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付小芸突然像是失憶一樣,對剛纔發生的那些事竟然一點也不介紹,一頭撲在謝奕辰懷裡,哭得梨花帶雨。

“不好,我一點也不好!奕辰,你帶我走好不好?我不要再在這裡了?”

看她眼底閃爍著驚恐,謝奕辰神色略微一動,垂眸看著她蓬亂的髮絲道:“為什麼不要呆在這裡?這裡有什麼讓你感到害怕嗎?”

“噓——”

謝奕辰話才說完,付小芸就對他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眼珠子又驚惶的轉了轉。

她本來就不胖,經過近一個月的折騰後,瘦得雙眼暴突,眼窩深陷,襯著巴掌大的小臉,顯得有些嚇人。

謝奕辰嫌棄的看了一眼她擦在自己西裝上的眼淚,聲音淡淡的道:“怎麼了?誰來了?”

“他啊!你不要說話,要是被他看到你,你就跑不了了。”

她邊說邊驚恐的朝門口看了看,然後把整個人縮成一團,頭往謝奕辰懷裡靠了靠。

謝奕辰看著她默了了會兒,道:“你說的是不是午夜狼人?他之前跟你住在一起?”

付小芸不安的抬頭看了他一眼,搖搖頭,又點點頭,不知道究竟在說什麼。

謝奕辰看了一眼她手上那道青紫的瘀傷:“這個是他弄的?”

付小芸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自己手腕,突然可憐巴巴的哭了起來,拉住謝奕辰的手臂道:“奕辰,你帶我走,我們一起走好不好?他和關立揚都不是好東西,他們欺負我,還用繩子把我綁在床頭……”

謝奕辰眉頭皺得緊緊的看著她,目光七分冷漠,三分同情。

想了下,他道:“不用害怕,他們現在都不在這兒,這裡很安全,他們找不到你的。”

付小芸搖搖頭。

大約是謝奕辰的靠近,讓她的情緒變得穩定下來,眼神也變得柔和,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女的溫柔氣息。

“奕辰,我們下週再去學校後麵的草地上約會好不好?上次你不是故意遲到對不對?”

看她享受的靠在自己懷裡,說著一些冇有意義的話,謝奕辰不由垂眸看了她一眼道:“上週我不僅遲到,你還在這裡遇到了兩個人,記得嗎?”

付小芸一怔,剛剛平靜下來的神色馬上變得緊張起來,眼珠子跟著飛快的亂轉著。

“不是,冇有!我冇有!”

謝奕辰卻不放過她,冷靜而無情的聲音就像唐僧的經箍咒,他越念,付小芸的情緒就越激動,臉色也慢慢變得猙獰。

“謝先生,請你不要故意激怒她。”

一旁的工作人員看了立刻提醒道。

謝奕辰伸手朝他示意了下,表示自己知道分寸。

“江月清你還記得嗎?他是第一個死在狼人手裡的高中生,你當時看到了什麼?還記得嗎?”

聽到這話,付小芸腦海裡突然像放電影似的閃過一個畫麵,身影修長的男孩站在樹下,她以為那是來赴約的謝奕辰,正要走過去,便見一個黑影突然從樹上躍了下來,接著眼前便是一片腥紅。

當時她驚恐萬分,以為自己要一起死掉,嚇得雙腿一軟,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等反應過來時,便聽到有腳步聲接近,那個拿著匕首的男人就出現在了她麵前。

她嚇得渾身顫抖,尿直接從褲子裡流了出來,滲進草地裡激起一股怪味。-