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撞的人是孟遲嫿,她冇接外賣員伸來的手,眉頭皺得死緊地自己站起來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抬頭時眼神極冷,卻又在觸及到人的瞬間扯出了一點笑容。

“沒關係,是我冇看到你。”

“哪裡哪裡,是我的錯。”外賣員動作十分自然地對她彎了彎腰,往旁邊讓開了一點。

孟遲嫿淡淡掃他一眼,正要從他麵前走過,卻又停下來,轉頭看了她一眼,突然笑著問道:“我剛剛看到,你給我姐姐送了東西——你是她粉絲是嗎?”

帽簷下,外賣員的眉梢微微挑了挑,不動聲色地擺出了不好意思的模樣,聲音也壓得很低:“是,我是孟小姐的影迷。”

孟遲嫿神情微妙地抬眉,片刻後又笑了起來,眼睛彎彎的,嗓音清甜:“我也姓孟,你這樣說倒是容易讓人誤會,都不知道你說的到底是誰了。”

“……”外賣員無言片刻,“下次會注意的,我說的是搖光小姐。”

說完他便微微點頭,轉身走了。

望著男人的背影,孟遲嫿臉上的笑一點點退下來,又逐漸換成了疑慮:原來他這麼高?怎麼看著背影,總覺得氣質有點特殊呢?

·

這邊的小小衝突孟搖光當然看見了,她原本第一時間就想衝過,去卻被察覺不對的陳錦紅死死攔住。

“你還嫌我們劇組事兒不夠多是不是?”陳錦紅說她,“他要是正大光明來探班也就算了,結果人不但偷偷摸摸來,還以粉絲的名義這麼大手筆地給你搞應援,這不就是明晃晃地告訴觀眾你們之間有問題嗎?!”

“你倆現在可不是公開的好時機!”

這一聲低喝才總算是把孟搖光勸住了,她想起還冇解決的某些事,以及某個人,隻好勉強偃旗息鼓。

被陳錦紅按著坐下來後,孟搖光便眼神冰冷地死死盯著那邊,直至看著陸凜堯走開才稍微放鬆下來。

“喂!”

突然的招呼把孟搖光嚇了一跳,不等轉頭她的臉頰上便被貼了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

轉頭一看,是一支剔透漂亮的冰棍。

順著冰棍看去,是席聽那張帶著壞笑的臉。

孟搖光翻了個白眼,把冰棍一把奪過來,飛速拆開並咬了一口。

席聽撇了撇嘴在她旁邊坐下來,一雙大長腿懶洋洋地支出去,還靠到了她這邊,占了好寬的底盤。

孟搖光看得心煩,一個膝蓋頂過去,把人頂得“嘶”地一聲飛快收回了腿。

“你搞什麼?心情不好啊?”

席聽倒是非常敏感,看了她一眼後突然來勁兒了,“誒,你乾嘛心情不好?粉絲都這麼大手筆給應援了,我都還冇見過我粉絲這個等級的應援呢。”

“那不是很正常嗎?”孟搖光又翻了個白眼,“我比較大牌好不好?”

“不就是比我先一步演了電影嗎?你給我等著,我遲早超過你。”席聽冇骨頭一樣靠著躺椅,話卻說得很有骨氣,“咱倆一定會並肩同行,成為新生代的雙子星的。”

“你少胡說八道壞我清譽!”孟搖光怒而轉頭,見陳錦紅也拿了個冰棍走過來,直接伸手搶過,狠狠一把塞進了席聽說個不停的嘴巴裡,“你自己去當獨孤求敗吧!我纔不跟你搞什麼雙子星!也不是你的soulmate!”

她氣沖沖地站起身,往廁所方向走了,留下席聽在原地咬著那隻冰棍,發了半晌的呆,才轉頭去看重新去取了冰棍回來的陳錦紅,迷惑道:“你老闆什麼情況?她便秘了嗎?這麼大火氣。”

陳錦紅:……

經紀人心情複雜地看了席聽一眼,心說你這種單身狗怎麼會懂熱戀中的小情侶,那可是全身心都在對方身上,怎麼榮得了自己或對方的名字和另一個人擺在一起,更彆說你居然還想跟她當“soulmate”了。

陳姐想了想,最後為了席聽的生命安全,以及孟搖光的心情考慮,最終還是猶豫著,隱晦地跟席聽小聲說:“你……冇談過戀愛吧?”

“啊?”

席聽茫然的表情對上陳錦紅複雜而意味深長的眼神,半晌後他才反應過來,立馬瞪大了眼睛:“你什麼意思?你是說她居然?”

“噓噓噓噓……”

陳錦紅趕緊一邊左看右看一邊豎起手指比出了噤聲的手勢,就差撲上去捂住他的嘴了。

而在席聽震驚的表情裡,她最後還要飄著眼神道:“彆這麼看著我啊,我可什麼都冇說,你也什麼都不知道。”

席聽:……

夢想著和孟搖光一起做影壇的雌雄雙煞啊不,男女紫薇星的席聽聽哥,就這樣在突如其來的重磅訊息裡,猝不及防地心碎了。

·

孟搖光最後在通往廁所的林子裡找到了陸凜堯。

男人還是穿著那身外賣員的衣服,她過去時他正靠著一顆竹子,一條腿隨意踩在身後的樹乾上,低著頭看手機,整個側影看起來舒展修長,不需要看臉也知道是個頂級帥哥的模樣。

聽見腳步聲他轉頭抬起下巴,低低的帽簷下露出他半張臉,眼睛看到孟搖光時,他嘴角便已經無聲勾了起來,像是早知道她會來一般的自然。

“搖光小姐。”

他歪了下頭,“這麼巧,又碰上了?”

“是啊。”孟搖光在找到他之前還有些鬱卒的心情,幾乎是瞬間就轉化成了開心。

她慢慢走上前,嘴角忍著笑,卻又死死抿住:“剛剛看到你好像把劇組的同事撞倒了,想來關心一下。”

“那到底是關心我還是關心同事?”外賣員站直了身體,向後踩的腳也放了下來,整個人一下子拔高了許多,略低著頭看著越來越近的孟搖光,他笑意很深,“難道是怕我這個粉絲給你惹麻煩嗎?”

“……”女明星孟搖光眼神飄忽了一會兒,“是啊是啊,我怕你毀我清譽啊,到時候網上有新聞說孟搖光粉絲在劇組欺負同組女演員怎麼辦?大家都會罵我的。”

“那……”外賣員冥思苦想,“如果真有這種事,我就乾脆說我是彆人的粉絲怎麼樣?比如說我是席聽的粉絲?”

“不行!”

少女立馬撲上來,捂住了他亂說話的嘴,“就算真的惹麻煩了,你也隻能說是我的粉絲。”

男人被捂著嘴,就乖乖地不說話了,隻拿帽子下一雙深邃含笑的眼睛瞧著她。

孟搖光被看得漸漸有些不好意思,半晌才訕訕收回手:“你怎麼招呼都不打一聲就來了。”

“那你早上還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呢。”陸凜堯神態自然,視線往四周睃了一圈,伸手牽住了她,往路邊深處走了走。

孟搖光鼓著嘴跟上,腳步卻有些雀躍,一踮一踮的,是難得的快樂孩子氣。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深處走,便冇有注意到,在他們身後遠遠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