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忘了,你們家也有個母老虎,哎呀,現在的女孩子真是前途堪憂,一個個的怎麼都這樣!”

他說是十分語重心長,像是真的為她們擔憂似的。

謝奕辰收回視線看著他:“那你覺得什麼樣的女人才配得上你?”

秦時與的表情立刻變得猥瑣起來,坐下來如數家珍道:“當然是要長相漂亮,身材好,知情識趣,還要會喝酒,對人體貼……”

說到這,突然感覺對麵傳來一道涼涼的視線,抬頭去看,便見謝奕辰正垂眸盯著他看。

秦時與怔了下:“怎麼?我說得不對嗎?”

謝奕辰轉身把櫃子上的酒替他取下來,道:“你說的這種女人酒吧和夜總會裡很多,不如去那裡物色物色。”

這下輪到秦時與怔住了。

什麼時候,他的擇偶標準變得了酒吧女郎的形象呢?這不對呀!

“不是,這種女人怎麼會隻有那種地方有呢?”

他有些懊惱的抓了抓頭,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

謝奕辰把酒往他麵前推了推:“酒你拿走吧,我就不留你說話了,月汐剛剛纔出院。”

秦時與這才嘖了一聲道:“我之前就是去醫院找你的,結果找病房一問,才知道關小姐竟然已經出院了。”

謝奕辰瞥他一眼:“叫嫂子。”

秦時與立刻咧嘴笑起來,捧起麵前的酒道:“好好好,嫂子就嫂子。”

想了一下,又感慨道:“你說你以前不是對女人有潔癖麼?誰敢靠近你就都捱揍,現在怎麼又冇這毛病了呢。”

謝奕辰惜字如金:“分人。”

聽到有腳步聲接近,把耳朵挨在門板上的兩個小傢夥立刻把頭縮了回去,轉身朝走廊另一頭的房間跑去。

剛剛把門掩上,書房的門便開了,謝奕辰帶著秦時與從裡麵走出來。

看到他們下去,小昀這才把門拉開,和熠熠一起邁著小短腿下樓。

宋昕正坐在飯廳那邊吃布丁,享受完美味之後滿足的眯了眯眼睛,接著便看到兩個小傢夥一臉疑惑的走到她麵前。

“怎麼了?”

小昀臉上迷茫未散,看著她道:“姨媽,什麼是三鞭酒?”

“噗——”

宋昕差點被手裡的飲料嗆到,抬頭詫異的看著他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熠熠答:“那個叔叔從爸爸那裡拿走了這個,好像要送給什麼人。還有,他還跟爸爸說你是母老虎哦。”

宋昕牙槽一咬,用力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秦時與,我跟你不共戴天!”

她哪裡像母老虎了,那個渣男才長了張八卦嘴呢,總是對女人評頭論足,她輪得到他來評價麼?

另一邊,秦時與抱著三鞭酒美滋滋的上了車,朝歐陽家的老宅開去。

歐陽家老宅離市區有一段距離,歐陽老爺子平時在那裡修生養性,很少過問集團裡的事了。

一個小時後,秦時與終於到達目的地,下車之前還對著後視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這纔開門下車。

雙腳踏地,入目便是一片碩大的花園,花園旁邊有一片十幾畝地的高爾夫球場,是歐陽老爺子平時招待朋友用的。

秦時與朝不遠處那棟四層高的古風建築打量了一眼,發現門窗裡人影交錯,就知道今天家裡肯定來了不少人。

他正了正神色,捧著手裡的禮盒朝屋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