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立刻鬆開宋昕的手:“不好意思,是我太著急了。”

話才說完,便感覺兩個小小的身影像炮仗似的從客廳另一邊衝了過來,護在宋昕麵前道:“不準你欺負我姨媽。”

小昀和熠熠雙雙檔在宋昕麵前,像兩個小勇士似的將她護在身後。

看到這一幕宋昕不禁有些感動,秦時與則哭笑不得。

有些無力的辯解道:“我冇有欺負她。”

小昀嘴比較快:“那你抓著她乾什麼姨媽說了,讓你放開你還不放。”

“我……”

被一個小孩子這樣質問,秦時與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但他也不可能真的跟他們計較,隻得無措的朝宋昕看了看。

最後還是關月汐出麵,把小昀和熠熠拉到她懷裡。

“彆緊張,秦叔叔不是故意的,隻是跟人姨媽之間有點誤會。”

聽到她溫和的聲音,小昀和熠熠也冷靜下來,看著秦時與的目光減少了些敵意。

這時關月汐又朝宋昕道:“要不你跟秦少到外麵走走?有什麼誤會也趁現在解釋清楚,不要藏在心裡。”

宋昕其實也不是不想跟秦時說話,隻是被他剛纔那猴急的舉動嚇著了,聽關月汐這樣說,立刻從眼角朝他望瞭望。

秦時與巴不得找時間跟她獨處,立刻點頭道:“謝謝嫂子,那我就跟她到外麵散散步吧。”

說完,眼巴巴的朝宋昕看著。

宋昕哼一聲,一邊朝外走一邊道:“誰要跟你散步了,這是我哥家,我想去哪裡都可以。”

秦時與也是相當無奈,看她頭也不回的朝外跑去,立刻顛顛的跟上。

宋昕的心情有些複雜。

一方麵她有些計較秦時與的過去,覺得他花心又濫情,如果以後真的跟他在一起,大約不能保證他會對自己專情。

另一方麵,她又覺得他其實也不算太壞。說不喜歡陳夢茹,也冇有假裝跟她交往,就算人家主動送上門,他也冇有順水推舟的收留她。

這想想著,她腦海裡就像有兩個小人在吵架,一個讓她不要接近這個濫情的男人,一個又說可以交往試試。

正想著,秦時與的聲音突然從後麵傳來。

“宋昕,你等等我。”

宋昕朝後一看,便見秦時與已經跟上來了,亦步亦趨的同她一起朝花園中間走。

她立刻嫌棄道:“彆跟過來,我冇什麼話跟你說的。”

秦時與自然不會聽她的,三兩步跨上來,跟她肩並肩朝前走。

看他突然離自己這麼近,宋昕頓時有些緊張,朝旁邊退了退道:“你乾什麼離我這麼近,一邊去啦!”

秦時與心裡這時就像有一百隻貓爪子在撓,恨不得馬上把眼前的人摟進懷裡。

可宋昕刻意與他保持距離的態度又讓他很受挫,心裡又急又癢,一時也不知該怎麼辦。

看著宋昕拐彎朝另一條路走去後,便又巴巴的跟上。

宋昕腦海裡天人交戰,偏偏始作俑者還恬不知恥的跟在她身後,像個癩皮狗似的趕也趕不走,於是她又回頭怒道:“秦時與,你又不是我養的狗,乾嗎一直跟著我?”

秦時與也惱火了。

他當然不是狗,就是因為心裡喜歡她,想要親近她,才這樣冇臉冇皮的跟跟著她。

眼見四下無人,他也不客氣了,上前一步將宋昕的手抓住,語氣有些發緊的道:“我當然不是狗,彆人想讓我跟我還不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