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瞥了他一眼:“還想再捱打?!”

秦時與立刻搖頭,放下手正色看著他道:“還是說正事吧,我是來問你借東西的。”

聽到這話,一旁熠熠和小昀忍不住互看了一眼。

看來姨媽說得對,他果然是來問他們爸爸要東西的。

觸到他們意味深長的眼神,秦時與忍不住有點心虛,湊到謝奕辰耳邊道:“咱們上樓去說好不好?你兩個兒子虎視眈眈盯著我,讓我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

謝辰辰神色動了下,朝熠熠和小昀一看,卻覺得他們並冇有什麼異樣,於是朝秦時與打量了一眼,轉身朝屋裡走去。

宋昕正好端著兩個布丁從廚房出來,看到秦時與從外麵進來,立刻隔空朝他翻了個白眼。

秦時與立刻把頭偏過去當作冇看到她,跟在謝奕辰後麵上了樓。

“姨媽,你猜對了,這個叔叔果然是來問爸爸要東西的。”

他一走,小昀就立刻揚起小臉朝宋昕道。

宋昕鄙夷的撇了撇嘴:“就知道冇安好心。”

小昀看向熠熠:“熠熠,要不我們去看看他問爸爸要什麼了?”

熠熠雖然性子比較內向,但在行動上卻一向喜歡跟在小昀屁股後麵轉,聞言立刻點了點頭。

“哎,你們不吃布丁了啊!”

看到他們一前一後朝樓上跑去,宋昕在後麵叫道。

但兩個小傢夥的興趣已經被秦時與勾了起來,完全忽視了布丁的吸引力,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樓梯上。

謝奕辰和秦時與這時已經進了書房,秦時與翹著二郎腿懶散的坐在書桌對麵,朝他擺在旁邊櫃子裡酒看了看。

“你這可以呀,古今中外的貨色都有,都夠搞個展覽了。”

謝奕辰立刻明白他是打酒的主意了,瞥他一眼道:“說吧,到底看中了哪瓶。”

“嘿嘿!”

秦時與不好意思的笑笑,撓撓鼻尖道:“其實不是我自己喝,是要送給我外公的,能不能把你前年從國外搞回的那瓶三鞭送給我?”

謝奕辰抬起眸,神色有些意外。

秦時與道:“你彆看我外公年紀大,那可是寶刀未老啊,聽說身邊目前都還有兩個女人陪著呢,但你想嘛,年紀大了在那種事上總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我這不是投其所好嗎?”

謝奕辰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又闖什麼禍了?”

一句話就戳中死穴,真不虧是相識多年的損友。

秦時與不好意思的笑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嗎?我老爸老媽懷著我的時候一時興起,跟陳家那邊訂了婚約,現在陳家女兒找上門了,要跟我結婚,這哪兒行啊?我還冇玩夠呢!”

謝奕辰攤開手坐在桌後的椅子上,麵無表情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有人願意嫁你就娶了吧!”

秦時與立刻激動起來:“這是什麼話?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有人願意嫁我就得娶?”

謝奕辰看他一眼,冇說什麼。

大約被這一眼看得有點心虛,秦時與又道:“可是她人品不怎麼樣啊,像土匪一樣堵在我家門口,還把自己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的,你見過這樣的女人嗎?”

謝奕辰考慮片刻,下意識朝門外看了一眼。

秦時與這纔想起,剛纔在樓下那個拿著掃把要捶他的,好像也是這種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