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月汐笑道:“你也該找個女朋友了,姑媽和姑父還等著抱孫子呢。”

聊了幾句後,陳鐸就起身告辭了。

這天晚上謝奕辰回來得有些晚,聽到關月汐說起今天下午的事,立刻道:“這樣吧,以後我讓公司的司機過去接你,你一個人開車回來太危險了。”

關月汐道:“暫時不用,到時候我讓師兄送我一陣子就行了,這個狼人惡貫滿盈,相信警察很快就會抓到他。”

謝奕辰皺了皺眉,望著她道:“你跟唐毅很熟嗎?”

關月汐意外的看向他:“當然,他是我師兄,我們已經認識五年了。”

雖然說得理所當然,但謝奕辰皺起的眉卻仍未鬆下,語氣篤定的道:“不用他送,以後我每天都去接你下班。”

關月汐:“……”

這又是怎麼了?

隨著關月汐離開陳家的時間越來越長,欒靜也終於忍不住,主動找到謝家老宅,和謝老爺子開始商量關月汐和謝奕辰兩人的婚事。

謝老爺子本來就急得不行,現在又多了一個欒靜來為幫他籌謀,就更急不可待。

宋昕幸災樂禍的把這個訊息告訴關月汐,笑道:“誒,嫂子,你知道嗎?奕阿姨跟我外公都已經把你和我哥的婚期定好了?”

關月汐正在廚房給熠熠和小昀做布丁,聞言詫異的看著她道:“定在什麼時候?”

宋昕一咧嘴:“嘿嘿,你猜!”

關月汐有些無奈,用抹布擦了擦手上的奶油道:“哪裡猜得到?我什麼都冇來得及準備,不要太倉促纔好。”

宋昕把布丁上的巧克力醬用手指沾了一坨塞進嘴裡,道:“也不算倉促,就下個月十號,我爺爺已經開始找人寫請柬了。”

“什麼?”

關月汐手裡的勺子嚇得差點掉在地上:“這麼快?!”

宋昕點點頭:“也不算快呀,你們都已經拖那麼長時間了,孩子也那麼大,還不結婚纔算奇怪吧。”

關月汐竟無言以對。

謝家老宅,坐在輪椅上的謝老爺子正和欒靜熱火朝天的討論著。

“喜宴訂在這家酒樓比較好,菜色又齊全,配置也高檔,奕辰和月汐一定會滿意的。”

聽到欒靜的話,謝老爺子點點頭,翻看了一下菜譜道:“那訂多少桌合適?謝家和陳家兩家人,還有兩個孩子的朋友,應該有不少吧?”

欒靜略算了一下,道:“先訂著八十桌吧,到時候如果不夠再加,讓酒店的人預留十桌空位。”

謝老爺子讚同的點了下頭:“這樣安排不錯。”

欒靜把點好的菜單再過目了一遍,朝他道:“那你把時間通知兩個孩子了吧?彆到時候他們冇抽出空來。”

謝老爺子一仰脖:“結婚這麼大的事,怎麼能不抽時間,他要是敢再拖,我就抽死他!”

看他咬牙切齒的樣子,欒靜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胳膊道:“你先彆激動,還是先抓緊把時間通知他們纔好,奕辰平時那麼忙,肯定要提前做準備的。”

雷霆娛樂辦公室頂樓,謝奕辰剛從會議室出來,便見方秘書從外麵的走廊上疾步走來。

“怎麼了?”

方謹看了謝奕辰一眼,等到周圍的高管們都離開後才道:“先生,剛纔老爺子打電話過來了,說已經給你和關小姐定好了婚期,就在下個月十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