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浩臉色冷了下,一本正經道:“世上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人。”

聽他言辭裡表現明顯的執念,關月汐不禁有些擔心。

“世界這麼大,值得你去愛的人當然人很多,隻是你一直把自己困在過去,纔會生出這種想法。”

“是嗎?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懷念過去?”

許浩目光直直的看著她問道。

看著他咄咄逼人的眼神,關月汐終於明白剛纔謝奕辰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覺得,她有必要跟許浩好好談一談,把他從過去執念中解救出來。

沉吟片刻她道:“既然你自己都知道那是過去的事,為什麼不把它放下呢?隻有徹底放下,你才能重新看到眼前的新人,才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許浩,彆固執了,我不值得你這樣做的。”

“不,你當然值得。”

許浩態度堅定的說著,又看關月汐根本不能接受他重修舊好的決定,便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時間不早,我還有些事情要去忙,你先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看你。”

看他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轉身,關月汐立刻叫了他兩聲:“許浩,許浩——”

可是許浩並冇有回答,麵無表情的離去,連頭都冇有回一下。

關月汐看著關上的門板,忍不住重重歎了口氣。

她並不想讓許浩變成這樣的,但又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他從過往的感情中解脫出來。

一個小時後,謝奕辰果然回來了,跟他一起回來的還有方謹。

看到半躺在病床上的關月汐,方謹立刻恭敬的點了下頭:“關小姐。”

關月汐報以微笑,溫聲道:“方秘書來了。”

方謹朝她額頭上的瘀傷看了看,又看了一眼她被子下的腿:“聽說你的腿受傷了?不知嚴不嚴重?”

關月汐隔著被子撫了一下:“還好,傷一段時間就能恢複了,隻是近幾天不能下床。”

在他們說話時,謝奕辰已經自己走到床邊的椅子上坐下,把順道帶回來的手機放在關月汐床頭,沉聲道:“我先看會檔案,你自己休息下。”

關月汐早就看到方謹手裡抱著一疊檔案夾,謝奕辰自己則拎著筆記電腦。

“不要緊,你們忙吧。”

關月汐看了一眼手機,開機之後發現電還是滿的,便隨手點開了微信。

裡麵有不少未讀訊息,大多數是唐毅和夏欣然發過來的。

夏欣然最近連著跑了兩個學術交流會,這會兒人還在國外,聽說關月汐被綁架的訊息後心急如焚,昨天已經訂機票回來了。

看到朋友們的噓寒問暖,關月汐倍覺溫馨,給唐毅回了訊息後,又給夏欣然發了一張自拍照過去,表示自己還好。

對方大約還在飛機上,並冇有及時回訊息,倒是唐毅很快就發來了語音。

關月汐朝低頭工作的謝奕辰看了一眼,把他的語音轉為文字:你這真是嚇人啊,好端端的被人綁架,偏偏還落在一個連環殺人犯手裡,能活著實在萬幸!

後麵還跟著幾個祈禱的表情包。

關月汐看得抿唇一笑,給他回了個咧嘴笑的表情。

唐毅:還笑?!你知不知道這幾天我都擔心得睡不著覺,直到昨天從新聞上得知狼人被擊斃,你也安全獲救我才放下心來,晚上還跟朋友去酒吧喝酒慶祝了呢!

關月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