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越聽越覺得他分析得有道理,對關月汐也越擔心。

“那我們馬上過去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他們留下的線索。”

兩人說著,就加快速度朝陳錚剛纔指的那棟樓走了過去。

身後不遠處,陳鐸接完電話才發現自己被扔下了,朝謝奕辰和陳錚的背影看一眼後,連忙跟上。

三人穿過園區,很快就到了陳錚剛纔說的那棟樓前。

像剛纔在遠處看的一樣,樓裡樓外都是黑洞洞的,在夜色中透著一股死寂。

他們在門口稍微駐足了片刻,陳錚便率先走了進去。

他當兵那幾年不是白混的,聽力和視力都得到了極致的鍛鍊,比正常人強上許多,藉著月色的微光朝牆壁上觀察一下,就確定了開光的位置。

‘啪’

陳鐸和謝奕辰正疑惑他要乾什麼,就聽到耳邊傳來啪的一聲,走廊裡的燈一盞接一盞亮起。

陳錚的視力本就不太好,被強光一照立刻背過身去遮了遮眼睛,謝奕辰則在燈光亮起的第一時間朝樓裡仔細看了看。

遺憾的是,卻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正當他失望的想著時,陳錚卻單手插在口袋裡,獨自朝樓裡走了進去。

謝奕辰和陳鐸一看,疑惑的從後麵跟了進來,走到走廊中間,便見陳錚突然停下來蹲在了地上。

“你們看這些腳印。”

謝奕辰順著他手指的地方一看,果然發現了一排不太明顯的腳印,依大小來看,那應該是個男人留下的。

謝奕辰抬頭看著他道:“這些都是男人的腳印,月汐應該冇有來過這裡。”

“不。”

陳錚搖搖頭,抬頭看他一眼道:“這腳印確實是男人留下的,但卻不是普通男人的腳印,從大小來看,這個人應該有一米七五左右,穿四十二碼鞋,體重大約有一百三十公斤。”

陳鐸立刻聽出他的意思:“你是說這人是個胖子?”

陳錚慢慢從地上站起來:“有這種可能,現在馬上對福利院的工作人員進行排查,看有冇人體重在一百公斤以上的人。”

聽到他的話,陳鐸立刻打了一通電話出去,不到三分鐘就得到了答案。

夏家的這家福利院招聘要求非常嚴格,體重正常的普通人尚且要符合各種健康指標才能入職,更何況體重如此超標的胖子?!

“福利院的院長說了,他們這裡隻招收體重正常的健康職工,體重超過一百公斤的胖子,根本就不存在呀!”

陳鐸講完電話看著他道。

謝奕辰這時若有所思的抬起頭,望著陳錚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個人揹著什麼東西?所以腳印看起來纔會像是體重超標的胖子留下的。”

陳錚挑了下眉梢,指著旁邊的另一個腳印道:“你再看他的右腳,腳印明顯比左腳留下的重很多,說明這他一直把這東西扛在右肩上。”

聽到這話,陳鐸頓時一陣毛骨悚然,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知道是這樣你怎麼不早說呀,還讓我打電話去查?”

陳錚立刻用手指彈了彈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塵,冷靜的反駁道:“虧你還是律師,連這點耐心都冇有,萬一是我判斷錯誤,豈不是耽誤了尋找月汐姐的時間,現在既然確定這腳印不是工作人員留下的,就立刻對這棟樓進行搜查吧。”

十分鐘後,整個福利院的保安集體出動,在陳錚發現的這棟樓裡尋找關月汐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