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要的東西你準備好了嗎?”

“已經準備好了,錢在我車上,船已經讓人往這裡開了。”

“你冇有報警吧?”

謝奕辰的聲音聽起來明顯滯了下,有些發緊的道:“冇有,她人現在怎麼樣?”

那頭沉默了一會兒,接著謝奕辰就收到一條彩信,打開便是一張關月汐的照片。

照片裡她的精神看起來不大好,但眼睛還是閃著亮光,不緊張也不害怕,樣子卻莫明讓謝奕辰有些心疼。

他盯著照片深深看了兩秒,又馬上把手機移到耳邊。

“她的腿怎麼了?”

雖然照片拍得有些模糊,便謝奕辰還是發現了關月汐腿上的傷。

變聲器裡的男聲發出兩聲輕笑:“因為你們之前報警,我們剛纔遇到了點麻煩,這一刀也算是給你們的教訓。”

謝奕辰額頭青筋暴跳,眼神變得又冷又陰沉,卻忍住了冇有爆發。

“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放了她?錢我馬上給你們拿過去。”

“不用你拿,我們過來找你。”

說罷,那頭就直接將電話掛斷了。

聽到這段對話,藏在暗處的陳家兩兄弟立刻互相對視了一眼。

陳鐸道:“綁匪想乾什麼難道想對謝奕辰不利嗎?”

陳錚撫著下巴想了下,搖頭道:“隻怕讓謝奕辰調船隻是他們的幌子,你現在能和警隊的人聯絡上嗎?”

陳鐸點點頭,拿出手機看的時候,發現上麵已經有無數個未接來電,以及劉隊長髮來的微信。

他立刻把電話給劉隊長撥了過去。

麵對事情一步又一步的轉變,劉隊長也非常懵逼,蹙眉在那頭不悅的道:“陳律師,你們兩兄弟到底在搞什麼?你弟弟幫我們追蹤到一半跑了,關鍵時刻你也聯絡不上,你們不會揹著我們偷偷跟綁匪憐惜了吧?”

陳鐸訕笑了下,摸摸鼻子道:“真是什麼都瞞不過劉隊長的眼睛啊!”

聽到這話,劉隊長在那邊氣得捶桌子:“什麼?你們真的跟綁匪聯絡了?難怪今天一天都冇有謝先生的訊息?快告訴我,你們現在在哪裡,我馬上派人過來。”

陳鐸神情變嚴肅了些,語氣認真的道:“劉隊長,如果可以的話,這次你們能不能暗中行動?”

劉隊長一聽就知道事情不好了,連忙沉下心思道:“怎麼說?快把綁匪跟你們聯絡的內容告訴我,這樣我才能想辦法配合你們把人質解救出來。”

陳鐸抬頭朝前麵謝奕辰的車看了一眼,把剛纔通過謝奕辰手機竊聽到的內容,一五一十告訴了劉隊長。

最後囑咐道:“月汐已經受傷了,所以我希望警方這次能在不驚動綁匪的情況下,成功的將他們抓獲,要不然還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傷害我妹妹。”

考慮到他們身為家屬的心情,劉隊長隻好點了點頭,無奈道:“讓人質受傷確實是我們工作的疏忽,不過你放心,隻要你儘力和我們配合,這次我們一起能抓住綁匪,把人質解救出來的。”

雙方溝通完畢,劉隊長立刻按陳錚提出的建議把工作部署了下去。

中午十二點半,關月汐在搖晃的車上慢慢睜開眼睛。

她確實太累了,又因為持續失血越來越虛弱,所以纔不小心睡了過去。

眼前的情景與她睡著之前相比又是另一番情景,高聳的大樓和來往的車輛全不見了,隻有一條通往遠處的馬路和一道荒蕪的山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