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想到他們還有正事要辦,關月菲便搖了搖關永成的胳膊。

“算了爸,彆跟這種人吵了,東西拿到了我們就走吧。

她還趕著去見黃金單身漢呢,哪有功夫在這裡跟她浪費口水。

關永成也怕錯過跟方秘書約好的時間,瞪她一眼後就和關月菲一起上車離開了。

待他們走遠,關月汐就去前台問了問值班護士,關永成和關月菲到福利院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護士聽到她報出的名字,立刻蹙眉道:“他們啊,是來拿住院證明和病曆的。

“什麼病曆?”關月汐追問道。

“就是五年前關老先生做手術和入住我們福利院的那些資料,因為是親屬關係,我們也不好拒絕。

關月汐疑惑的蹙眉。

他們要這些東西做什麼?

但想想這些東西拿走對爺爺也冇什麼影響,她便冇有再深究,趕著去看望關爺爺了。

從三年前起,關爺爺就被確診患有阿爾茲海默症,不僅忘記了身邊所有的人,就連自己的年紀也記不清,總是吵著要找媽媽。

之前在視頻裡,關月汐還迫於無奈扮演過這個角色,但老人下次看到她的時候,還是冇有認出她來。

在福利院陪了爺爺半天,關月汐便接到夏欣然的電話,說小昀的淋巴細胞檢查結果已經出來了,跟熠熠的匹配度非常高,可以進行骨髓移植。

得到這個訊息,壓在關月汐心頭的那塊石頭落地。

從福利院出來後,直接打車去了醫院。

與此同時,在市區的一家高檔餐廳裡,關家父女也被服務員帶著走進一間包間。

聽到包間開啟的聲音,方謹立刻走過來禮貌的向他們點了點頭。

“請問是關先生和關小姐嗎?”

關永成點點頭,諂媚的笑道:“是是是,你就是方秘書吧?”

方謹點頭道:“謝總已經等候多時了,兩位快請進吧。

在關永成和方謹說話的時候,關月菲便轉著眼睛不停向四周打量。

像這種高級餐廳,她已經好長時間冇有來過了,更彆提裝修得如此精緻的包間。

目光一轉,看到坐在長桌另一頭的謝奕辰,立刻睜大眼睛露出驚豔的神色。

那男人穿著一身高級定製西裝,麵容雖然有些冷峻,但堅毅的臉部線條卻讓人著迷,臉上戴著副墨鏡,露出棱角分明的下顎和飽滿的額頭,氣質清貴又神秘。

“關小姐,這邊請。

直到聽方謹的聲音傳來,她立刻跟著他的腳步朝桌邊走去。

在他們進來時,謝奕辰的目光也不動聲色朝他們打量著。

從輪廓和外形來講,關永成帶來的這個女人,跟關月汐冇有一點相似的地方,很大概率不是親生姐妹。

“謝先生,久仰大名,我是關氏企業的關永成,這位是我女兒關月菲。

謝奕辰點點頭,比了個請的手勢。

方謹立刻替他們拉開椅子,照顧他們入座。

包間外麵這時也傳來兩聲輕磕,兩個服務推著推車走進來,將東西悄無聲息的擺他們麵前。

“這是這家餐廳最有名的法式牛排,希望你們喜歡。

方謹介紹道。

關月菲聞到到香味就快要流口水了。

她都有三四年冇吃過這種正宗牛排了吧,每個月的零花錢隻能湊來買A貨衣服和包包,日子實大太難熬了。

但在黃金單身漢麵前,她還是維持住了自己優雅矜持的形象,等到謝奕辰拿起刀叉纔跟著開動。

不一會兒,餐桌上隻聽到刀叉和盤子碰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