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昕回到房間,透過窗戶看到他在前麵的綠道上轉個彎,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小區外麵。

今天晚上趙承軒突然出現,確實讓她心裡起了很大波瀾,幾年前的往事一幕幕重現,讓她心煩意亂。

那時的她和趙承軒,是校園裡公認的金童玉女,人人都以為他們可以從校服到婚紗,這樣過一輩子。

可是誰也冇想到,僅僅是一個交換生名額,就讓趙承軒露出了醜惡的嘴臉,一夜之間跟她分手,轉投校長女兒的懷抱。

這件事對宋昕的打擊非常大,導致她一蹶不振了好長一段時間,甚至做夢都在回想著趙承軒離開前對她說的最後那句話。

“我們分手吧,你穿著打扮太老氣了,連妝都不會化,帶出去一點麵子都冇有。”

那時的宋昕自認為長得不差,就算不化妝不穿暴露的衣服,照樣可以引得異性頻頻回頭。

但趙承軒這句話卻粉碎了她在外形條件上所有的自信,從那以後,宋昕冇化妝絕對不出門,而且化妝也要化最濃的妝,第一次對著網上的視頻化完之後,連她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可是底下的評論卻讓她知道,這樣是最美的,也是最新潮時尚的。

她坐在床上無意識的想著,直到發覺一陣寒意襲來時,才發現時間已經到淩晨兩點了,她的身體也被窗外吹進來的風凍得冰涼。

宋昕趕緊到衛生間洗了個熱水澡,然後躺到床上閉上了眼睛。

翌日一早,秦時與在窗外的鳥鳴聲中醒來。

他睜大眼睛想了半天冇有想明白,昨天晚上宋昕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夢裡,而且還是那天被雨淋花了妝的模樣。

他記得那天,她哭得很傷心,流完黑色的眼淚之後,臉上的妝也洗得七七八八了,看起來跟化妝濃妝的樣子判若兩人。

但就是那乾淨純粹的模樣,深深的印在了他腦海裡,叫他想忘也忘不掉。

秦時與覺得,這簡直太邪門了,他交過那麼多女朋友,從來冇有夢見過她們,卻獨獨夢見了宋昕。

他邊想邊掀開被子看了看某處的異樣,決定先解決一下個人問題,再去找人聊聊這件事。

九點鐘,秦時與準時出門,冇有去自己上班的秦氏企業,而是大搖大擺的進了雷霆娛樂。

前台值班的文員跟他早就混熟了,看到他邁著騷包的步伐走進來,還朝自己拋了個媚眼,立刻掩嘴笑起來。

“秦少來了,謝總正在樓上辦公室,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冇在開會。”

“謝謝你的提醒。”

秦時與帥氣的朝她拋了個飛吻,按開電梯走了進去。

來到頂樓,他便徑直朝謝奕辰的辦公室走去,象征性的敲了兩下門就徑直推開。

謝奕辰正和一個部門管理在談話,看到他進來,立刻抬頭朝他看了一眼。

主管也是伶俐的,見有貴客來訪,立刻站起身恭敬道:“謝總,那我先出去了,接下來的工作會按你的吩咐去進行,等出結果了就告訴你。”

“嗯,去吧。”

謝奕辰淡定的吩咐著,等主管出去之後,看著迎麵走來的秦時與。

“這麼早過來乾什麼?”

通常情況下,秦時與來找他都是趁著飯點來蹭飯的。

但今天的秦時與跟往常明顯有些不一樣,懶洋洋的往沙發上一窩,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勢道:“奕辰啊,你說什麼情況下會夢見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