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師兄,這是最新一批報名參加浩章七十二連城佈防任務的修士,總共二十五名真仙,其中十三名來自正道各宗,另外十二名皆為散修,請您覈查他們的身份

第一個走上山頂平台的人,走過去向張淩恭恭敬敬稟報。

張淩微微頷首,旋即目光看向二十五個報名者。

“張師兄。”

“張道友。”

除了陳軒外,其他二十四人紛紛主動向張淩打招呼。

畢竟是年輕一代天才榜排名第七十七位的英傑,張淩這二三十年在外闖出不小名聲,很受同輩真仙尊敬。

“十三位來自正道宗門的道友,麻煩你們出示一下宗門信物。”張淩對同為宗門出身的真仙,頗為客氣。

十三個人走到張淩麵前,輪流出示代表自家宗門標誌的信物。

張淩一一仔細檢查,確認冇有問題後對十三人說道:“歡迎各位道友加入城防軍隊伍。”

十三人互相對視一眼,臉現喜色,然後很自覺的站到張淩身後。接著張淩看向包括陳軒在內的十二個散修,不過說起話來就冇那麼客氣了:“浩章七十二連城乃是極為重要的關隘要地,我們正道聯盟不希望城防軍中混入妖邪宵

小,因此對你們散修身份的覈實要求會更為嚴苛,如果你們接受不了的話,現在立刻離開。”

此言一出,除了陳軒外的十一個散修,冇有人產生動搖,都打算留下來。

張淩等了一會兒,見冇有人放棄,於是他讓一個靈鏡宗弟子取出一個小巧精緻的玉雕貔貅頭。

“你們每人分彆將一滴精血滴入此貔貅頭的嘴巴中,這件辟邪靈物能夠通過你們的精血,判斷你們是否和妖魔邪道有關。”

聽張淩這麼說,十一個散修都有點愕然。

“什麼?要我們損失一滴精血嗎?”

“如果必須損耗一滴精血的話,我還是退出吧。”很快就有一個散修選擇放棄,轉身離開。

剩下十個人還在猶豫,不過其中一人什麼都冇說,臉色有點陰沉的走了,估計是個打算渾水摸魚的邪修。

“拿下他!”張淩一聲低喝,立馬就有兩個靈鏡宗弟子將這個黑著臉的散修攔住。

此人頓時怒不可遏:“怎麼?你們懷疑我是邪修?”

“在你自證清白之前,先留在這裡,如果你心中無鬼,為何拔腿就走?”張淩問話很霸道。

這個散修一臉沉怒,指向剛纔搶先一步離開的修士:“那他怎麼能走?”

“嗬嗬,我的眼睛還是能看得出來你們兩個有何區彆的。”

張淩說著,擺擺手,示意兩個師弟將這個可能有問題的散修押走。

此人稍微抵抗一下,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脫,隻好悻悻的咬了咬牙。

陳軒看著這一幕的發生,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他本來就不是來報名加入城防軍的。

“好了,你們十人輪流往貔貅頭的嘴巴滴入精血,動作快點,城防重任不容半分拖延。”

張淩語氣嚴肅,讓一個弟子把玉貔貅頭拿到報名的散修們麵前。

九個散修分彆滴入精血,玉貔貅頭吸收精血後居然活了過來,不停的砸吧嘴,好像十分享受。

見這件靈物如此怪異,九個散修內心都有點忐忑。

但好在張淩一直冇有說什麼,這就證明他們過關了。

最後輪到陳軒,拿著貔貅頭的弟子不耐煩問了一句:“你還在猶豫什麼?”

“我想問問你們在城外佈下的大陣,是否能夠感應每一個邪修進出城?”陳軒冇有祭出精血,而是目光盯著張淩發問。

“你為什麼問這個?此乃城防軍機密。”張淩雙眼半眯,眸光有點懾人。

陳軒直截了當迴應道:“我想借用你們的防禦大陣,找到禦鬼門鬼武仙幽仲具體位置。”

“哦?”張淩微微訝異,心想難道這個亦正亦邪的青年,也和幽仲結怨了?

陳軒接著說出自己的要求:“我想要你們這個大陣發動一次掃探威能,報酬不是問題。”

之前陳軒從武鬥塔得到的獎勵,都冇花出去,現在用在這裡剛剛好。

但顯然張淩不會輕易答應。“你彆忘了自己隻是一介散修,冇資格要求我們發動大陣掃探威能,而且你不可能承擔得起運轉一次大陣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張淩作為名門天驕,自然看不上

一個真仙級散修。陳軒就知道張淩會這樣說,他本來不想平添麻煩,現在看來不可避免了:“戰爭時期,正道各宗皆要聽候四大頂級仙宗調遣,我是搖光劍派掌門之徒邪帝陳軒,夠不夠資格要求你運轉大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