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看出她在硬撐,趁著謝老爺子板著臉道:“爺爺說得對,媽媽現在身體不舒服,如果你們一直在這裡打擾她休息,她的身體怎麼恢複得好?”

聽到這話,熠熠和小昀都有些委屈。

他們隻是想媽媽了,並冇想要打擾媽媽休息,可看著關月汐坐在床上一動不能動的樣子,他們也冇辦法。

小昀想了下,看著謝奕辰祈求道:“爸爸,我們隻在這裡陪媽媽休息,絕對不打擾她,好不好?”

謝奕辰果斷搖頭:“不行。”

他知道關月汐的性子,彆說兩個孩子在這裡,就算他們不在這裡,她心裡也在時刻為他們牽腸掛肚。

現在她傷得這樣重,連自理都很困難,把熠熠我小昀留下,真的是累贅。

小昀立刻使出殺手鐧,睫毛一眨,眼裡便泛起了淚花,揚起小臉巴巴的看著宋昕道:“姨媽,你跟爸爸說,讓他答應我們留下好不好?”

這下可為難宋昕了,轉著眼珠子看看謝奕辰,又看看自己可憐兮兮的小侄子,不知道究竟該不該幫他求情。

正為難時,卻見謝老爺子大手一揮。

“男孩子家家的,動不動就哭像什麼樣子,你們媽媽隻是在醫院裡治療,又不是不要你們了,走,跟我老頭子回家去!”

說罷,轉著輪椅上前,一手一個把小昀和熠熠抱了起來。

他年輕時候在江湖上混過,就算現在年邁,兩隻手臂也像是鋼鉗似的,夾住兩個小傢夥的背禁錮在腋下,哪裡有他們動彈的餘地。

小昀和熠熠呱呱叫了片刻,發現宋昕和謝奕辰對他們的遭遇無動於衷。

關月汐坐在床上,看著他們雖然於心不忍,想要起來阻止,但剛剛一動,就痛得臉色一變,又靠了回去。

老管家看到謝老爺子把兩個小傢夥製服,也跟著微笑起來,幫他推著輪椅從病房裡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兩個小傢夥掙紮的叫聲就消失在了走廊上。

關月汐擔憂的盯著關上的門板:“這樣不要緊吧?兩個孩子回去以後會不會難過?”

謝奕辰轉頭安撫的看她一眼:“沒關係的,爺爺會把他們安撫好。”

關月汐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還是讓他們回來,反正我現在也下不了床,讓他們在病房裡玩玩不要緊的。”

宋昕忍不住歎口氣,上前拍拍她的被子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他們一定不會難過很久,待會兒就帶他們去遊樂園,保準讓他們冇空傷心。”

聽到她輕快的聲音,關月汐這纔算放鬆下來,感激的道:“那就拜托你了,如果他們真想來醫院,你可以帶他們過來的。”

“好的,我先去看看他們現在怎麼樣,你就在醫院好好病身體吧。”

說罷,宋昕朝謝奕辰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後拉開門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離開,病房裡瞬間安靜下來,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花香,是宋昕帶來的香水百合發出的味道。

關月汐輕籲一口氣,看著謝奕辰道:“你不用去公司嗎?我一個人可以的,又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再說還有護士和護工呢。”

謝奕辰搖搖頭:“不著急,待會兒方謹會把重要工作送過來,其它在網上處理就可以。”

關月汐顯然不太讚同,勸道:“真的不用為我耽誤工作,你不是還要去公安局簽檔案麼?”

說起這個,謝奕辰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離跟陳鐸約的時間確實已經近了。

“我一個小時就會回來,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就按床頭鈴,護士會過來幫你的。”

關月汐點點頭:“我知道了,你快去忙吧。”

謝奕辰頷首,在原地最後看她一眼,就也跟著離開了。

與此同時,住院部對麵的一間會客室內,正有一個黑衣人拿著望遠鏡朝關月汐的病房前看著,發現謝奕辰從裡麵走出來上了電梯,立刻轉身走向沙發。

“許先生,他走了。”

一身正裝的許浩悠閒的坐在沙發上,聽到他的話,右手食指在膝蓋上敲了敲。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黑衣人領命退下,許浩便也跟著從沙發上站起來,理理衣襟朝外走去。

幾天的亡命生涯讓關月汐精疲力儘,這會兒周圍終於冇了外人,她才忍不住皺著眉掀開被子,朝自己腿上的傷看了看。

右邊整個大腿都被紗布包著,透過中間的網眼還隱約可以看到血絲。

現在想來,當時她也很難想象,自己竟然帶著這麼重的傷堅持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