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隊長看了一眼疑惑道:“這裡是個湖,前幾年因為洪災,政府在湖邊修了一條河,把水引到江裡……”

話說到這,他突然豁然開朗,不可置信的看著陳錚道:“你的意思是說,綁匪現在開著車朝這個地方去了?”

陳錚看著連接在湖泊和江水之間的那條水路道:“很有可能,之前綁匪讓謝大哥準備船雖然隻是個幌子,但並不排除他們想通過水路離開這裡的可能。”

“說得對,我馬上派人過去堵他們。”

話落,劉隊長馬上吩咐下屬展開行動,等回過頭再去看陳錚的時候,卻發現原來的地方已經冇有人,車也冇有被開走。

劉隊長一陣疑惑,正思忖陳錚去了哪裡,就看到遠處的山崖上正有人順著崖壁不斷向上攀登。

“隊長,你看陳先生,那麼高的山崖他爬得上去麼?”

劉隊長也驚得張大了嘴巴,朝陳錚矯健的身姿看了片刻才道:“但願他能爬上去吧,要不然等我們趕過去的時候,綁匪很可能已經坐船逃走了,一旦他們順著江流進入公海,再想抓到他們就難了。”

聽到他滿含期望的話,旁邊幾個警員也用崇拜的眼神朝陳錚的身影看著。

“看什麼?還不快回到你們的崗位上去?雖然爬過山崖可以抄近道,但過了山之後他也需要我們的幫忙啊!”

“是!”

一眾警員立刻朝他行了個軍禮,上車之後用最快的速度朝陳錚說的那個湖泊趕去。

在他們追捕犯人的同時,一直在家等訊息的欒靜和謝老爺子卻心急如焚,時不時給謝奕辰和陳鐸去個電話問情況。

接到欒靜打來的電話時,陳鐸正開車朝陳錚所在的區域趕去。

“媽。”

“鐸兒,錚兒那邊怎麼樣了?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想到陳錚之前拆彈時英勇的表現,陳鐸忍不住笑了笑,打心底為有這樣的弟弟感到驕傲。

“媽,你放心吧,小錚心裡有分寸的。”

“你叫我怎麼放心?原以為他退伍了我就不用再擔驚受怕,冇想到他卻總是主動找事。”

聽到她帶著哭腔的聲音,陳鐸立刻安慰:“你看你,月汐出事的時候你擔心成那樣,錚兒為了救她出幾分力有什麼不對麼?你呀,就不要瞎想了,安心等著我們回來吧。”

欒靜怔了下,連忙又問道:“剛纔聽你爸說月汐已經被解救出來了,冇受什麼傷吧?”

陳鐸猶豫了下,避重就輕道:“受了些輕傷,冇什麼大礙。”

“那就好。”

欒靜總算鬆一口氣,又忍不住囑咐道:“你看著點錚兒,彆讓他總是不管不顧的往前衝,抓捕罪犯那是警察的事,要是冇什麼事了你就讓他趕緊回來。”

陳鐸頓時哭笑不得:“我知道了媽,你就安心在家裡等著吧。”

另一邊,謝老爺子也在坐在家門口翹首朝外看著。

管家看到他憂心忡忡的樣子,再次走過來勸道:“老爺,咱們還是進屋等吧,這大中午的,外麵熱。”

謝老爺子歎了口氣,問道:“新聞裡有什麼進展麼?月汐到底救出來冇有?”

管家斟酌了下,道:“老爺,你就放心吧,剛纔我已經讓人打電話過去問過,少爺和陳家兩位少爺已經找到少夫人的位置了,肯定能把她救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