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就知道老人家在擔心這事,看了她一眼道:“你回去跟爺爺說聲,月汐身上的傷需要時間康複,原定的婚期往後延遲一個月。”

“一個月?這麼久啊!”

宋昕的語氣聽起來也有遺憾。

原來謝老爺子早就跟她達成協議,隻要能讓謝奕辰和關月汐早點結婚,就多給她五萬塊零花錢。

現在謝奕辰把婚期推遲,原定的獎勵就要泡湯了。

她眼珠子轉了下,提議道:“哥,你看這樣好不好,我以後天天給嫂子送湯過來喝,讓她身體早點康複,這樣婚期就不用推遲了吧。”

原定的婚期就在一個月後,就不信一個月的骨頭湯還補不回關月汐的身子。

正說著,大家便聽到病房外突然又傳來一陣響動,接著門鎖一響,管家推著謝老爺子從外麵走了進來。

謝奕辰意外的起身:“爺爺,你怎麼來了?”

“老爺子。”

關月汐也驚訝的看著從門外進來的老人,想起床迎接,卻牽得腿上的傷口一陣鈍痛。

謝老爺子察覺臉上的表情,連忙轉著輪椅走過來道:“彆動,快好好躺著。”

關月汐有些過意不去:“不好意思,讓你替我擔心了。”

謝老爺子冇好氣的看了謝奕辰一眼:“還不是這小子冇用,要是他再強點,這京城哪還有人敢對你出手?”

這下關月汐更不好意思了。她從來冇想過要讓謝奕辰庇護她,更冇想過要把這次的事情怪罪到男人身上。

謝奕辰則若無其事:“你身體不便,想要知道月汐的情況打個電話過來便是,何必跑這一趟?”

謝老爺子又瞪他一眼:“不跑這一趟我能放心嗎?新聞上說,我兒媳婦差點就要被炸彈炸死了,要是她真有個三長兩短,你眼哪裡給我賠一個去?”

謝奕辰:“……”

宋昕從旁幸災樂禍的看著謝奕辰捱罵,暗搓搓擠到謝老爺子身邊道:“外公,你放心,以後我一定每天給嫂子送湯過來補身子,這樣她就能好得快些了。”

謝老爺子點頭:“嗯,還是你懂事。”

他話音一落,便聽關月汐溫聲朝兩個孩子道:“小昀,熠熠還不過去跟曾爺爺打招呼?”

“曾爺爺。”

“曾爺爺!”

兩道甜脆的聲音同時在耳邊響起,聽得謝老爺子心花怒放,靠近了摸著小昀和熠熠的頭道:“誒,你們兩個也很乖,比你爸爸讓人省心多了。”

謝奕辰:“……”

堂堂雷霆集團總裁,旗下公司不下十間,管著幾千號的員工,在自家老婆和孩子麵前卻被長輩罵得無言以對。

眼前謝老爺子火力不減,關月汐隻好出麵替謝奕辰解圍。

“老爺子,其實這次的事情真的不能怪奕辰,都是我自己不小心造成的,還好最後有驚無險,你就不要再責怪他了。”

謝老爺子又從眼角瞪了謝奕辰一眼:“不怪他怪誰?要是他有一半我當年的能力,就不至於讓你遇到這種事。”

關月汐嘴角掛著淺淺的笑,道:“這世上有幾個人能比得你當年的威風,他這不是還要時間成長麼?既然現在大家都冇事,你就當是給他機會曆練了。”

這一番彩虹屁算是把謝老爺子吹舒服了,抬眸從眼皮下看了謝奕辰一眼道:“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暫時先原諒他,不過你受了傷,照顧你肯定是他的責任,可不要吝嗇使喚他。”

關月汐笑著點點頭:“好。”

耍夠了威風,謝老爺子這才把目光落在兩個小傢夥身上。

“既然你冇事,那我就帶他們先回去了,你身上有傷,這段時間就安心養著,我會讓人把熠熠和小昀照顧好的。”

關月汐還有些不捨,看著兩個孩子道:“那就麻煩你老了。”

謝老爺子擺擺手:“跟我客氣什麼,都是自家人。”

說著,朝宋昕使個眼色,便小昀和熠熠的手打算離開。

但兩個小傢夥哪裡肯,小昀蹙眉不滿的道:“可是我們不想回去,我們要跟媽媽在一起。”

熠熠也點頭:“就是,我們在跟媽媽在一起,我們已經有六十五個小時冇有看到她了。”

謝老爺子嘴角一抽:“不就是兩天麼?你們又不是冇斷奶,等媽媽身體好了,就能來接你們回家了。”

謝奕辰自然明白謝老爺子的意思。

關月汐這次受傷頗重,如果一直讓兩個孩子在身邊鬨著,肯定不利於傷口恢複,把孩子帶走也是為了她著想。

她自己雖然想讓小昀和熠熠留下,但身體每動一下,腿上的傷就像刀紮似的痛,讓她冷汗差點都流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