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不到五分鐘,他便又倒了回來,指著其中一隻最順眼的問道:“老闆,這隻貓多少錢?”

“一百八。”

老闆朝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獅子大開口道。

秦時與眼也冇眨,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對準她的微信,掃了一百八過去就把貓抱了起來。

賣貓的攤主高興得心花怒放,直覺自己同到了財神爺。

“老闆,養貓你可不能隻買回去就行了,你還得買貓籠子,貓糧,貓砂,貓玩具……”

秦時與眉頭皺得死緊,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小奶貓,發現它正抬頭望著自己發出柔弱的喵喵聲。

“那你給我弄一套。”

攤主高興壞了,撿最貴的東西給他整了一套,看到秦時與爽快的付錢轉身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這樣的傻子,一天多遇到幾個纔好啊!

秦進與提著貓籠子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這隻小貓剛纔還在他車上撒了泡尿,搞得整車都是尿騷味。

秦時與臭著一張臉把貓籠扔在地上,把貓糧倒了些出來,拿食盆裝著給它送到眼前,然後嫌棄的上樓去睡覺了。

與此同時,宋昕也帶著熠熠和小昀回到了家。

自從關月汐受傷後,熠熠和小昀大部分時間由她來帶,好在謝奕辰又聯絡好了幼兒園,下個星期就可以把他們送去了。

玩了一天,兩個孩子的雖然有些累,但情緒卻還是很高漲,一回到房間就朝關月汐床上撲。

“媽媽,我們回來了。”

“媽媽,你今天好點了冇有?”

兩個小傢夥同時爬在床邊,抬起小臉關切的看著關月汐。

關月汐的傷勢其實已經好得差不多,隻要不做劇烈運動,是不會撕扯到傷口的,下地活動也基本冇有問題。

但是得到孩子們的關心,她還是十分欣慰,摸摸兩個寶貝的頭道:“我已經好我了,今天姨媽帶你們出去,玩得開不開心?”

小昀和熠熠點點頭,小昀道:“我們今天遇到秦叔叔了哦,他還請我們吃了棒棒糖。”

宋昕靠在旁邊的櫃子上雖飲料,聽到這話立刻嫌棄的嘖了一聲:“這個秦時與真是渣得人神共憤,明明已經有未婚妻,還在外麵到處找女人。”

關月汐也知道秦時與跟陳夢茹的事,還因此被陳夢茹誤會,默了下道:“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我們還是少插嘴,陳秦兩家的長輩會處理好的。”

宋昨不知道她被陳夢茹誤會的事,想了下蹙眉道:“我第一次見她那個女朋友,印象也不怎麼樣,但是今天看起來,為人好像還不錯,秦時與不該這麼對她的。”

關月汐比她瞭解陳夢茹的為人,卻也並冇有覺得她有多壞。

隻是她看事情太過片麵,又不肯接納他人的意見,所以纔會顯得有些偏執。

她朝趴在床邊的熠熠和小昀看了一眼,淡聲道:“算了,先不說這些,今天時間不早了,你先回房間休息吧,把他們交給林伯照顧就好。”

熠熠和小昀也是極喜歡林伯的,聽到這個安排也並不排斥。

宋昕打了個哈欠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見啊。”

她一連帶了幾天孩子,也很辛苦的,如果不是她哥的報酬給得豐厚,她也不會這麼賣力。

宋昕一走,熠熠和小昀兩個就各種撒嬌,像普通的孩子一樣,在媽媽麵前露出自己最可愛的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