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也不好下結論,隻得道:“也許吧,具體情況如何要等他們去查過才知道。”

她耐著性子在家裡等了兩個小時,終於等來了謝奕辰的電話,原來這一切都是楚天明搞的鬼。

他利用晚上加班的時間從公司各個同事的電腦裡拷貝出資料,偷偷交給郭氏集團,至於這一舉動是商業行為還是受人指使,還冇有得出結論。

聽說此事跟郭氏集團有關,關月汐不禁想到了許浩。

一個月前,她受傷住院的時候,許浩去醫院看她時說的那些話,讓她有些在意。

想到雷霆娛樂今天發生的事,她猶豫片刻,主動給許浩打了個電話。

那頭很快接起,聲音還有些欣喜:“小汐,是你嗎?”

關月汐站在窗邊,目光看著遠處道:“是我,許浩,我們能找個地方談談嗎?”

許浩默了下,心裡猜到關月汐找他的原因,立刻道:“可以,你在哪裡?我馬上開車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打車去就行,就定在你們公司附近那家咖啡店吧。”

半個小時後,關月汐便在咖啡廳裡見到了許浩。

雖然隻隔了半個多月冇見麵,但他身上的氣勢又比上次見麵的時候強了不少,甚至隱約給人一種壓迫感。

關月汐暗歎商場對人的磨練,又深深覺得,許浩確實是個可造之材。

若回到幾年前,她根本不會想到許浩會變成今天這幅模樣。

看她盯著自己上下打量,眼神也有點陌生,許浩理了理衣服笑問:“怎麼這麼看著我?有不什麼產對嗎?”

關月汐微微一笑,搖頭道:“冇有,隻是覺得變化有點大。”

許浩也知道自己跟以前比變了很多。

這種變化不僅僅是指他的穿著高級了,情緒內斂了,形象提升了,而是他本人都能感覺到的,從內到外的變化。

就比如,他以前根本不敢想象,能和關月汐這樣坦然的坐在一起吃飯,心裡冇有一點忐忑和緊張。

在他這麼想著時,對麵關月汐也在思索著該怎麼跟他開口。

對於許浩,她心裡始終存著幾分感激和愧疚,當年如果不是不是有他陪伴,她在大學裡度過的那段時光也不可能那麼開心快樂。

可是現在,她心裡隻容得下謝奕辰,如果許浩為了糾纏過往而為難謝奕辰,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站在謝奕辰這一邊。

“怎麼?你不是說有事情想找我談麼?”

看她沉吟著不說話,許浩主動問道,並十分紳士的把甜點朝她麵前推了推。

“謝謝。”

關月汐客氣的道謝,斟酌道:“你最近在郭氏的工作怎麼樣?一切還順利吧?”

許浩點點頭:“雖然剛接手裡是有些不順,但現在已經好多了,基本所有的產業和分公司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關月汐頷首,想了下問道:“你認不認識一個叫楚天明的人?”

這一句算得問到點子上,許浩終於放下了手裡的咖啡勺,抬眸目光定定的看著她。

“你是想問雷霆娛樂內部訊息暴露的事,是不是跟我有關吧?”

關月汐雖然有些於心不忍,但還是點了下頭。

許浩靠進後麵的椅背裡,雙手交握,與她坦然對視:“如果我說是我做的呢?你打算怎麼辦?”

關月汐臉上露出一絲震驚:“真的是你?”

許浩淡然一笑,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悠閒的鬆開手恢複自如的狀態:“當然是開玩笑的,我是正經生意人,怎麼會做這種事情呢。”

聽到這話,關月汐心裡一鬆,但許浩話頭卻突然一轉,雙手扶在桌沿上道:“不過這個叫楚天明的人,我確實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