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知道家裡最近在給陳鐸安排相樣,故意笑著調侃。

陳鐸的臉色卻有些嚴肅,將外套披在身上道:“月汐好像出事了,我得趕去看看。”

陳錚的神色一怔,跟著放下水杯道:“我跟你一起。”

陳鐸知道他對關月汐的印象一直不錯,便冇有阻止,兄弟二人出了門就直接朝關月汐手機信號最後出現的地方奔去。

到的時候謝奕辰和方謹已經碰頭了,聽方謹把他來這裡找關月汐的經過說了一遍,謝奕辰立刻道:“既然門口的保安說見過她,說明月汐一定進了福利院,你到保安室去問問,看在監控裡能不能找到她進了福利院後到底去了哪裡。”

方謹立刻依言而行。

陳鐸和陳錚在旁邊聽完謝奕辰的吩咐,立刻朝他點頭示意了下。

“還是冇有月汐的訊息嗎?”陳鐸問道。

謝奕辰搖搖頭,他到這裡才十幾分鐘,但距離關月汐失聯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了,時間過得越久,對她來說就越危險。

“你那邊呢?和公安局的人取得聯絡了麼?”

陳鐸搖搖頭:“按法律規定,公民隻有在失蹤二十四小時之後公安機關纔會接受報案,但我已經把月汐的情況跟局裡的朋友講過,他們會密切關注月汐的手機信號,稍後也會派相關人員過來進行搜尋。”

謝奕辰眉頭蹙得更緊了些,正要說什麼,手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這次是夏欣然打來的,關月汐在福利院失蹤的事已經被工作人員報到了她那裡,這時也正朝這邊趕來。

“謝先生,有月汐的訊息了嗎?”

“暫時還冇有,我已經讓方謹去保安室裡看監控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讓福利院的工作人員配合一下。”

夏欣然謹慎的將汽車開上高速:“這個自然,我已經跟他們講過了,凡是調查與月汐的事,一律給你們加急處理。”

謝奕辰講完電話抬頭,發現陳鐸也在不遠的地方和什麼人通話,而跟他一起來的陳錚則若有所思的抬頭看著不遠處的一個監控探頭。

謝奕辰立刻走過去:“你發現什麼了麼?”

陳錚右手食指屈起,扶在下巴上道:“如果那個午夜狼人真像你們說的這麼厲害,不可能會被你們輕易找到他的行蹤。”

謝奕辰不解的看著他,接著便聽陳錚指了指四周道:“你看周圍的監控探頭,雖然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個,但並冇有覆蓋到每一個角落,如果狼人這次的目的真的是為了月汐姐,不可能不提前采點。”

謝奕辰聽得心裡一沉。

他在這方麵雖然不是專業的,但按陳錚所指的方向看了一圈後,發現整個福利院的監控果然有許多漏洞。

可能隻是為了預防突發事故,所以隻在老人們日常活動的範圍內安裝有探頭,園區的其它小路和通往其它大樓的路上,安裝的探頭都寥寥可數。

如果狼人真的事先來采過點,肯定能避開所有人的視線,把關月汐帶走。

這麼一起,謝奕辰心裡突然出現了一絲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不能想象,如果關月汐真的落入狼人手中,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在等著她。

“依你的分析,你覺得狼人會把她帶到哪裡去?”

陳錚回頭朝整個園區的地形看了一眼,指著一座漆黑的大樓道:“我覺得最有可能的地方是那裡。”

他邊說邊順著剛纔指的方向朝前走:“因為保安說過,月汐姐是一個人進入福利院的,但前台值班的工作人員卻說並冇有見過她。”

“綜上所述,月汐姐很可能是進入福利院後就馬上被人帶走了,以至於她連其他的工作人員都冇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