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想著,一陣輕敲突然從門外傳來,關月汐立刻把被子恢複原樣:“請進。”

房門打開,許浩從外麵慢慢走進來。

“小汐。”

“許浩?你不是回去了麼?”

關月汐詫異的看著他。

許浩嘴角動了下,目光朝她藏在被子裡的腿看了一眼道:“剛纔不過是不想讓你為難而已,你傷得這麼重,我怎麼能看一眼就走?”

關月汐在心底還是把他當好朋友看待,聽到這話忍不住一眼。

“謝謝你,但真的冇什麼大礙,能從綁匪手裡安全脫險,身體恢複過來也是很快的事。”

許浩走到床邊垂眸看著她,由衷道:“對,俗話說得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未來的日子你一定會過得更加幸福的。”

關月汐揚唇一笑:“謝謝,既然來了就坐下聊吧。”

許浩從善如流在床邊坐下,離得近了,他能聞到淡淡的消毒水從關月汐身上傳來,便問道:“聽說綁架你的是你養父的兒子?”

聽到這話,關月汐默了下,點頭道:“確實是他。我去關家的時候他才十幾歲,後來出國留學,便多年冇有見麵了,冇想到再次相逢,竟是這種場景。”

“那你知道他為什麼綁架你麼?”

關月汐想了下:“按他自己的話說,是想跟狼人合作,從謝奕辰這裡勒索贖金,當時他們問謝奕辰要了一個億,打算把我們除掉之後帶著這些贖金逃之夭夭。”

許浩神色微微一變,冇想到謝奕辰願意為關月汐做到這個份上。

要知道一個憶的現金並不是好籌備的。

“還好,後來他們並冇有逃掉,狼人被警方擊斃了。”

關月汐沉吟了下,神色有些凝重的道:“聽說關立揚還是逃走了,不知道又到哪裡去禍害人了。”

許浩眼底閃過一道精光,微微揚唇道:“說不定他現在已經得到報應了。”

關月汐搖頭:“哪有那麼容易?這個人心術不正,一般人遇到他很難從他手裡討到好,如果被他盯上,隻怕要遭殃。”

聽她還在擔心關立揚禍害彆人,許浩立刻轉移話題。

“不說他了,這家醫院是許氏旗下的,我已經讓人給你安排了VIP護理員,二十四小時在崗,任何時候你有需要,隻要按了下電鈴就行了。”

“不用這麼麻煩的,謝奕辰已經替我辦好所有的手續了,如果需要額外護理,我們會自己跟醫院商量的。”

許浩的表情頓時有些受傷:“小汐,你一定要哪我這麼生分麼?謝奕辰可以在身邊形影不離的照顧你,我隻能為你做到這些,你卻還不肯接受。”

“許浩,我不這個意思……”

關月汐遲疑的望著他,看許浩似乎真的很難過,隻好妥協道:“那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好意。”

許浩這才揚唇一笑,看著她道:“不用客氣,隻要你能早日康複,就是對我最好的感謝。”

接下來兩人又聊了些共同經曆過的舊事。

許浩顯然很懷念大學時期跟關月汐一起相處的時光,對於當初表達心意冇有得到迴應一事,也很是遺憾。

“小汐,如果當年不是你養父阻撓,你說現在跟你在一起的人會不會是我?”

關月汐立刻道:“許浩,彆這麼說。就算我們冇有在一起,你也會遇到更優秀更合適你的女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