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鐸朝身後忙著追蹤綁匪的民警們看了一眼道:“你現在在哪裡?我馬上開車過來。”

陳鐸朝左右兩邊看了下道:“目前還在沿江路,昨晚綁匪在電話裡說,讓謝奕辰準備一個億的現金和一條船,在碼頭等著。”

陳錚沉吟了下:“這麼大筆金額的提款,警方那這一定會注意到的。”

陳鐸苦笑了一聲:“也不知道謝奕辰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自己把那一億現金湊齊了,到目前為止,警方那邊還一直被矇在鼓裏。”

陳錚不以為意。

以謝奕辰的精明,如果不想讓警察知道他的動向,肯定有辦法自己解決遇到的所有困難,至於綁匪的要求……

他銳利的眼睛微微一眯,有他在這裡,是絕對不會讓狼人這種窮凶極惡的罪犯逃掉的。

掛斷電話,陳錚朝四周看了一下,發現不遠處有一輛閒置的汽車,就立刻拉開門鑽了進去。

陳鐸剛纔已經在微信上把自己的定位發了過來,他必須儘快趕過去,阻止狼人用謝奕辰準備的船逃跑。

劉隊長正和一班民警在樹林中做著追蹤工作,看到陳錚突然開著車闖過來,立刻警覺起來。

“陳先生,你要乾什麼?”

陳錚自然不會回答他。

他也害怕關月汐會出事,如果之前綁匪發過來的斷指真的是關月汐的,他絕不能讓她再次受到傷害。

但劉隊長畢竟辦案經驗豐富,看他想單獨離開,立刻猜到綁匪可能跟家屬聯絡了。

“快,開車跟上他,綁匪可能又有行動了。”

他一聲令下,立刻有幾個民警開車跟陳錚一起從樹林裡衝了出來。

走到外麵馬路邊,他們遠遠看到陳錚開著車上了國道,立刻也跟著開過去。

因為擔心關月汐的安危,陳錚一路都把車開得很快,後麵的民警也緊追不放。

就在他們以為,一定能跟著陳錚一起找到新線索時,卻看陳錚的車在前麵下了高速,朝沿江路的出口駛去。

下了高速之後,馬路上的車就瞬間多了起來,陳錚藉著高超的反偵查技巧,很快就擺脫了他們的追蹤,一個人朝前目的地駛去。

“媽的,又跟丟了!”

眼看再也找不到陳錚的車,在後麵跟蹤的民警立刻憤憤的捶了下方向盤,轉而把訊息報告給劉隊長,讓其它部門的同事利用網絡監控進行追蹤。

另一邊,陳錚擺脫身後的民警後,立刻趕到了與陳鐸彙合的地點。

拉開車門跳上副駕駛,陳錚立刻道:“謝大哥往哪邊去了?”

陳鐸指著前麵一條偏僻的小路道:“那裡有一條小路可以抄到碼頭,謝奕辰在十分鐘前已經開過去了。”

陳錚點點頭,在陳鐸發動汽車的同時,在自己手機上調出了一個網頁。

陳鐸一邊開車一邊好奇的看著他擺弄,不到三分鐘後,就看到一個紅點在陳錚手機上的地圖裡閃爍。

他忍不住挑了下眉:“你在他身上裝了跟蹤器?”

陳錚點了下頭:“上次在療養院見麵時,在他手機上裝的。”

陳鐸忍不住在他肩膀上拍了下,有些驕傲的笑了笑。

兄弟二人跟著地圖上的紅點不斷前行,很快就發現對方停了下來,接著陳錚的耳機裡就傳來沙沙的響聲。

他稍微調整了一下,就聽到謝奕辰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