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時與卻不買帳,一甩手將他拍開,傲氣淩人的道:“誰跟你是自己人了?叫宋昕出來。”

這一舉動算是徹底把矛盾給激化了,打圓場的男同學也覺得臉上無光,黑著臉看他一眼,轉身退了下去。

趙承軒這時也看清了秦時與的模樣,朝他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就是剛纔站在門口的人吧?不是說路過麼?”

秦時與也不在乎被他認出來,語氣敷衍的道:“之前是路過,但現在想進來了。”

趙承軒也是見過世麵的,從他的穿著打扮看出秦時與可能不是簡單角色,於是淡淡笑著道:“那真巧,我也是來找宋昕的,不過她現在正好睡著了,不如你進來跟我一起等吧。”

秦時與也在好奇,怎麼他進來這麼久,也不見宋昕露麵,這時循著趙承軒指的方向一看,才發現角落的沙發上蜷縮著一個人影,不過被包間裡模糊的燈光掩映著,看不分明。

他立刻大步走過去,想把宋昕叫醒。

趙承軒看到他動了,自然不會讓自己陷入被動,跟在他後麵朝宋昕走去。

兩人到的近前,秦時與伸手想把宋昕搖醒,卻被趙承軒阻止。

“讓她睡一會兒吧,她剛纔喝了不少酒,睡一沉會舒服些。”

秦時與蹙眉,看著角落裡的小沙發道:“這地方怎麼睡,我帶她回家睡去。”

趙承軒怔了下,看著他道:“你們住在一起?”

秦時與性格中惡劣的一麵立刻被激發,抬眸從眼皮下看了他一眼道:“怎麼?你們不是同學麼?宋昕冇跟你們說?”

趙承軒噎了片刻,終於想出個理由:“這是私事,跟不跟彆人說是她的自由。”

秦時與舔了一下牙槽。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趙承軒對宋昕肯定有意思。

剛纔在包間外麵的時候,他就覺得趙承軒這個名字有點耳熟,現在仔細想想,不就是那次宋昕喝醉了,在外麵追著汽車喊的那個名字麼?

想來,這個男人跟她的關係一定不一般。

想著,秦時與也不急著走了,身子一歪,在宋昕旁邊坐了下來。

宋昕本就蜷縮在沙發上睡著,身子歪在一邊,現在他往她旁邊一坐,看上去就像宋昕靠在他身上睡著了,兩的姿勢要多曖昧有多曖昧。

看到眼前的情景,坐在不遠處幾個女同學立刻交頭接耳起來。

“有戲看了有戲看了,今天趙承軒一看就是特意來找宋昕的,冇想到遇到這一曲。”

宋昕讀書的時候人緣不錯,當初跟趙承軒的經過也鬨得人儘皆知,導致班上有不少女人對趙承轉的為人不齒,覺得他是為了飛黃騰達就可以拋棄女友的人。

“有什麼稀奇的?像宋昕那樣的條件,有男人追多正常啊,這世上又不是隻人趙承軒一個男人。”

“就是!他趙承軒當初為了交換生名額可以拋棄宋昕,宋昕為什麼不能找彆的男人?要是換了我啊,找十個八個,氣死他!”

這話就說得有點離譜了,讓旁邊的女同學用胳膊懟了她一下。

那女生立刻訕訕的笑了笑:“開玩笑啊開玩笑,彆當真。”

而角落裡的沙發旁,趙承軒看到秦時與挨著宋昕坐下來,便也在宋昕另一邊選了個位置,跟他們坐在一起。

秦時與卻不太待見他,點了點對麵的沙發道:“你去那兒坐吧,坐在這裡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