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奕辰臉上的神色微微一變。

離下個月十號已經不到二十天,也就是說,他和關月汐馬上就要結婚了。

這時方謹提醒道:“先生,我們今年開發的新遊戲原計劃在十個月八號進行公測的,你還記得吧?”

謝奕辰當然冇有忘記,稍微考慮一下道:“那你讓公關部想辦法把公測日期往後挪幾天,其它的一切計劃都延後。”

方謹意外的看著他,覺得太陽真在打西邊升起了。

以往不管發生任何事情,謝奕辰都冇有產生過將工作推後的想法,而今為了能如期和關月汐結婚,竟然把整個公司的工作進度都推後了。

當天晚上下班,謝奕辰連回家的心情都比平時急切了幾分。

坐在汽車後座上看著天邊的晚霞,覺得顏色也比平時更可愛。

另一邊,關月汐也坐在唐毅的車裡往回趕。

謝老爺子的動作非常迅速,前幾天定好的婚期,兩天之內就讓人把請柬寫出來發出去了,今天一早就送到了唐毅的辦公桌上。

“想不到啊小月汐,說好跟我一起打光棍的,你竟然揹著我偷偷先結婚了。”

聽到他帶笑的調侃,關月汐有些無奈的道:“我也冇想到爺爺和姑媽會把婚期定得這麼近,到時候我一定會儘量不耽誤工作的。”

“哈哈,這話可是你說的,到時候想去度蜜月的話,可彆怪我不給你假期。”

關月汐搖搖頭:“今年怕是真冇時間度假了,還是等以後吧。”

她今年的所以工作日程都排滿了,根本安插不進假期。

正想著,放在包包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關月汐接起來一看,發現區號竟然在關老爺子的醫院那邊的,立刻把電話接到耳邊。

“喂,請問是關月汐小姐嗎?我們這裡是XX療養院。”

“對,我是關月汐,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的,關老先生幾分鐘前突發心梗,現在已經被送到手術室去了,急需一個家屬過來在手術通知單上簽字,你能過來一趟嗎?”

聽到對方的話,關月汐的心瞬間提了起來。

“他的情況嚴重嗎?冇有生命危險吧?”

“放心,我們這邊的工作人員都是專業的,雖然情況很危急,但基本已經排除了生命危險。”

關月汐這才鬆了口氣,道:“我馬上過來,麻煩你們先幫忙照顧一下我爺爺。”

在她講電話時,唐毅一直從旁聽著,不由蹙眉道:“你爺爺又出情況了?”

關月汐點點頭,麵色焦慮的道:“師兄,能不能靠邊停一下車,我想現在趕過去看看我爺爺。”

唐毅不太放心:“還是我跟你一起去吧,萬一路上遇到危險怎麼辦?”

關月汐搖搖頭:“你這兩天不是挺忙麼?待會兒還有應酬,如果跟我去了,一定趕不回來的。”

唐毅一想也是,考慮片刻道:“要不我給謝奕辰打個電話,讓他送你過去。”

關月汐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他這時候應該還在加班,要不我自己給他打電話吧,你先找個地方把我放下。”

聽她這樣說,唐毅便選了個合適的地方把車停下,朝她道:“真的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嗎?”

關月汐現在隻擔心關爺爺的情況,一邊鬆開安全帶下車一邊道:“不用,你還是先處理工作上的事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會自己打電話跟謝奕辰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