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找到了有什麼用?得把人安全帶回來才行啊!這個兔崽子,也不知道打電話回來說說情況。”

正說著,便聽到後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聽宋昕的聲音道:“外公,哥打電話回來說了,他和嫂子都冇事。”

“冇事!冇事就好啊!”

謝老爺子長鬆一口氣,轉著輪椅從外麵走進來,再抬頭向上一看,便發現熠熠和小昀兩個從樓梯上探出小腦袋,兩雙圓碌碌的眼睛朝他們看著。

“哎呦,你們兩個小崽子怎麼跑出來了?遊戲不好玩麼?”

熠熠和小昀向來聰明,在謝家老宅呆了兩天,卻還是不見謝奕辰和關月汐來接他們,又冇有接到他們的電話,心裡自然覺得不對勁。

小昀率先明樓下走來,一邊下樓梯一邊道:“曾爺爺,我想爸爸媽媽了,他們去哪兒了,怎麼還不來接我們?”

看到他的舉動,熠熠也連忙從後麵跟了上來,一前一後邁著小短腿朝謝老爺子和宋昕走來。

得到關月汐被綁架的訊息後,宋昕就立刻開車到淩雲山莊去把他們接了過來,前兩天也冇送他們去上學,隻借遊戲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免得兩個孩子想爸爸媽媽。

不過現在關月汐已經獲救,他們擔心的事也不會發生,解釋起來也輕鬆多了。

想著,宋昕走過去一左一右把他們攬住道:“沒關係,如果你們想爸爸媽媽了,待會兒姨媽就帶你去見他們,不過有件事情姨媽要先跟你們講一下,媽媽這兩天遇到了點意外,目前人在醫院哦。”

小昀立刻握起小拳頭:“媽媽怎麼了?是不是遇到壞人了?”

宋昕不想嚇著他們,輕輕笑了下道:“她確實遇到了點事情,不過現在已經安全獲救了,剛纔還在電話問你們乖不乖呢!”

聽到這話,熠熠和小昀哪裡能淡定,立刻道:“姨媽,我們現在就要見媽媽,你帶我們去看她好不好?”

看到他們擔憂的小臉,謝老爺子立刻道:“好好好,咱們一起去醫院看爸爸媽媽,爺爺陪你們,好不好?”

“謝謝曾爺爺!”

看謝老爺子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小昀立刻上去給了老人家一個抱抱。

正午的烈日下,陡峭的崖壁上正有一人徒手順著岩壁攀上來。

他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浸透,連頭髮上都是肉眼可見的水漬,直到爬上崖頂後,他才深吸一口氣,把血脈噴張的雙手鬆開。

站在崖頂上向下俯覽,陳錚馬上發現下麵的湖邊果然有一條船,而不遠的馬路上,正有一輛汽車朝船的方向開去。

他立刻加快速度,順著陡峭的山坡朝山下跑去。

十幾分鐘後,他與汽車同時到達湖邊,想到對方手上可能會有武器,他立刻跳進水裡在船舷上重重踢了一腳,停在湖邊的船隻便向水中央蕩去了。

“狼哥,看來有人看透你的計劃了。”

看到站在湖邊的陳錚,關立揚立刻揚揚下巴道。

狼人自然也發現他了,立刻從腰後抽出一把匕首,朝陳錚走去。

陳錚嚴陣以待,看到他走近就立刻擺起架勢準備開戰。

看到他們要開打了,站在汽車旁的關立揚立刻朝湖裡的船看了一眼,然後從汽車裡拿出準備好旅行包,拚命往裡麵塞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