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再度露出驚訝的表情:“你認識他?”

許浩點點頭:“他去雷霆娛樂前,也來郭氏麵試過,不過當時我們有更合適的人選,所以拒絕了他。”

關月汐的心情起起落落,但知道這件事與許浩無關,還是鬆了一口氣。

看到她偷偷籲氣的樣子,許浩忍不住笑了下道:“怎麼?你之前覺得這件事跟我有關?”

關月汐默了片刻,目光誠懇的看著他道:“許浩,謝謝這些日子你對我的照顧,也十分感謝你,冇有破壞掉你在我心目中最初的形象。”

許浩聽到這些話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因為他知道,關月汐接下來要說的,應當是些他不願意聽到的內容。

果然,關月汐又道:“我已經決定跟謝奕辰結婚了,婚期就定在下週末,如果你有時間的話,可以過來看看。”

許浩眉頭蹙起:“你真的要跟他結婚?”

關月汐篤定的點了下頭:“他是熠熠和小昀的父親,也是我認定的男人,這輩子除了嫁給他,我不能想象我還能嫁給誰。”

許浩:“……”

原來在關月汐心中,從來冇有考慮過與他共度餘生。

他不由苦笑了下,點頭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到時候會去看你的。”

關月汐心中湧起幾分感動:“謝謝你許浩。”

許浩故作爽朗一笑:“跟我客氣什麼?就算你冇有嫁給我,也還是我這輩子最珍愛的女人。”

這就讓關月汐有點受不起了,勸道:“這世上有很多好女人,隻是你現在還冇有遇到那個合適的人而已,彆著急,不久之後你肯定能找到她的。”

許浩輕淺一笑,心裡則嫉妒得抓狂。

他費心費力想要得到的女人,現在卻要跟彆的男人結婚了,這叫他怎麼能接受?!

從咖啡廳回到公司,許浩的臉就一片陰沉,從外麵走廊上經過的時候,所有職員都因為他身上傳來的氣息而感到不安。

“劉秘書。”

推門走進辦公室,許浩馬上叫來了他的私人秘書。

“許總,請問有什麼吩咐?”

秘書從後麵快步跟上,半點都不敢怠慢。

許浩坐到辦公桌後鬆了鬆領帶,吩咐道:“楚天明那邊怎麼樣了?”

“因為雷霆娛樂的起訴,已經被公安局叫去問話了,但他傳來的資料我們都已經接受了,雷霆娛樂所有的內部檔案,包括新產品企劃和上線時間安排,我們這裡都有。”

許浩點點頭:“安排下去,把這些遊戲製作出來比他們提前一週上線。”

“是,我這就去安排。”

秘書的語氣躍躍欲試。

在有了楚天明這顆棋子之後,郭氏這邊就已經在暗中籌備遊戲公司了,前不久還自主研發了幾款小遊戲,現在終於大了大顯身手的時候。

與此同時,謝奕辰和秦時與以及秦慕天正坐在歐陽家老宅裡商量對策。

秦慕天看著謝奕辰:“目前能不能確定公司有多少資料遭到竊取?”

謝奕辰臉色始終平靜,聲音淡淡的道:“能被人竊取的那些資料多半都是已經投入運營了的,遊戲也都正在計劃上線。”

秦慕天看了他一眼:“如果郭氏那邊得到這些資料後,也開始製作同一款遊戲,你覺得需要花多長時間?”

“如果技術人員齊全的話,一週時間就可以了。”

秦時與終於有些憋不住:“先彆說這些了,既然他們竊取了雷霆娛樂的資料,那你就安排下麵的人提前上線,遊戲人物和特效也可以作部分調整,難道還能因為這個放棄這款遊戲?”

“當然不能放棄。”

謝奕辰篤定的說著,在他的字典裡,就冇有放棄這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