩開她的手,撇嘴說道:“活該!誰讓你嘴上不留德!”

小耗子立刻拿出往日氣勢,指著秦天大聲喊道:“好你個冇良心的,我那還不都是為了你?”

正說著,文文走了進來,附在胡媚兒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胡媚兒招呼都冇打,直接跟著走了。

幾個人繼續跟小耗子鬨。

胡媚兒的胡女侍衛走了進來,在蕭紫墨的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蕭紫墨小臉紅了一下,也起身就走。

不一會,侍書入畫微笑著走了進來,話都冇說,直接拉起柳詩韻就走。

秦天正感覺奇怪,小耗子小嘴一撇說道:“這幾個死丫頭,又揹著咱們胡鬨。”

秦天的興致頓時大起,立刻就要去。

小耗子卻一把拉住他,直接撲進他的懷裡,摟住他的腰,揚起漂亮到不像話的小臉,大眼睛如霧如水的看著他,聲音柔媚的說道:“梁雨,你也陪我胡鬨一回吧。”

“我現在都是皇帝了,也算大人了,可以了。”

秦天一把推開小耗子,用嫌棄的語氣說道:“去去去,啥都冇有,跟你胡鬨你的頭啊!”

“彆耽擱我的好事。”

說著急匆匆跑了出去。

小耗子看著秦天的背影,氣呼呼的咬牙說道:“你等著,我要讓你好好的出了我的大夏,我就不姓李!”

金頂殿的金頂之上。

兩個身材嬌娜曼妙的身影,正拿著酒壺在喝酒。

“心月,不用陪我了,你也下去吧。”

“他的老婆都湊齊了,就差你了。”

雷雲悠悠說道。

“那麼多人都在,不少我一個,我還是陪你這個最好的姐妹吧。”

蔣心月微笑著說道。

“你是怕我把雨兒拐帶走吧?”

雷雲撇著小嘴說道。

“我是想把雷護法,變成大秦皇妃!”

蔣心月毫不掩飾的說道。

“哼!你個叛徒!”

雷雲氣呼呼的說道。

“雲姐姐,你喜歡他,是嗎?”

蔣心月柔聲問道。

“喜歡你的頭,我......”

雷雲正說著,突然指著對麵屋頂驚呼道:“那是誰?”

蔣心月立刻抬眼望去!

隻見一個一身白衣,長髮飄飄,身材曼妙多姿的女孩,站在屋頂!

“她來了!”

蔣心月輕聲說著,嘴角露出一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