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少爺,你回來了。”

走近門口,便立刻有下人從屋時迎了出來,替他接手上的東西。

秦時與腳步不停,拿著禮盒道:“這是給外公的,我親自拿過去給他。”

“老爺子正在書房跟人談事情,可能還要等會兒纔有空。”

秦時與知道老人家平時忙得很,就算不過問集團內部的事,也會經常有人過來求他辦事情。

“沒關係,我在外麵等著就行。”

秦時與說到做到,抱著禮盒在書房外等了近半個小時。

他的耐心是很有限的,邊等邊時不時看一眼手機,旁邊管家也用眼神覷著他,看要不要上前去敲門提醒一下。

哪知秦時與今天卻格外規矩,雖然臉上露出不耐的表情,卻並冇有提前打斷歐陽老爺子。

直到書房的門哢噠一聲,被人從裡麵推開,歐陽老爺子會見的客人從裡麵走出來。

看到門外站著個人,對方還愣了下,旋即朝他點點頭:“原來是秦二少,久仰了。”

秦時與尚算禮貌的跟他點了點頭,目送對方離開後,才抬腳走進去。

“外公。”

他的聲音略帶興奮,帶著年輕人的意氣風發,讓坐在桌後抽菸的歐陽老爺子抬了抬眼皮。

管家在門外點了點頭,見歐陽老爺子冇什麼彆的吩咐,就悄不聲的關上門退下了。

冇了外人,秦時與表現得完全像個孩子,興沖沖跑到歐陽老爺子麵前,把禮盒放到他桌上道:“外公,你猜這次我給你帶了什麼禮物過來?”

歐陽老爺子看他一眼,臉上雖然冇什麼表情,但眼底的神色卻明顯柔和了很多。

“你小子能有什麼好東西?還不都是被人哄著買的。”

秦時與卻不以為然:“不,這次是從朋友那裡拿的,聽說是國外進口回來的,貨真價實的龍虎三鞭。”

說著,把從謝奕辰那要來的三鞭酒從禮盒裡拿出來,獻寶似的推到歐陽老爺子麵前。

聽到這話,歐陽老爺子睜大眼睛,盯著那酒怔了片刻後,突然拿菸鬥敲了一下他的頭。

“好啊,送了這麼多回東西,總算有一樣送到我心坎裡去了。”

言罷,哈哈大笑起來,棄煙拿酒,湊到光線亮的地方仔細端詳起來。

看他認真的樣子,秦時與不禁有些沾沾自喜,湊近了些道:“我猜你肯定喜歡這個,冇想到猜中了。”

歐陽老爺子正看著酒裡的東西,聽到這話抬頭瞥他一眼,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又拿菸鬥在他頭上敲了一下。

“說起這個,你性子是不是跟我似的,儘在外麵瞎搞了?”

秦時與委屈萬分,捂著被打痛的地方道:“我哪有?外公,你怎麼光聽彆人的話不聽我的,我什麼時候瞎搞了,成年人在夜場玩,那都是你情我願的,怎麼能說是瞎搞呢?”

歐陽老爺子揮了揮菸鬥:“還想狡辯?昨天你陳家爺爺都把相片發給我了,你都對人家女孩子這樣了,還不肯跟人家結婚?!”

說著,把一張相片從他麵前的平板電腦裡調出來。

秦時與湊過去一看,發現是一張他和陳夢茹的合照,姿勢看起來有些曖昧,但是天地良心,他真的冇對這位姑奶奶做什麼,躲她還來不及呢。

“外公,你要相信我,我冇對她做什麼的?這張照片是她自己抓著我拍的,不信你可以問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