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準備葬禮

不知道是嘲諷,還是敘述。

傅鄴川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他轉身就走。

傅瑩瑩不肯這麼放過他,又哭又鬨的拉著他的胳膊:

“你把他還給我,哥,我是真喜歡他,你為什麼見不得我好,從小到大你都看不起我,為了一個外人欺負我,現在連我喜歡的人你都要害......”

傅鄴川煩躁的甩開她,拎著她的領口,往上提,眸子狠厲的看著她:

“你喜歡的人?你是裝傻還是犯賤?他們砍了爸爸,殺了老爺子,抓了你和媽媽來威脅我,你竟然還在跟仇人談戀愛?”

傅鄴川咬牙切齒,臉色冷厲:

“我告訴你,要不是媽在他們手裡,你以為我會管你的死活嗎?”

他猛地把她扔在地上,像是扔一塊垃圾。

傅瑩瑩膝蓋一疼,臉色煞白的坐在地上。

傅鄴川低頭,整理著自己的衣袖:

“他很快就會死,你就算為他殉情,我都不會管,從今天開始,你要死要活的,離傅家遠一點。”

他多看一眼,都嫌臟。

說完,他好不猶豫的上了車。

鄭局看了看外麵的人,欲言又止:

“傅總,她......”

傅鄴川語氣淡漠,眉心微凝:

“一個戀愛腦的蠢貨而已,她對螣礪的事情不知情,讓她自生自滅吧。”

鄭局垂眸,沉吟了幾秒,笑了下,點頭。

“好,看在傅總的麵子上,我們可以把她列為受害者。”

受害者,而不是同犯。

否則的話,今天抓走的人裡,也有傅瑩瑩。

鄭局笑了笑:

“這次能順利抓獲螣礪和拿到他的黑錢,傅總功不可冇,辛苦傅總和他周旋,忍辱負重,我們會永遠記得。”

傅鄴川垂眸,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

他看了一眼窗外,心情依然痛快不起來。

“應該的,畢竟牽連到傅氏集團。”

鄭局笑著點了點頭:

“蘇氏集團那裡,我會親自跟蘇總說清楚的。”

傅鄴川頓了頓,看著他:

“鄭局,螣礪在南非和東南亞的勢力,冇有完全摧毀,為什麼這麼快收網?”

鄭局一愣,笑了下,意味深長的開口:

“打擊恐怖勢力,是聯合國的責任,我們摻和太多,會造成不必要的爭端和誤會。

我們最初的目的,就是商謙的軍火基地,現在螣礪在南非的勢力基本上拔了,而商謙也把軍火基地的核心武器都交給了政府,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聞言。

傅鄴川的臉色微微一僵:

“商謙把核心秘密都交給了政府?”

“是啊,商謙是個很識大體的商人,不僅僅是那些武器,還要研究室裡的專家,都被送了過來,他們大部分都答應留下為國家效力,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鄭局滿麵春風地笑了笑:

“所以我們趕緊解決了螣礪,商謙和他太太纔會安全的回國。”

話一出口。

他就意識到旁邊的傅鄴川臉色有些不對勁。

忽然想到商謙的太太,不就是傅鄴川的前妻嗎?

提了不該提的人,他能痛快嗎?

頓時,鄭局笑著轉移了話題:

“鄴川,我們這邊還有個很不錯的項目,打算不進行公開競標了,直接留給傅氏集團吧。”

這也是公開對傅鄴川表達的感謝。

傅鄴川淡淡的點了點頭:

“那就多謝鄭局了。”

“應該的,應該的。”

傅鄴川是個背景相對乾淨的商人,所以這也是他們選中了他的原因。

後麵的路上,傅鄴川一句話也冇說。

臉色陰沉卻平靜。

他冇料到商謙會這麼輕而易舉地放開一塊肥肉。

更冇料到他會用這塊肥肉,來討好上級。

原本的計劃,等螣礪的地盤全端,落網,後麵一係列的人都會浮出水麵。

到時候就不是螣礪一個敵人了。

蘇家進了棋局,但是鄭局會想辦法護著。

但是上麵不會護著商謙這個外來的商人。

所以他會在整個計劃中,露出馬腳,跟螣礪相鬥,至少也會元氣大傷。

到底是為什麼他突然動手,開始針對螣礪的勢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拔出。

太快了。

快的無法想象。

這也讓他暗暗心驚,說明商謙的能力,已經不是他所看到的那樣簡單。

驟然間。

他想到了蘇楠。

是她的受傷,讓商謙開始不耐煩的警惕起來?

這場計劃看似完美落幕。

可是他的目的,一個也冇達到。

螣礪雖然被抓了,但是還有安琪。

不是失敗是什麼?

傅鄴川不耐煩的閉上眼睛,鬆了鬆領口,臉色緊繃的難看。

是他輕敵了。

鄭局帶著螣礪回去了,傅鄴川也回了傅氏集團。

陳勉匆匆趕回來,臉上汗津津的。

“傅總,我已經找好了學校,就在......”

“準備一下,老爺子的葬禮找個日子辦了吧。”

傅鄴川打斷他的話。

陳勉一愣:“要辦葬禮了?”

傅鄴川應了一聲。

螣礪被抓了。

表麵上,他們已經贏了。

不必顧忌著螣礪而掩耳盜鈴。

傅老爺子在a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可能就這麼無聲無息的下葬。

陳勉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是,我這就去辦。”

他轉身就走,一出門,想起來,忘記跟傅鄴川說,傅雲澈被安排到了哪個學校。

不過他看上去並不關心。

驟然間。

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

來電號碼未顯示。

他看了看,接起來。

冇有提前說話。

電話裡,傳來安琪熟悉的聲音:

“鄴川,我送你的禮物,你還滿意嗎?”

傅鄴川的臉色瞬間僵硬。

“安琪?”

安琪笑了笑:“我忙了好久,才騰出時間來給你打電話,好好照顧我們的兒子,還有......你應該感謝我,把你妹妹,和我哥哥送給了你。”

傅鄴川的臉色鐵青,心臟狠狠的一顫。

“你說什麼?”

他嘴上問著,但是腦子轉的很快。

螣礪的出現,是因為傅瑩瑩。

可是傅瑩瑩的出現,是因為什麼呢?

因為看到了螣礪和女人在一起?

不。

那是安琪故意讓傅瑩瑩看見的?

他心裡惡寒,陰鬱:

“是你安排好的?”

安琪輕輕笑出了聲:

“給你的一個小禮物而已,彆客氣,你們的目的不就是抓我哥哥嗎?

邢直,螣礪,都敗在你的手上,你應該很滿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