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陳錚手起刀落,剪斷了手裡拿著的一根紅線,計時器也停在倒數三秒的時候定格。

看到時間停止跳動,關月汐先是愣了一瞬,接著欣喜的抬頭朝他看過來。

“計時器停了!”

陳錚微微一笑,抬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確定炸彈徹底被排除後,才動手去解綁在關月汐身上的繩子。

而此時,從謝奕辰手裡搶到車的關立揚和狼人也正朝另一處碼頭駛去。

他們用一套連環計把謝奕辰和警察局的人耍得團團轉,原本以為他們要用謝奕辰提供的船隻逃走,他們卻搶走了謝奕辰的車,趕到另一個碼頭準備偷渡出境。

接到陳錚打來的電話時,劉隊長正帶著人在碼頭蹲守,得知他們又中了狼人和關立揚的圈套立刻啐了一口。

“媽的,這兩個混蛋真是狡猾,都到這個份上了竟然還有後手。”

聽到下屬的唾罵,劉隊長立刻在他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吩咐道:“還不快跟A組的人聯絡,看他們到哪兒了?”

“是。”

經過與現事的聯絡,他們才知道另一組的人已經跟著關月汐留下的血跡追蹤到了謝奕辰附近,得知綁匪再次更改路線後,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搜捕。

雖然訊息溝通得及時,但因為監控覆蓋範圍有限,他們還是在一條高速公路的出口處失去了狼人他們的蹤跡。

陳錚得知訊息,二話不說拉開車門上了車。

“哥,月汐姐就交給你和謝大哥照顧了,我去幫劉隊長他們。”

陳鐸點點頭。

雖然陳錚已經退了伍,但他知道他骨子裡依舊流淌著軍人的熱血,像狼人這樣凶殘暴戾的匪徒如果從他眼前溜走,他一定不會原諒自己。

陳錚離開不久,警察局安排的救護車便趕到了,醫護人員將關月汐的傷口進行簡單的檢查後,就把她扶上了擔架。

陳鐸有些不放心陳鐸,便冇有跟他們一起去醫院,隻讓謝奕辰上了救護車照顧關月汐。

徹底獲救之後,關月汐體內緊繃的那根弦也鬆下來,整個人虛弱得不像話。

謝奕坐在她身邊,看了看她紅腫的臉頰和腿上的傷口道:“會不會很痛?”

關月汐搖搖頭,目光平靜的看著他,道:“熠熠和小昀呢?他們知道這兩天發生的事麼?”

謝奕辰把她的手握在心裡的捏了捏:“放心吧,他們被宋昕接到爺爺那邊去了,不會知道你受傷的事的。”

關月汐微微一笑:“那就好。”

心裡牽掛的事都得到解決,關月汐這才慢慢合上眼睛睡一過去。

與此同時,一心想要將狼人抓捕歸案的陳錚也與劉隊長一行人彙合。

“劉隊,怎麼樣,追蹤到他們的位置了嗎?”

劉隊長站在警車前愁眉緊鎖,一手叉在腰上搖頭道:“冇有,狼人雖然搶了謝先生的車,但在中途又更換了一次,再加上附近的監控設備覆蓋不全,我們已經找不到他們到底往哪個方向去了。”

“目前有哪些訊息,能給我看看嗎?”

陳錚主動詢問道。

劉隊長已經見識過他在痕跡追蹤方麵的才能,立刻把手頭所有的訊息分享給了他。

得知狼人又鑽進了樹林,陳錚立刻在車頭上鋪開附近一帶山林的圖紙,仔細看著上麵標明的每一個地點。

不到五分鐘,他便有了眉目,指著一個偏僻的水域道:“這裡是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