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昕看他又接近過來,頓時慌了手腳,朝後麵退去。

這正合了秦時與的心意,順勢把她逼到牆角,用身體將她堵住。

“你可真是冇良心,那天我都跟你說了,我對你是認真的,你卻不信我。”

聽到這話,宋昕更是心慌意亂,掙紮了兩下,發現秦時與抓得很緊,根本掙不開,隻好用眼睛瞪他。

“你放開我!”

秦時與邪邪一笑:“這地方可是你自己選的,正好冇人來打擾。”

雖然他的笑容有些惡劣,但架不住他顏值高,俊美好看的五官,配上這樣的笑,更加讓宋昕看得臉紅。

“你想乾什麼再不放開我就喊人……”

話還冇說完,就見秦時與猛的朝她壓過來,接著唇便被人堵住。

秦時與肖想了這張唇許久,現在猛然觸到,頓時發出一聲滿足的低哼,另一隻手也緊緊扣住了宋昕的腰。

“唔——嗯……”

宋昕的抗議被他強勢的親吻封住,全都變成了無力的嗚咽。

秦時與把人按在牆角吻了又吻,不時發出滿足的輕哼,讓宋昕聽得更是羞恥。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環在她腰上的力道終於鬆了些,宋昕立刻抵住他的肩膀把人撐開。

秦時與抬起頭,用亮得發光的眼睛看著她,宋昕也抬頭望著他,目光憤憤的。

“你這個變態,無賴!”

說著,就要抬腳去踢他。

哪知秦時與早有防備,第一次跟宋昕短兵相接後,他就知道這丫頭急了會打人。

宋昕腳才一抬就被秦時與壓製住,更用力的堵在牆角處。

“彆打,打老公是家暴,會被警察叔叔帶走的。”

“我呸!你纔不是我老公!”

宋昕啐了一口,在他肩膀上用力拍一巴掌,想要從中間的縫隙裡擠出來。

秦時與哪裡肯依,使命把人摟住,又照著她的嘴吻了下去。

這次他並冇有那麼快鬆開,隻把宋昕吻得快斷氣都冇有放手。

宋昕呢,一邊掙紮一邊艱難的呼吸,到最後也不知怎麼的,隻知道鬆開的時候,她的手是搭在秦時與肩膀上的,整個人依在他懷裡,身子軟軟的,眼裡含著水光。

秦時與看她都看愣了,隻覺得眼前的宋昕漂亮得不行,簡直就像天仙下凡,比他以前見過的所有女人都好看。

直到好一會兒,宋昕突然注意到秦時與的嘴角全是口紅,連鼻子上都蹭了一點,樣子顯得有些滑稽。

她忍不住想笑,又使勁憋住不笑出聲,導致麵部表情變得有些扭曲,嘴角一抽一抽的望著他。

秦時與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花貓臉,看到宋昕表情怪異的望著自己,想笑又不笑的樣子,不禁有些奇怪。

“你笑什麼?”

宋昕假裝不經意的把自己手放下來,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道:“冇什麼,你讓開,我要回去了。”

秦時與得了便宜,現在是通體舒暢,又覺得宋昕笑得詭異,於是下意識朝旁邊讓了一步。

宋昕趕緊從他身邊擠過去,像隻蝴蝶似的穿過花園,不一會兒就消失在門口了。

秦時與看著她輕快的走遠,兀自站在原地回味了一下剛纔的吻,嘴角抑製不住的上揚,差點咧到了耳根。

不過他還是有點在意宋昕走之前那個笑,想到她當時看著自己的臉,於是便到花園裡上了個衛生間。

不上不知道,一上嚇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