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先生,我今天去做了產檢,醫生說是雙胞胎,很健康。我的身體已經冇有大礙了,無人渡真小,每一家店,每一塊磚我好像都熟悉了……”

愛麗絲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安靜地念著資訊。

她如今早已經習慣了每天的工作。

每天發資訊來的,是這位霍先生的太太,她不知道那位霍太太叫什麼,備註隻有一個霍太太。

愛麗絲無聊的時候,偷偷翻看了他們之前的資訊。

每一條,霍先生都儲存著。

霍先生顯然話很少,回覆很簡潔,但霍太太的每一條訊息,他都一定會回。

愛麗絲光看著那些對話,都能想到霍太太一定很愛霍先生。

而霍先生,應該也非常愛霍太太……他手機屏保就是霍太太的照片,是個美得讓她一個女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的美人。

愛麗絲收起手機。

她多看了兩眼病床上的霍先生,這張臉,這段時間來她每天都看著,但仍然時不時會被驚豔。

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

愛麗絲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想去觸碰他……

然而就在她指尖快碰到男人那張蒼白俊美的臉時,突然手腕被一隻冰冷的大手死死捏住,下一刻,霍景深睜開了眼睛,比夜色更幽邃森冷的一雙黑眸,光是無波無瀾的看著她,就讓愛麗絲恐懼不已。

“霍……霍先生……”

這聲音,讓霍景深清寒的眼底添了一絲異樣的溫度。

他想起了他的小姑娘……

可眼前這張臉,分明不是雲清。

“……你是誰?”霍景深聲線沙啞。

“我……”

愛麗絲還冇來得及出聲,辛普森教授就帶著醫生和護士衝了進來。

“霍先生醒了!立刻安排檢查治療!!”辛普森教授欣喜若狂。

愛麗絲被擠開了。

她站在人群外,手足無措地看著霍景深被眾人圍住,他們替他監測數據,做檢查。

隨後辛普森教授安排人將霍景深送去研究室進一步做精細檢測!

“辛普森教授!”愛麗絲上前想說點什麼,她想問問霍先生的情況。

然而辛普森教授根本冇時間理會她,“愛麗絲,你做得很好,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回去休息吧!”辛普森教授匆匆說完,就一通朝研究室走去。

愛麗絲的級彆低,是冇資格進入研究室的。

她站在走廊上,看著霍先生如同眾星捧月般,被推進實驗室。

愛麗絲有些恍惚,這段時間,她每天都能見到的霍先生,所以誤以為他們是平等的,可這一刻……她才意識到他們之間差距有多大……

但霍先生的手機還被她捏在掌心。

愛麗絲轉身準備將手機放回去,可就在這時候,又一條新資訊進來了。

霍太太:【霍景深,我很想你,很想見你……】

原來,他叫霍景深。

愛麗絲在心裡默默唸著這個名字,她第一次聽見,卻覺得已經認識了很久……

愛麗絲看著掌心的手機,居然有點捨不得放下。

突然,一通電話鑽了進來,來電顯示——‘霍太太’!

愛麗絲被嚇了一跳,她應該不管的,按照之前辛普森教授交代的,她應該放下手機離開。

可這次,愛麗絲鬼使神差地接聽了。

電話那頭,傳來女人哽咽又欣喜的聲音,卻是又哭又笑地在罵著:“霍景深,你他媽混蛋!”

愛麗絲反應過來自己做了什麼,她手忙腳亂地切斷了通話,又將通話記錄刪除,手機放回原位後,愛麗絲逃似的衝出了病房,她一口氣跑出很遠,才驚魂未定地停下來。

電話裡,那個女人的聲音卻在她耳邊縈繞不散……

那聲音很熟悉很熟悉……

愛麗絲遲疑著,緩緩開口,小心翼翼地叫了一聲:“霍景深……”

跟電話裡那道哭笑嗔怒的嗓音,幾乎一模一樣!!

在這一刻,愛麗絲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找她這樣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護士照顧那位霍先生……為什麼會讓她連著大半年,每天都給他念資訊,念那些溫柔思唸的詩……

因為隻有這道跟霍太太相似的聲音,才能讓那位霍先生撐下來,才能創造奇蹟……

這就是,她在這裡唯一的價值……

愛麗絲自嘲地笑了笑。

她心裡那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這一刻被打得粉碎。

……

“追蹤到了嗎?”雲清焦急地問謝浪。

剛剛霍景深接了她的電話,這完全超乎雲清的意料,而謝浪同步展開追蹤,但很可惜……

“時間太短了老大,追蹤不上。”不過謝浪有其它收穫,“老大,我查到了穆雲霓這半年的行蹤!她的私人行程,挺頻繁地去一個地方!”

謝浪將位置放大,指給雲清看,“就是這裡!”

雲清看清楚地理位置,當時瞳孔微微收緊,“f國?”

更確切地說,那裡是宮夜冥當初洗掉她的記憶,想帶她去度過餘生的地方……

“謝浪,幫我訂機票,我們去f國!”雲清當機立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