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小昀抬腳從床邊爬上去,熠熠也不甘示弱,一甩鞋子跑到另一邊爬上來,一左一右靠在關月汐身旁。

“媽媽,你的傷好了冇有?什麼時候可以陪我們出去玩啊?”

關月汐把兩個小傢夥摟在懷裡,心裡的滿足無以言表。

“媽媽的傷很快就會好,再等幾天就可以陪你們玩了。”

小昀很是期待,他最喜歡跟關月汐和熠熠兩個一起踢球,往往一踢就是大半個小時,累得滿頭都是汗都不肯停下來。

“真希望媽媽快點好,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到院子裡踢球了。”

聽到小昀的話,熠熠也抬頭用巴巴的眼神看著關月汐,眼底心疼和擔憂溢於言表。

被兩個小傢夥這樣愛戀著,關月汐感覺分外窩心,忍不住低頭在他們額頭上親了親。

恰在這時,臥室的門被人推開,處理完工作的謝奕辰從外麵走進來。

看到熠熠和小昀先後得到一個吻,他臉色忍不住怔了下,沉聲道:“林叔已經準備好洗澡水了,你們怎麼還不去洗漱,在這裡打擾媽媽休息。”

小昀立刻申辯道:“我們冇有打擾媽媽,我們是來看她的。”

熠熠點點頭:“媽媽說她的傷很快就會好,到時候就能陪我們踢球了。”

謝奕辰不動聲色走過來,長臂一伸把他們挨個兒抱下去。

“好了,時間已經很晚了,快去洗漱休息吧,媽媽也要休息了。”

聽說關月汐要休息,兩個小傢夥便冇有再吵鬨,熠熠乖乖的望著她道:“媽媽,那你早點休息,晚上睡覺要蓋好被子哦。”

他在關月汐麵前從小就是個暖男,照顧起人來比大人還要靠譜。

小昀連忙把關月汐的被子往上扯了扯:“我來幫媽媽蓋好被子,媽媽快閉上眼睛睡覺吧。”

聽到他的催促,關月汐不禁有些好笑:“好,我馬上休息,你們也快去洗漱吧。”

看到他們離開房間關上門,謝奕辰這才走到床尾開始脫外套。

朝關月汐道:“今天唐毅打電話來了,說昨天你發過去的郵件客戶已經收到了,對精算結果很滿意,又介紹客戶發了新的合同過來。”

關月汐神情立刻變得認真:“我的電腦呢,拿過來給我看看是怎樣的合同。”

謝奕辰不讚同的看她一眼:“電腦我放在書房了,明天再起來看也是一樣的。”

關月汐知道他一向不喜歡自己在休息的時候處理工作,就算是自己在書房忙公事,也不允許她把時間花在工作上。

想到這也是心疼她的一種表現,關月汐便冇有堅持,躺在床上一邊養神,一邊等著謝奕辰洗澡出來。

二十分鐘後,浴室的門再度開啟,謝奕辰圍著浴巾從橘黃的燈光中走了出來。

房間的照明燈已經熄了,隻有床頭燈還亮著,光線柔和而溫馨。

關月汐聽到動靜,緩緩睜開眼睛,看到男人慢慢朝床邊走近。

“要不要喝杯牛奶?保持營養攝入傷口纔好得快。”

他的聲音醇厚,去了平時的清冷質感,低沉而溫柔,聽得人耳朵泛起一陣酥麻。

關月汐搖搖頭:“白天已經喝過了,而且我不想總是上廁所,就彆喝了。”

謝奕辰當然聽她的安排,慢慢從床邊爬上來,掀開被子躺到她身邊。

在關月汐受傷這段時間,男人一直衣不解帶的照顧著,晚上睡覺雖然會小心不壓到她的傷口,但也不會離她離得特彆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